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初见?再见?八云紫-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十五章 初见?再见?八云紫

    “你到底想怎么样。”过了一会儿,我,永琳,铃仙三人坐在永琳的实验室里,紧闭着门窗,搞的跟特么特务接头一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要个说法。”我翘着二郎腿。

    “别在我的实验室抽烟!”

    “好啊。”我把烟头按在左手上熄掉,“那么请你回答我,为什么要给文文爆料说我要迎娶铃仙的?”

    “诶诶诶诶????”永琳还没说话,铃仙先受不了了,“迎迎迎……迎娶什么的……才……才没有吧!虽然是对秦大人不讨厌……倒不如说是有点喜欢啦……但是迎……迎娶什么的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表持这个保情!”我示意铃仙保持一下,“你看。”我冲永琳摊着手,“我当时也特么这个保情,所以,请你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啊?有什么好解释的啊?”永琳却一点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反而质问起我,“你该不会是打算不认账吧?”

    />

    “我干什么了我?”这下倒把我问糊涂了。

    “那天我把机器拿回来之后,优昙华去找你,发生了啥你自己不知dào

    ?”永琳看我的表情不似作伪。

    “那天,你走了之后我饿晕了,再醒过来……铃仙在做饭啊。”我想起来了那天。

    “然后呢?”

    “然后我恢复之后铃仙就走了,我送了把手持型光束步枪给她,没了。”我一脸无辜。

    “也就是说……你们孤男寡女在屋里一个下午,除了特么吃饭什么都没干?”永琳终于知dào

    问题出在哪了,不过我特么也知dào

    了。

    “你也太色了吧!我也就是想想。再说了,你不是大夫吗?一个女的是不是处你还看不出来?”八意永琳合着是以为我那天把铃仙吃了呢,我当时就火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永琳也急眼了,“再说了,我是有多无聊,没事看别人是不是处!”

    “你饿上四天试试,你硬的起来吗?”

    “我不饿也硬不起来,我没那装备!”

    我们两个就像泼妇骂街一样撕巴起来了,看的铃仙直捂眼睛,我说你要捂就全捂上呗,你还留两个缝干什么啊!

    “瞧瞧,像什么样子,这就是月之贤者和机械大神的对话?别让人笑话了。”一个满是嘲讽的声音凭空出现,却并非铃仙的,也不是我所认识的任何一个人,但这种说话方式却让我感到莫名的熟悉。

    “闭嘴,你知dào

    个屁!”然而正处于撕逼状态的我和永琳完全没在意谁在说话,直接一口喷过去,所有人都知dào

    ,在两人争吵的时候插嘴很可能导致被两人围攻。

    “谁啊你是。”我往椅子上一瘫,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半个人,对,半个人,因为这货从一个奇怪的黑色裂缝里探出了半个身子,裂缝里只能看见紫色的眼睛,裂缝的两边还系着蝴蝶结,真够恶俗的,不过这种奇异的样子幻想乡独一份,我也猜出了来者是谁,只不过我嘴上可不能说,不然显得凭空矮了一头。

    “八云紫,你来干吗?”八意永琳皱着眉头看着来者,脸色不善,显然,虽然两人认识了许久,但永琳对于八云紫却透着一丝忌惮与提防。

    “我是来找他的。”八云紫却用折扇指向我,我可从没跟她交集过,她找我无非是为了利益。

    “我不认识你,你找我,经过我的同意了吗?”这时候千万不要怂,就是莽上去。

    “没有盔甲,你也敢这么和我说话?”八云紫用折扇挡住了下半张脸,但我能感觉出来,她在笑。

    “我就是光着身子也敢这么说话,你有意见啊,自己憋着!”

    “我就不憋着,你咬我啊。”八云紫突然起了玩心。

    “对不起,我不吃*屎。”然后我一句就把她噎回去了。

    “好小子。”八云紫怒极反笑。

    “好紫妈。”我再次触及她的底线。

    八云紫折扇一挥就要动手,却被永琳拦了个正着。

    “在我这动手,你是不是太过分了点?”永琳的语气变得冷漠而低沉,就像我当时第一次见到她的那样。

    “你们刚刚不还在吵吗?”八云紫再次用折扇遮住脸,“怎么这会儿又帮他了?”

    “我们怎么吵,是迷途竹林自家的问题,跟你没什么关系。”永琳一点也没给八云紫面子。

    “迷途竹林也属于幻想乡,就跟我有关系。”然而八云紫是有备而来。

    “好了,你想怎么样,找我干什么?”我拉开永琳,正式开口,“你知dào

    我是谁,我也知dào

    你是谁,所以,直说吧,别搞那些吓人的小把戏。”

    “你们吵完了?”听了我的话,八云紫反倒不动了。

    “只是些误会罢了。”

    “那就跟我来吧。”八云紫隐入隙间之中,同时示意我也进去。

    “秦大人……”铃仙有些担心。

    “安心。”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手势,走了进去。

    “师匠……”

    “不用担心,优昙华,就算他没有盔甲,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小看他左手的人,会受到致命的一击。”永琳没再说话,开始整理被弄乱的实验室。

    隙间内部。

    “没想到啊,这里面竟然别有洞天?”我看着眼前的巨大空间,而八云紫正靠在一把覆盖着巨型阳伞的沙发椅上,“不请我坐下吗?”

    “随意。”八云紫一改刚才的逗比,竟给我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但我知dào

    这一定是错觉,不过是一只紫妈罢了。

    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正坐在一只眼睛上,那眼睛人性化的扭曲了一下,但当我把左手按到它上面的时候,它便不动了。

    “说吧,什么事?”文文还在我家等着消息,我不想耽搁太久。

    “你有这么先进的科技,这么强dà

    的力量,不想做点什么吗?”八云紫看出我的耐心有限,直接说明了,“管灵梦叫城管的是你吧,你有没有兴趣……自己来当当城管呢?”

    “我?当城管?帮你管理幻想乡?”我连问了三句,最后才说出了我的意思,我觉得她就是在逗我,“你在逗我吗?”

    “你想当吗?”然而八云紫的语气让我明白,她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