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上海人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十五章 上海人形

    “我也不知dào

    为什么我能听到她说什么,但我想我很快就能找出原因了。”

    我仔细的扫描了上海的构造,发xiàn

    了问题。

    “上海不能说话,是因为没有安装发声器官,也就是声带的部分,但她的脑部构造让她可以发出一种高频波动,这种波动人类和大部分妖怪都是无法感知到的,但我的生化计算机可以接收到这种波动。”我向魔理沙解释,“这就是为什么你什么都听不见。”

    “对了,爱丽丝说过……她好像来自魔界。”魔理沙连这种事都能忘了,真不知dào

    她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蘑菇吗?“难怪她能知dào

    上海在说什么。”

    “也有可能是因为她身为制造者有自己的方式。”我也不知dào

    到底是为什么,不过眼下不是考lu

    这种事儿时候,“秦钺炀,我的名字。”

    【秦钺炀?好高兴!终于有主人之外的人能听懂上海说的话了。】

    &nbs*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p;“这不是个例,如果你真的是通过那种高频波动来说话,我想还有一个人应该也能听懂。”

    “谁啊?”上海还没说话,魔理沙先问出来了。

    “你知dào

    的,铃仙,她能操控波,所以我觉得她应该也能听见。”

    “有结果了。”爱丽丝拿着几张纸出来,“我把所有可能的样式都画下来了。”

    “这么多?”

    “这还是我去除了一些不太可能的样式。”爱丽丝解释,“单靠一块碎布,我根本无法确定裙子的大小,大小不同,花纹的位置,以及其他地方可能的花纹存zài

    都要考lu

    ,幸好你说过这是人类制造的人偶,花饰比较简单和重复,不然数量还要再翻几十倍。”

    “我有几个问题。”

    “你问吧。”

    “这个是不是太大了。”我指着最大的几张图,“这几套都可以给人穿了吧。”

    “因为不知dào

    人偶的种类,我做出了所有的可能,你说的这些不是一般的人偶穿的,是腹语用的人偶。”

    “腹语用人偶?”

    “这种人偶很大,比一般的小孩子也不逞多让,而且制作很精细,很受小孩子的欢迎,人类艺人就用它们来表演腹语术,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爱丽丝介shào

    ,“不过也因为太精致,腹语人偶比普通人偶的制造要困难得多。”

    “所以,如果我发xiàn

    的那具骸骨真的为了寻找人偶而死于无名之丘,那一定不是一个一般的人偶,一定是个很受喜爱的,甚至被当成了朋友的人偶。”我从爱丽丝的介shào

    中推出了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很有可能它就是一个腹语人偶!”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爱丽丝认同我的判断,“就算这样,范围也太大了。”

    “我要确认那具骸骨的身份。”我早已计划好了,“你要一起吗?”

    “我就不去了。”爱丽丝摇头,“我只对人偶感兴趣。”

    “说到人偶,为什么不给上海安装发声器官呢?”

    “在制造上海的时候,我的技术还不到家,其实即使是现在,我也依然做不出发声器官。”爱丽丝坦言自己实力不够。

    “也许在这方面我能帮上忙。”

    “你?”

    “我是个机械师,在人造器官方面可是很有研究的。”我能理解爱丽丝的怀疑,“毕竟只能靠振波来说话,不觉得太可怜了点吗。”

    “你……怎么知dào

    上海靠振波说话的。”

    “因为我也能听懂,不信你问上海。”

    【是的哟,主人】

    “……等事情结束之后,也许我会去找你的。”爱丽丝听了上海的反应沉默了一会儿,“不过先专注于你的正事吧。”

    “当然,魔理沙,走了,去人之里调查了!”我呼叫已经无聊到去一边艹树的魔理沙。

    “了解!”魔理沙立kè

    骑上扫把跟上我。

    人之里。

    “我们先去哪调查?”魔理沙跃跃欲试。

    “先吃饭。”

    “啊?”

    “啊什么啊,我今天从早晨去太阳花田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呢。”

    人之里的拉面店。

    “呦呵,稀客,坐。”加岛大叔一眼就认出了我,要说为什么,他的裤衩子都是我给找回来的,“叉烧拉面,双倍。”

    “这位呢?”加岛大叔又看向魔理沙。

    “不用管她,她一点都不饿。”我没给魔理沙任何的机会。

    “小哥你真够坏的,你这样不怕被雷劈吗?”魔理沙鄙视的看着我。

    “你不不想吃饭吗?”

    “那我也不能坐这看你吃吧!”魔理沙一拍桌子,“大叔,叉烧拉面,四倍!”

    “好嘞。”大叔回头拉面去了。

    “四倍。”我四个指头轮流敲着桌子,“你特么吃的完吗你?”

    “你管呢?”魔理沙跟我对视一眼,哼的一声把头转过去了。

    无事可做,我不禁开始回忆些有趣的事。

    加岛大叔,本名加岛勇,他曾经跟我说他来幻想乡之前的职业是驾驶一种叫做矮达的巨型机甲,而他则是其中的佼佼者,甚至曾经被人取笑,而被取了一个‘牛泰普杀手’的称号然而他的妻子马丽昂偏偏又是个牛泰普……虽然我不知dào

    什么是牛泰普,但我觉得那场面一定很搞笑。

    “好了,双倍叉烧拉面。”加岛大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还有你的,四倍叉烧拉面。”

    “进食程序……激活!”我在三秒内把碗舔个精光,双手一拍,“多谢招待。”

    魔理沙几乎看傻眼了,而加岛大叔则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哼!”魔理沙跟我赌气,开始狼吞虎咽起来,然后……赤城(笑)了。

    “唉,你跟我叫什么劲。”又多花了两秒把魔理沙剩下的拉面一扫而空,我把饭钱放在了桌子上,架着魔理沙出了拉面店,“还得我架着你出来。”

    “我……嗝……”魔理沙还试图反驳,但马上就闭紧了嘴,她现在一张嘴面条都要漾出来了。

    她这个样子别说查案,走路都费劲了,没办法,我只能又跑了一趟永远亭要了点助消化的药,算是把她救回来了。

    调查终于又重回了正轨,而我们的目标,正是寺子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