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小小的甜蜜毒药-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十七章 小小的甜蜜毒药

    “理由很多,我就随便给你一个。”我看着不服气的魔理沙,“首先,试想,她是一个人偶,一个被丢弃的人偶,那么她成为妖怪后最想干的事是什么?是复仇,向那些丢掉了她的人复仇。然后,是谁丢掉了她呢,她不知dào

    ,她只知dào

    自己是被人类制造,又被人类丢掉的,所以她只会向人类复仇,可幻想乡里,人类不是到处都有的,那么人类都在哪呢,人之里,只有这里有大量的人类!”

    “还有呢?”魔理沙也有些后悔刚才的宣言,可话都放出去了,她只能祈求我答不出来,“你不说还有其他的吗?”

    “好,那我再说第二个。”我不会给魔理沙任何翻盘的机会,这个9她是当定了,“还有,那就是这块布片。”我拿出那块布片,“这就是在人偶被丢弃前撕下来的,所以,当人偶变成了妖怪,这块布也自然就产生了妖力,因为本体被分开了一块,妖力不完整,所以他们之间就产生了联系,而当我们靠近人之里的时候,这种感觉变得越来越清晰,但在无名之丘的时候,这种联系却是若隐若现的。”

    “那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bsp;“那就是为什么这块布还在!因为这种联系太微弱了,微弱到连这块布原本的主人都感觉不到,因为她和你有同样的问题,感知力太弱了,所以她虽然身为主人,也有可能感觉到了自己的残缺,却找不到它的位置,然后又因为我的到来而匆匆忙忙的离开,这才让我找到了它,而且她虽然是人偶,却在铃兰花田中成为妖怪,我很有理由相信她的能力正是操纵毒素!”

    “那如果她现在真的在人之里,那这里岂不是……”

    “不会的,她不会在人之里直接散播毒气。”

    “为什么?”

    “因为她虽然诞生不久,却不是个傻子,不然也不会知dào

    躲着我,如果她在人之里直接散播毒气,你知dào

    人之里的人都死光了会发生什么吗?幻想乡的平衡会被彻底破坏,不光是灵梦,连八云紫都不会放过她,她会在一瞬间成为幻想乡公敌,所以她不会这么干,她唯一的选择,就是挑选落单的人类下手,但也同样不能在人之里,因为人之里内部,一旦有人非正常死亡,是会引起警觉的,自警队,上白沢慧音,藤原妹红,我,你,甚至是博丽灵梦,都有可能被吸引过来,所以,她只能挑选出村的人下手,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她太弱了,如果不算毒素,她甚至打不赢一个普通人,她不能冒险,因为一旦被袭击者活着回到人之里她的存zài

    一样会暴露,所以她要精心准bèi

    ,研究每个出村的人的习惯,然后布置自己的伏击点,可偏偏的,我们来的太快了,她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机会,我们在,她就没法出手,可离开,她又不甘心,所以她现在一定在人之里!”我结束了解释,“好了,现在,飞上天空去找她吧,笨蛋魔理沙。”

    “就我们两个?”愿赌服输,魔理沙默许了笨蛋的称号。

    “以我们两个的速度,搜寻整个人之里并不需yào

    太久。”

    “但也足够她藏起来了。”

    “她藏不了!”我举起手中的布片,“这上面的联系,指向北方!她现在只可能在人之里的北部!”

    “是不是那个!”魔理沙突然发xiàn

    了一个矮小的身影。

    “就是她!”我俯冲而下,“魔理沙,去把慧音和爱丽丝请到太阳花田!”

    “哦!”

    魔理沙回去请人了,而我则不费吹灰之力就捕获了小毒人偶。

    过了一会儿,太阳花田。

    “放开我啦!”被我捆得像虫子一样的小毒人偶在太阳花田的桌子上蠕动着。

    而围观群众有我,雾雨魔理沙,上白沢慧音,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和风见幽香,当然,还有一具枯骨。

    “小东西,你叫什么?”老板的身上散发出强dà

    的气势,在这种压力下小人偶完全没有机会反抗。

    “梅蒂欣·梅兰可莉。”

    “你想让我们放开你吗?”我点着梅蒂欣的额头,“只要你答ying

    不对人类进行报复,我就放开你。”

    “才不要!丢弃人偶的人都该死!”

    “你这么想是因为你觉得你的主人丢弃了你,那如果我告su

    你,你的主人没有丢下你呢!”我的语速突然加快,语气也变得狂暴,屁股已经离开了椅子。

    “那怎么可能!”

    “那怎么不可能!你特么自己回头看看!”我的语气终于爆fā

    ,整个人站了起来,一刀斩断了梅蒂欣身上的绳子。

    梅蒂欣在我的气势下下意识的回头,她身后正是那具枯骨,随即她呆住了。

    “想知dào

    事情真相吗?”我坐回椅子上,开始讲述我所调查到的一切。

    “这……这……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梅蒂欣完全无法相信我所讲述的事实。

    “她从来没想要丢下你,甚至她到死都在试图找回你。”我最后一次举起那块碎布,“当我发xiàn

    她的骸骨,她的手里紧紧地抓着这块布,我不得不把她的手骨撬开,才能拿出来,我相信这是你身上的,而这就是最好的证据。”我随手将布片扔出,布片自行飘到了梅蒂欣的裙子上,与一个破洞贴合,天衣无缝,这也证明我刚才的话都是真的。

    梅蒂欣哭了,她从没想过真相会是如此,而她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抱住那具骸骨。

    “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谁把你偷走的,只有你知dào

    他是谁,只有你有可能想起来。”我一下子把波动军刀钉在地上,“如果你能想起来,我就把他交给你处理。”

    “秦钺炀……”慧音试图说什么,但被我强硬地打断了。

    “人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没错,事情确实已经无法挽回,但是,活着的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否则,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人。

    “我不会再试图对付人类了,但我一定会想起来他是谁的!”梅蒂欣的蓝瞳之中迸发出血光,“只有他……我绝对要他知dào

    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