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双方动作-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零二章 双方动作

    当夜,红萌馆。

    “大小姐,我回来了。”十六夜咲夜走上红魔馆天台,蕾米莉亚正站在那里展示自己的威严笑。

    “有何进展?”蕾米莉亚威严的回头,威严的问,威严的等待回复不行,我一想到那场景就想笑。

    “调查清楚了,但也不能说是清楚。”十六夜咲夜不着痕迹的抹了一下鼻子,然后说出了完全矛盾的回答。

    “啊嘞?”蕾米莉亚一时没反应过来,没能把持住威严的出了可爱的声音,然后慌忙捂住嘴,“咳什么意思,咲夜?”

    “咳”十六夜咲夜轻咳了一声,趁机把鼻子里喷涌而出的忠诚心擦干净,“根据我在人之里的调查,得到了如下情报,秦钺炀,男,年龄过一百岁,于不久前刚刚进入幻想乡,种族不死人,身穿被称其称为流亡者零式改的全面反威胁型重战斗机甲,能轻易解决困扰了人之里住民数年甚至十数年的麻烦,真实战斗力不明,但据说拥有与顶尖大妖怪媲美的实力,另有传闻说此人甚至能与花之暴君正面对抗并两败俱伤,但未得到证实。”

    “他有什么弱点吗?”蕾米莉亚已经把我当成了假想敌,她必须为此做出准备。

    “就目前的情报来看,没有,他是少有的在人类圈子和妖怪圈子都很吃的开的人。”咲夜回应,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恕我失礼,大小姐,您为何要调查这个人呢?”

    “帕琪在魔法事故的时候,看到了一点未来,在那未来中,他会来阻止我们,帕琪还说他拥有骇人的强大力量,这就是我要你去调查的原因。”蕾米莉亚解除了咲夜的疑问,“现在看来这已经是现实了。”

    “如果是那样,大小姐,您可以使用您操纵命运的能力”针对这种情况,咲夜提出自己的想法。

    “没用的,命运,无法改变,即使是我的能力,也是一样的,帕琪曾经告诉我,同一时间线中既定的命运无法避免,你知道这什么意思吗,咲夜?”蕾米莉亚却否决了咲夜的提议,并且反问了咲夜一个问题。

    “如果您愿意说明一下,我会用心听取。”咲夜也是第一次听蕾米莉亚提起自己能力的问题。

    “当我现芙兰的心智成长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也曾试图通过操纵命运去改变着一切,结果,就如同你现在看到的,什么用都没有,虽然我操纵命运改变了过程,却没能改变结果,也就是所谓的同一时间线中既定的命运无法避免,要彻底改变命运,除非我是神灵,可惜我不是。”蕾米莉亚的能力很强大,但遗憾的是,这能力终究无法真正的干涉命运。

    “别担心,大小姐,我们都会为您作战到最后一刻。”咲夜上前握住了蕾米莉亚的手。

    “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不能失败。”蕾米莉亚几乎把全部身家都赌在这次行动上了。

    不过幸好,我此时正抱着文文呼呼大睡,对此一无所知,不然,我自己都要觉得自己是个大反派了谜之音:你特么本来就是反派,走狗!,我不明白,我明明是个如此善良纯洁的和平至上主义者,为什么总有人把我视作禽兽呢谜之音:因为,你特么就是禽兽。?

    第二天中午,我正在流亡者工厂门口锻炼。

    “西斯特姆,你看我这耍剑耍的怎么样?”我拎着波动战刀问西斯特姆看完我锻炼之后的感想。

    “sr,是练剑。”

    “我知道,我不刚练着耍剑呢么,到底耍的怎么样啊?”

    “好吧,sr,你这耍贱耍的真够特么贱的。”

    “那就行。”我单手拎刀,另一只手牵起了一边拴在竹子上的羊,“文文回来记得告诉她,这两天改善伙食。”羊是人之里放羊的大叔送给我的,我就却之不恭的收下了,说起来也好久没吃过羊肉了,“你来干什么?”我突然停下,把刀指向我身后。

    “呃,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路过,路过。”因幡帝讪笑着,明显是要踢我屁股却被我现了。

    “哦,是吗?”我拎着刀凑上前去。

    “秦,秦钺炀,今天你脸上怎么有一股杀气啊”因幡帝随着我的靠近而不断后退,最后撞到了一棵竹子上无法再后退,看着我手里的刀露出恐惧的表情。

    “没错啊,我一会儿得宰羊啊。”我的刀尖在因幡帝鼻子下面晃悠着。

    “那那你宰羊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一声啊”因幡帝声音都在打颤了。

    “啊?为什么啊?”我把刀尖又近了一点。

    “这特么还用问吗,我特么害怕!”因幡帝连粗口都爆出来了,然后抱着脑袋就跑了。

    “呵,没听说过杀羊给兔子看的,我就知道杀鸡给猴看。”西斯特姆跳出来评论。

    “我也没想真把她怎么样,不过老是这么恶作剧,总得对她警告一下,这样她因为不服气就只会来找我,这样挺好,省得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我其实一直这么折腾也是有自己的考虑的。

    “就算您这么照顾她,她可能也永远都不知道,就算知道,可能也不会领情。”西斯特姆的问题已经开始考虑到人性的深度,这很好。

    “我做这些又不是为了让谁来感谢我,我只是想做就做了,我想做什么,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这句话我说过很多次了,没人能逼我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这是我的底线,人渣也有底线。

    “sr,文文小姐回来了,就在您身后。”

    “文文?怎么今天”我刚回头,话就停下了。

    “气死我了!”文文灰头土脸的站在我面前。

    “怎么回事?”文文这个样子明显不是自然原因,而如果有人敢对我的妹子动手,那他就走运了,想坐老虎凳就坐老虎凳,想喝辣椒水就喝辣椒水。

    “最近新闻不景气,所以我打算去红魔馆取材,结果”文文开始叙述自己的遭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