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控制增幅镜片与说走就走的旅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十四章 控制增幅镜片与说走就走的旅行

    流亡者工厂。

    “当当当当!”我举着手里的两片镜片,“波动控zhi

    增幅镜片,搞定!”

    “sir,框架要现在拿过去吗?”

    “拿过来吧。”

    过了一会,一台流浪者工作型拿着做好的眼镜框过来了。

    “我要的隐藏功能加进去了?”

    “当然,sir。”

    “那就好。”我拿过眼镜框,把镜片装进去。

    别以为我在上面装了什么丧心病狂的变态隐藏功能,那只不过是个能量感知器,当眼镜的佩戴者周围出现带有恶意的能量波动,我就能察觉得到,铃仙是很强dà

    (都荣升自机了你还想怎么样),但她也太胆小了,很容易被人利用这点做下文章。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

    “不过也是时候想想未来几天该干什么了。”拿着做好的眼镜我心又飞了,“调戏调戏铃仙是不错,可也不能天天干这个啊,铃仙也不是每天都去人之里,永远亭还有她忙的呢……”

    “sir,只是个建议,您似乎还没有进行过幻想乡的地形勘测。”

    “就是这个!”我马上就有主意了,“西斯特姆,送一批能量电池到我的卧室,我要来一场旅行!”

    “了解,sir。”

    当天下午,我把眼镜送给了铃仙,她看上去很激动,具体是因为什么,我决定自己留着脑补,嘿嘿嘿。

    当然,那些都是细节,不要在意,在意的都是9!不过说到9,真怀疑我要是去雾之湖周围旅行会不会又像上次一样路遇一条好9。

    总之,为了防止以上事件,我决定!去妖怪山看看,听说上面有不少妹子……嘿嘿嘿。

    第二天,妖怪之山。

    “前方是禁止人类入内的,请回吧。”我上山没一会就被一只看上去萌哒哒实ji

    上就是萌哒哒的犬耳娘拦住了。

    “能量等级b……这么高的能量等级居然只是巡逻兵吗?”我开始觉得妖怪山比我想象的水更深了,“那就没关系了,小笨狗,我可不是人类。”

    “什么小笨狗!小笨狼啦!”犬耳娘下意识地还嘴,但却暴露了伪装的威严之下呆萌的本性。

    “哦,对不起,我搞错了,小笨狼。”我笑眯眯地开口。

    “才不笨!是白狼天狗!天狗懂吗?”

    “哦,那还是小笨狗啊。”比斗嘴皮子,十个犬耳娘也比不过我这个连八意永琳上阵都能不分胜负的秦铁嘴。

    “哟,真愉悦啊。”文文突然从天上落下来。

    “文大人好过分,这里哪里愉悦了?”犬耳娘泪眼汪汪的向文文哭诉我的暴行。

    “那就是你的不对了。”文文装作正经的样子看向我,可却在犬耳娘看不见的位置朝我眨了一下左眼,我一下就明白她要跟我一起坑别人了,“说吧,你刚刚都说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说啊。”我做出无辜的表情,“我就是叫她小笨狗,然后她反驳我说是小笨狼,那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就叫她小笨狼,然后她又不乐意了,说自己是白狼天狗,是天狗,可这不又回到小笨狗了嘛。”

    “哦,我知dào

    了。”文文摆出和善的表情,“椛椛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自报家门,他怎么知dào

    叫你什么呢?”

    “是因为这样吗?”椛椛被文文唬住了,“那失礼了,我叫做犬走椛,种族是白狼天狗,担任妖怪山的警戒者。”

    “磨米机?”

    “是的,椛。”椛椛完全没感受到我的恶意,只是以为我对这个字不熟悉,这也就是我在这,要是换了别的变态,这会早喷鼻血了……等等!这话不代表我是变态啊!听见没有!

    “那好吧,磨米机小姐,刚才的事情抱歉了。”我装作真诚的道歉。

    “不,是我没说清楚。”椛椛的骨子里似乎有些古板,见我道歉马上回了一礼。

    “好了好了。”文文看起来是要打圆场,“既然是误会,那就到此为止吧,椛椛,你回去也告su

    其他的警戒者,这个人上妖怪山不用拦着他,他牛叉着呢,真要想上山,别说是你,就是大天狗灵鸠伊凛大人也拦不住。”

    “嗨,我知dào

    了。”椛椛一边回答文文,一边用目光偷偷打量我,似乎是在研究我到底哪里跟人类不一样。

    “话说回来,你来妖怪山干什么?”文文似乎找回了正题。

    “花店断货了,我没事干,来旅游的。”我实话实说。

    “那我带你转转。”文文直接把我拉走了。

    椛椛停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

    过了一会儿,妖怪山的无人角落。

    “怎么样?“我小声的问。

    “当然没问题。”文文也小声回答,我们两个在这蹲着活像两个走私的。

    “你还真有主意。”我对于文文的快速反应表示赞赏。

    “那是当然,我是专业记者。”文文毫不客气的收下了,“椛椛的呆萌表情写真,都是在被你吸引注意力的时候拍的,而且全是从最好的角度拍摄的,回头洗出来给你送过去。”

    “合zuo

    愉快。”我伸出了手。

    “合zuo

    愉快。”文文也伸手跟我握了一下,“那我这边走了。”

    “我这边。”我指向相反的方向。

    “小心,厄神住在那边,她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不过……她身上的厄运太重了。”文文看看我指的方向,提醒我小心。

    “没关系,我最不怕厄运这种东西了。”我没有吹牛,我的底牌有些特殊,确实不怕厄运,连诅咒都不怕。

    “撒。”文文看看四周无人,马上飞走了。

    “撒。”我则慢吞吞的从藏身点走出来,“厄神……我还真想见见,也许又是一桩善缘……”

    四周除了我之外什么人都没有,但是,在我的不远处,有一道黑色的裂缝几乎与石头的裂缝融为一体,当然我并不知dào

    。

    “臭不要脸,但却喜欢自己惹事,美其名曰善缘,很像他,最关键的是,脸很像他。”

    当然,我没注意到……看什么看,我说没注意到!

    我朝着自己决定的方向大步的前进,然后……dogdays的前面没路了……特么说好的厄神呢?难道要我跳崖吗?我在心里大声的吐槽,然而并没有人回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