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转折与解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十八章 转折与解密

    “可就算想起来有什么用?”魔理沙好不容易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当年十多岁的孩子现在已经三十多了,样子早就变了吧。”

    “没那么简单。”我敲着魔理沙的头试图让她变聪明一点,就像以前用迷之手刀击打琪露诺的头一样。

    “疼疼疼疼!”魔理沙抱头鼠窜,一点也不领情的样子,“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你看这个。”我指指自己嘴角左下的一颗痣,“看出什么了?”

    “不就一颗痣嘛。”魔理沙毫不在意,“我身上还有呢。”

    “你仔细看。”

    “哦。”魔理沙把脸凑过来,“上面长了三根毛,这有什么奇怪的。”

    “是没什么奇怪的,很多人的痣上都会长毛,但问题是,在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我不断把这些毛拔掉,连根拔掉,但因为毛囊〖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还在,所以它们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再长出来,而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把痣连同毛囊一起割掉,然而人之里没有这种技术,永琳也没这么无聊到去给人切除痣。”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那个偷人偶的人脸上也有类似的印记,他现在也一定还有?”慧音的脑袋明显比魔理沙的要多上不少处理器。

    “就是这样,人的样子会随时间而改变,但是,一个人的特征不会变,眼睛的距离、形状,耳朵的形状、大小,鼻子的大小、高低,嘴唇的宽窄、薄厚,甚至是他脸上的痣乃至比较重的伤疤,这些是很难自然改变的。”

    “可那个时候梅蒂欣也还是个普通的人偶吧。”一直沉默的爱丽丝突然开口。

    “你想说她那个时候没有意识,不可能记得是谁干的?”

    “对。”

    “任何造物都是有生命的,你相信这一点吗?”

    “这不可能。”

    “你觉得不可能,是因为这些生命不完整,尤其是最普通的人类造物,生命也许只有百分之一,但却不是零。”

    “为什么?”

    “梅蒂欣为什么知dào

    自己是被人类创造的,为什么知dào

    自己是被人丢弃的,如果她当时没有生命,她不可能知dào

    这一切。”

    “她能记住一些……对她而言最为深刻的事情?”

    “没错,她知dào

    自己是被人类创造的,是因为她记住了自己的诞生,她知dào

    自己是被丢弃的,是因为她记住了自己的终结,那么,同样的,那个给她带来终结的人,她也一定有印象!”

    “你为什么对这些这么清楚?”

    “因为我制造出过完整的人工智能,西斯特姆,虽然我并没能将她尽善尽美。”我敲敲头盔,“但我却知晓了生命的根本,那就是意识。每一个造物上都有自己的意识,这些意识不足以构成完整的生命,但却是生命诞生的三五。”

    “明白了,如果你是个人偶师,一定会比我更强。”

    “我做不出那么精细的东西的。”我否定了爱丽丝的话,“你的人偶,更像是带有实用性的艺术品。但我的机械,只有实用性。”

    “这我看出来了。”风见幽香走过来咣咣的敲着流亡者零式的外装甲,听得我直心疼,“全身挂满了东东,哈?”

    “是啊,这才叫狠角色。”流亡者零式的很多武装都是外附的,实用,但在外形上显得很笨重。

    “我……好像……”一直沉默的梅蒂欣,“那个人……我有记忆了!”

    “什么样子?”魔理沙马上凑过去。

    “那是个男人……在他的右眼上面……有一颗黑痣……上面长满了红色的毛!”

    “这种特征可不多见,但我从没在人之里见过这号人。”我回忆了我所记得的所有人,没有发xiàn

    ,但这反而是件好事,至少不是我认识的人干了这件事,当我把他抓住的时候,我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别看我,我不认识!”风见幽香更直接。

    “我没有印象。”爱丽丝同样。

    “我虽然是在人之里出生的,不过很快就搬出去了。”魔理沙想了好半天,结果还是屁用没有。

    “为什么我也没有印象呢……当年的孩子都是寺子屋的学生,绝对没有这号人啊……”然而连慧音都没有印象,这就很奇怪了。

    “等等!我知dào

    了!”我突然发xiàn

    自己的推论可能全都错了,“慧音没有印象,是因为偷走梅蒂欣的人……根本不是孩子!”

    “可大人怎么会去偷人偶?”慧音还记得我原来的推断。

    “如果他的本意就是杀死梅蒂欣原本的主人呢?”我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如果他就是为了把她引出去,而故yi

    偷走了人偶,又留下了布片呢,甚至有可能他还留下了字条,让她只能一个人去。”

    “你发xiàn

    过字条?”魔理沙不记得我提过字条的事。

    “二十年过去了,连衣服都分解了,何况是脆弱的纸。”

    “可是为什么呢?她只是个孩子,不可能跟人结仇啊。”慧音依然不敢相信。

    “她的确不太可能,但她的父母可能。”

    “你的意思是报复?”魔理沙终于明白了,这个榆木脑袋。

    “对!”我马上知dào

    自己该做什么了,“慧音,当年她失踪之前,吉田家出过什么大事没有?”

    “有,在她失踪前一个星期左右吧,有个人去吉田家偷东西,被吉田家打了一顿。”

    “那个人脸上有长满红毛的黑痣吗?”

    “我不知dào

    ……他的刘海很长,整个额头都被挡住了。”

    “就是他!他在哪?”

    “他之后手脚也不干净,所以被人之里的人们厌恶,把他赶到人之里的最西边了,那里很荒凉,只有他一个人住在那。”

    “魔理沙,去把他抓过来!”

    “了解!”魔理沙骑上扫把,窜出去了。

    “慧音,人之里麻烦你解释一下了。”

    “应该的。”慧音也出发前往人之里。

    “你干什么去?”我正要启动,被老板叫住了。

    “这种时候怎么能少了记者呢。”我可有个记者损友,这么好的机会,不叫上她说得过去吗,“我当然是去妖怪之山叫人了。”

    “你也太不是东西了。”风见幽香第一次给我这种评价。

    “多谢夸奖。”而我很坦然的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