第二十八章 进击的铃仙-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十八章 进击的铃仙

    凭借机甲的速度,我们很快就到达了脱离点的救生舱。

    “可就算到了,又能逃到哪呢?”铃仙自言自语。

    “去地球好了。”我一把把铃仙塞进救生舱,“那里人天生弱小,科技也不如你们,你只要躲起来就会很安全。”

    “我?”铃仙被我的话吓了一跳,“您不一起来吗?”

    “有些不长眼的东西靠过来了,我得先解决了再说。”我设定了逃生舱到地球的路径,然后关上了逃生舱舱门,“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吧,可爱的兔子小姐。”我一拳捶在了发射钮上。

    “铃仙!我的名字叫铃仙!”铃仙哭了,在逃生舱里大喊,“您一定要活着!”

    “啊,我尽量吧。”我瞥了一眼逃生舱,之后便把视线转向了袭来的妖怪。

    铃仙所知dào

    的就到此中断了,之后她在地球上苏醒,后来*{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又被八意永琳收留。

    “所以,当那天在永远亭看到您的脸的时候,我失去了理智,我没想到会是您。”铃仙的脸上满是激动。

    “也许我是做过这些吧……不过我完全没印象了。”我示意铃仙不用在意,就算铃仙是因为我才活下来的,鬼知dào

    我当时安的什么心,虽然很多人都不相信我是个坏人,但我再清楚不过自己是什么狗屁人渣了。

    “就算是这样,您还是救了我,我才有机会活到现在!”然而铃仙却不想就此作罢,握着小拳头气鼓鼓的样子,可爱的我都想把她从八意永琳那里抢回家了。

    “嘛,你随意吧。”发xiàn

    自己的心居然有要萌动的意思,我连忙转过了脸,岔开话题,“对了,你来人之里干什么?”

    “我是来卖药的。”铃仙指了指身后的药箱,“有时候师匠会让我把做好的药拿到人之里来卖的。”

    “吼,原来她也会做正常的药啊。”我在不让铃仙注意到的情况下一拳打在自己的肾上,算是把自己萌动的心和小伙伴安分下来了,“我还以为她只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像蓬莱药之类的东西呢。”

    “才不是呢!”铃仙鼓起了脸,“您对师匠的误解到底有多深啊?”

    “我才没有误解,倒不如说可能月夜见都没有我了解她的过去。”我下意识的还嘴,但马上就愣住了,“月夜见……月夜见是谁?”

    “月夜见尊?月夜见尊是月之都的最高决策者。”铃仙以为我在问她,但她的回答带给我的只有更大的疑问。

    “月夜见……我怎么会知dào

    月夜见……没有任何人跟我讲过月夜见……我怎么会知dào

    她……”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她?我怎么会知dào

    月夜见的性别?只是错觉吗?因为幻想乡里妹子太多而想当然了吗?铃仙!月夜见是男是女?”

    “诶?”铃仙一愣,想了一下说,“我没见过月夜见尊,但是我记得师匠好像提到过月夜见尊是女人。”

    “不是错觉……我曾经见过月夜见……可我为什么会想起来呢……”我陷入了无止境的纠结之中,幸好我不是一个人。

    “秦大人?秦大人!”铃仙的声音将我惊醒,然后我就感到鼻子一痛。

    “啪。”我撞到了一棵竹子上,把竹子撞弯了,然后竹子弹回来把我拍到地上了。

    “秦大人!”铃仙急忙过来拉我,“您没事吧?”

    “哦,没事没事。”拜这棵竹子所赐,我彻底回神了,我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顺势让铃仙把我拉起来,“我刚刚发了会儿呆。”这时我才注意到已经到迷途竹林了,而且已经到我们该分别的位置了,流亡者工厂在我面前这棵竹子的左边而永远亭在右边。

    “已经到这了啊。”我揉着被柱子打到的额头,“你还是快回去吧,天都黑透了,听说迷途竹林里可是有狼妖出没的。”

    “别小看我哟秦大人。”铃仙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我可不怕狼妖。”

    “是吗,那刚才是谁扑到我怀里差点把我勒死的?”我拿刚才的事打趣她。

    “不要再提那件事了!”铃仙的脸又红了,“那,我先走了。”

    “啊,撒。”我打出告别的手势,转身往家去。

    “秦大人!”铃仙又叫了我一声,我下意识的回头,铃仙却突然冲了上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即在我反应过来扭头跑了,这次她连头上的兔耳都泛出了可爱的粉红色。

    “……”我呆在那里站了好几分钟,而当我再回神的时候,刚刚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心和小伙伴居然又一次抬起了头,而且萌动前所未有的强烈,我仿佛都能感受到小伙伴上传来的‘您叫我吗?’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我生气了,小伙伴怎么能反客为主呢!我一怒之下一口气跑回了家,站在了一台流浪者前,把我的光束手枪调成了震撼弹模式递了过去,“西斯特姆!向我的要害开火!”

    “sir,您疯了吗?”

    “我特么快疯了!开火!现在!”

    “如您所愿!”西斯特姆似乎也被我的决绝感染了,眼前的流浪者武装型对着我的小伙伴不停地扣下扳机,直到光束手枪里剩下的二十多发的能量完全打空。

    “额……”我看了看被打晕的小伙伴,拿回了光束手枪,退出空能量电池重新装填,最后把枪插回了枪套。

    “sir?感觉如何?”

    “恢复正常了。”

    “您真的不打算再启动多巴胺抑制器了吗?”

    “我不想再用我无法控zhi

    后果的东西了。”

    “您的意志,sir。”

    “流亡者零式改装的怎么样了?”

    “快要完成了,但关于混元金斗还是没有任何情报。”

    “那种可遇不可求的玩意,不用着急,看运气吧。”

    “了解了,sir。”

    我打发了西斯特姆,其实我现在的心里除了铃仙那一吻,什么都不想关心了。

    另一边,永远亭。

    “哼哼哼哼哼哼……”铃仙双手捂着脸颊,哼着小曲,以一种诡异的步伐在永远亭的院子里溜达着。

    “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不知何处传来了配音,铃仙情不自禁的开始在地上摩擦起来,然后马上反应起来不对。

    “又中招了你这笨蛋!”帝光着脚丫从一边的草丛里跳出来,然后撒腿就跑。

    “……”铃仙看了她一眼,却没理她,继xu

    溜达。

    “诶?”因幡帝这时才觉得不对,但铃仙已经走远了,“怪了……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