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纳米核心的源泉,晶耀石矿-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十一章 纳米核心的源泉,晶耀石矿

    “哇哦。”荷取挥舞着手里像叉子一样的光束兵器,“原来最后是这样的。”

    “双光束长矛,是我最早为了应付长兵器近身战斗而设计的,不过一直没有用的机会,你要不说我都快忘了。”我拿着做好的外壳回到a区的流亡者机库,“本来是为了便携才把它分成四个部分,但后来才发xiàn

    拼接太费时间了,不过因为同时从四个能量板汲取能量,它拥有非常高的出力,这可能是唯一的优点了。”

    “那你还能把它忘了?”荷取把双光束长矛递给我。

    “因为后来我又造出了这玩意。”我把外壳放在桌子上,左手拎着双光束长矛,右手却拔出了波动战刀,“以高纯度精金的威力加上刀刃部分粒子的高频振动,这东西的威力远远超过了光束兵器。”

    “我差不多了解这机体了,不过这个ex系统,我不太明白。”

    “ex系统是流亡者零式最大的底牌之一,启动后会使机甲进入过载状态,力量,速度,防御力,破坏力与恢复力均会提升35%,但消耗*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也变得异常巨大,启动状态下30分钟就能耗尽纳米核心能量。”我解释,“所以除非真要玩完,我是不会去用的。”

    “惭愧的很,以我的技术很难对这东西提出什么改进意见了,原本的弱点你似乎都已经改正或是知dào

    了。”荷取拍了拍流亡者零式的冰冷外甲,“单以河童的观点来看,这东西的设计已经很完美了,在幻想乡里,能跟它匹敌的生物绝不会太多。”

    “这就够了。”我把双光束长矛和波动战刀放回原处,然后拿起了桌上的外壳,“现在让我解决你们的问题吧,跟我来。”

    “你要怎么做?”

    “电力无法驱动是因为能量纯度太低了,所以只要在大小相同的电池里充满纯度更高的能量就行了。”我带着荷取来到了e区的仓库,“而这其实再简单不过了。”

    “这是?”

    “晶耀石矿。”我看着眼前足球大小散发着太阳色彩的矿石,“最接近无限能源的能量矿产。”

    “无限?为什么?”

    “晶耀石矿有一个奇怪的特性,当它因为能量消耗而缩小了之后,只要一段时间不用,它就会增长为原来的大小。”我从整块矿石上切下一小块,“但相对的,如果是因为外力而缩小,比如压缩或是切割,这种特性就不会出现。”

    “纳米核心?”

    “啊,没错,纳米核心的能量源就是晶耀石。”

    “那为什么还会能量耗尽呢?”

    “因为晶耀石的能量输出是有上限的,如果超过了这个上限,晶耀石就无法再供应的上了。”我把手上的晶耀石塞进了拼好的外壳,“晶耀石的体积越大,数量越多,这个上限也就越高,但流亡者零式就那么大,想要再增加晶耀石几乎需yào

    从头设计。”我把手上的东西递给荷取,“你把它带回去,从它的里面提取能量充进你们准bèi

    好的电池里,那些铁疙瘩就没办法罢工不干活了。”

    荷取却没有接过去:“晶耀石很珍贵吧。”

    “我只有这么多。”我指了指那块足球大小的晶耀石,“晶耀石和太阳精金,是我最重yào

    也是最稀缺的材料。”

    “那你就这么把它给我?”

    “只是一小块罢了,我还出得起。”

    “我记住你这份情了,盟友。”荷取没再拒绝,但却改变了对我的称呼,虽然我也不知dào

    这代表什么。

    “别一次用太多。”我提醒,“虽然能再生,但要是用到渣都不剩,就再生不了了。”

    “明白了,盟友。”荷取又一次叫我盟友,“那我就先走了。”

    “等下,带个纪念品再走吧。”我从铁柜里拿出一把手持型光束步枪和四个能量弹匣,“拿去玩玩吧。”

    “我可以研究研究吧。”

    “当然,它是你的了。”

    “那我走了,拜拜,盟友。”

    我目送着荷取离开,有些怀疑自己做的是对是错。把光束兵器送给荷取是因为我很清楚幻想乡其实一点也不安全,无论是对人类还是对妖怪,河童当然也是一样,但我这样做又有些破坏幻想乡平衡的意思。

    “算了,管那些干什么,既然叫了我盟友我就不能让她出问题,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纠结。”我突然反应过来不知何时自己变得有点婆婆妈妈的了,我想做什么,什么时候需yào

    在意别人的看法,什么时候需yào

    在意后果了。

    没错,需yào

    在意后果,需yào

    在意别人,只是因为你不够强dà

    ,只是因为,你没有强dà

    到能够解决所有问题罢了。

    想通了这一点,我顿感念头通达,所以……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我是被饿醒的,然后我才想起来,我昨天整整一天什么东西都没吃。

    “咕……”我的肚子惨叫着,但我却依然坚持瘫在床上不起来。

    “sir?您的血糖正在下降,建议进食。”

    “你睁开你的电子眼看看,我现在这副德行怎么进食?”

    “sir,我是让您起床。”

    “又没有什么事等着我去做,我为什么要起床!”

    “上白沢慧音在客厅已经等了三分钟了。”

    “倒茶!告su

    她我马上过去!”

    十分钟后,客厅。

    “慧音,一大早的有什么要紧事找我?”我摸着已经饱胀的肚子,心里暗自感叹观音土真是好东西。

    “人之里出了些问题。”慧音的表情看上去很困扰,“所以我就让妹红把我带到这来了,给你造成麻烦了吗?”

    “那倒没有。”要是谁能对慧音这副样子生气起来我当场就得送他几个大字‘diao丝注定孤独一生’,“出什么事了?”

    “是阿求。”慧音解释,“她说你帮她解决了不少问题。”

    “没错啊。”我想起那天跟阿求谈话的场景,“是解决了不少问题啊。”

    “可之后这话传开了。”

    “传开传开呗,又没说错。”

    “可问题是,不知dào

    为什么,传着传着就变成……”慧音用杯具的眼神看着我,“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了。”

    “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