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铃仙的眼睛-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十三章 铃仙的眼睛

    打从和文文合zuo

    折腾了帝一顿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四天了,每天我都基本是迷途竹林到花店的两点一线的生活,直到昨天,风见幽香突然跟我说从今天起不用去花店了。

    不不不,不是我被解雇了,而是花店里能卖的花……卖没了……

    其实说起来也正常,人之里也在幻想乡存zài

    一百多年了,人生的越来越多,死于意wài

    和妖怪手里的越来越少,再加上时不时的还有外来人口,最终就导致了人之里的住户变多了,那谁家装修还不摆几盆植物装饰装饰呢?

    可问题就在于,我没来之前,谁敢上风见幽香这花店里买花呢,就算有人敢买,风见幽香也不知dào

    怎么卖呢。

    不会上别家买吗?我觉得肯定有人这么问。

    麻烦你问之前先想想,谁特么敢跟风见幽香抢生意呢?就算风见幽香有可能不生气,谁特么敢拿自己小命去试去呢?

    所以就很容易理解*{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了,为什么花店都空了,结果风见幽香还说搞不着新货,当然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幻想乡,不是什么花都能往外卖的,成了精的就是你敢卖,谁特么敢买啊。

    综上所述,所以,风见幽香把花店一关,自己出门想辄去了,让我滚去外边玩去,还说我要是有兴趣可以去太阳花田。开玩笑,我就是脑子进水银了我也不去,我去干嘛?哪有特么大早上起来没事找抽的,我又不是抖m。

    所以,没了工作的我只好开始在人之里浪了,好在我在人之里的名声够好,就算每天不务正业都会让人认为是高深莫测。

    结果,我就尴尬了,为什么呢?你说我走到哪不好,怎么就走到铃仙卖药的地方了?这就纠结大发了,你说我是上去打个招呼呢,还是上去抱着她亲一口呢?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臭不要脸?是不是想狠狠抽上我几耳光啊?得了吧,作为东方同好,谁没yy过,咱大哥别说二哥,你想用巴掌扇我,我又何尝不想用乱棍打你呢?

    “呼,今天卖的好快……是最近感冒的人变多了么?”铃仙看着药箱里只剩下一小半的成药,无聊的开着脑洞。

    “没准有人是冲着你来的呢?”

    “诶诶诶??”铃仙又羞又惊,回头发xiàn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本……人?我好像不是。座?我又不是重楼。diao?我特么才不是diao丝呢!啊算了算了算了!反正就是我!

    “哟,铃仙酱~”

    “秦……秦……秦大人?”

    “哦,这么热情啊,一上来就要亲亲我?”

    “才……才……”

    “让我猜?我猜是。对不对?”

    “对……对……”

    “那就简单了。”我作势要抱。

    “对你个头啦!”铃仙以惊人的速度跳开了,该不说真不愧是兔子吗,“才没有要亲!秦大人变态!”

    是不是奇怪为什么上次被亲一口反应那么大的我现在居然能面不改色的调戏妹子了?这特么还用问吗?老子也特么单身一百多年了啊!!当了一百多年孤家寡diao了啊!!!身边唯一的女的还特么是个人工智能ai啊!!!!

    “才不是变态!”我是绅士,这点不容置疑,“铃仙才是坏孩子,一见面就说要亲我什么的。”

    “呜呜呜,才……才没有!”

    “那我刚刚明明听到的,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对……对!就是错觉!”

    “那你到底想不想亲我……或是被我亲一口呢?”

    “诶……诶!!!”铃仙的头顶冒出了滚滚热气,我直接放了个火锅上去,不一会,水都开了。

    “好了不逗你了。”见又有买药的客人上门,我连忙收手,这么诱惑的铃仙我才不打算给别人发福利,“有客人来了。”

    铃仙卖药,我站在旁边观摩,不过我当时并不知dào

    后面还有一只眼睛注视着我。

    “嗯,油嘴滑舌,但又能公私分开,很像他,最关键的是,脸很像他。”在我身后的房檐上,一道微不可查的缝隙几乎与房檐的边缘融为一体。

    然后,我就发xiàn

    了问题,当然不是指有人在观察我这件事:“铃仙,为什么你一直低着头?”与看着我时和在永远亭时都不同,卖药时的铃仙即使是跟客人谈话的时候也是低着头,似乎在提防什么。

    “嗨!其实……”铃仙见一时没有客人上门,抬起头看着我,铃仙的眼睛是红色的,很漂亮,让我很懊恼自己以前为什么没注意到,“我的眼睛……有些特别,普通人类的精神很脆弱,看到我的眼睛会让他们发狂。”

    “但一直低着头也很不方便吧。”

    “是,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

    “那是别人没办法。”我启动了解析系统,很快就发xiàn

    了问题,“你的眼睛在散发一种奇怪的波动,而你似乎并不能抑制这种波动,就是它让人发狂的吧。”

    “是的,我的能力是操纵波,而方式就是用眼睛,但我即使不使用操纵波的能力,我的眼睛也会散发出一定的波长,这是我无法控zhi

    的。”

    “那就简单了。”我想起了以前在别的星球上看过的一部叫大叉子战警的电影,里面也有个人无法控zhi

    自己的眼睛的攻击出力,必须藉由一副特制的护目镜才能完美发挥能力,不会过强或过弱,“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不会很麻烦吗?”然而铃仙似乎更怕给我添麻烦。

    “反正我最近闲着没事干。”开玩笑,就冲这句话,有事也特么得推了!“我先回去了,晚上你走之前我会再回来!”

    “秦大人!”铃仙叫了我一声,但我已经跑远了,就是这么快,“谢谢……”于是作为快的代价,这句我又特么没听到。

    “西斯特姆,我的设计可以实现吧?”我向西斯特姆说出了我的设计方案。

    “毫无问题,sir,事实上,您的每次设计都是可实行的,只是难度不同而已。”

    “那就开始做吧,先完成框架,等我回去之后会手动完成剩下的部分。”

    “了解,sir。”

    我关掉了远程通讯,开始全速往家里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