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就职城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十六章 就职城管

    “为什么是我?”既然话已经到这了,我索性也把一切挑明,“幻想乡里能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找我这个外来人?”

    “就因为你是外来人,你的思维才不会僵化,你才能看到一些幻想乡的久居之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这可不足以说服我。”我的疑心是我活到现在的保障,我不会轻易的相信天上掉馅饼,“要当城管,谁都可以,魔理沙也比我合适,她整天乱跑,运气又好,碰上异变的几率比我更大。”

    “但魔理沙有个致命的问题,她是人类,总会老的,而你,不会自然衰老,可以一直当下去。”

    “那灵梦呢?她不够吗?”

    “灵梦干的很好,她有能力,也不死板,更何况博丽大结界会为她提供近乎无di

    的强化,但她同样有个问题,她虽然对人淡漠,却是个善良的人,换句话说,就因为她是个好人,所以她一个人才不够。”身为妖怪贤者,八云紫自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然也活不到现在。

    &nbsp*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所以你找到了我?”我大概了解她是怎么想的了。

    “没错,你是个在宇宙中流亡了百多年的人,你能活到现在,证明你只能是个坏人,所以,你就能完成一些不能交给灵梦的,甚至不能让她知dào

    的事情,我们都是为了守护幻想乡,但单凭一颗善心什么都做不到,有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做一些……不想做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因为身处我这个位置,往往身不由己,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八云紫的话透露着上位者的无奈,她跟我本质上都不是坏人,但为了生存,就不得不干一些坏事,谁不是一样呢。

    “所以,你打算让我负责脏活,对吧?但为何不交给八云蓝,她比我更值得你信任吧!”

    “蓝要负责大结界的巡查,没时间去做那些的,更何况……如果蓝出现,不就所有人都知dào

    是出于我的授意了吗。”

    “你要找人去完成些脏活,但又不能让人知dào

    是你做的,所以我这个刚来到幻想乡,看起来跟你毫无关系的人就是最好的人选,对吧。”

    “没错,我见过你的事只有你,我,八意永琳,铃仙和蓝会知dào

    ,八意永琳不会乱出去说的,而那只小兔子不敢。”八云紫显得胸有成竹,“所以一切都是保密的,我找你,其实有三个原因,第一,不会暴露我们的协议,第二,你的生命够长,力量够强,眼界够宽,逻辑够好,第三,就是你是个坏人,而且你虽然强,却没有所谓的高手的气势,因为那种气势对生存没有帮zhu

    ,所以你不会在乎是谁让你去做什么脏活,只要给你足够的利益,你就不会出任何问题。”

    “我本来就是干这个的。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为什么要答ying

    你?”我伸出手,“换句话说,我为你工作,我能得到什么?”

    “听说你在找一个叫混元金斗的东西?”八云紫说出了让我无法拒绝的条件,“而它就在我手里。”

    “但你不会那么容易给我的。”我把手收回,“不然你现在就会把它拿出来了。”

    “聪明,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八云紫重复着打开折扇,合上折扇的动作,“虽然我找你的理由非常充分,而且合理,但一切都是建立在理想状态下,我并不知dào

    你解决异变的真zhèng

    能力如何,所以我要对你进行一次考验。”

    “你说。”我已无拒绝的余地,对于混元金斗,我志在必得。

    “我不知dào

    下一次异变是什么时候,但无论是谁在哪引起的,我要你独立解决。”八云紫提出她的条件。

    “我通过了,你就给我混元金斗?”

    “没错。”

    “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那可是异变,灵梦会置之不理吗?”我表示这强人所难。

    “灵梦你无需担心,我会告su

    她已经有人去解决了,只要能解决,她才不会在乎是谁解决的。”八云紫有理有据,我十分信服,就灵梦那个无节操巫女,巴不得有人帮她解决异变呢。

    “魔理沙呢,她一定会自己凑上去的。”

    “这个……额……”八云紫突然没词了。

    “说啊,怎么哑巴了?”

    “好吧,条件改一下,如果有人自己过去了,也算你通过,只要你不直接或者间接的主动去找人帮忙就行。”对于魔理沙那种人来疯性格,八云紫也没什么办法。

    “那就简单了,不过异变会在什么时候呢?”我站了起来,拍拍身上不存zài

    的土。

    “我不是说了我不知dào

    吗?”

    “你如果真的不知dào

    ,那就不会开出这种条件,如果一直都不发生异变,我岂不是永远都拿不到混元金斗,这种买卖我会去接吗?你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的。”我晃着右手食指,提醒她不要把我当傻子,“还有,混元金斗乃华夏国神器,怎么会在你手上,不知这两个问题,你能否解答呢?”

    “知dào

    吗,有时候太聪明是会招人反感的。”八云紫脸上那种玩味的笑消失了,“不过既然你都知dào

    了,那我说说也无妨,有个人告su

    我,下次异变,就在即将到来的夏天,而混元金斗,也是我从他那里得到的。”

    “那人是谁?”

    “他自称,太公望……”

    与八云紫的谈话,就到此结束了,之后她向我介shào

    了那位九尾狐八云蓝,一切看似没有任何问题,唯有八云蓝的语气让我有些奇怪,她对我使用了敬语,而且语气中也有一丝恭谨之意,但我现在也是为八云紫打工,跟她只是平级,她为何如此呢……我并没有直接开口问,因为我隐隐地感觉到,这可能牵扯到我那消失不见的过去。

    我毫发无损的出了隙间,向永琳和铃仙告别,辉夜还没动静,帝又不知dào

    跑到哪晃去了,我独自回到了流亡者工厂,文文信守承诺的等着我,但我却不能把发生的事告su

    她,怎么说呢,真是……身不由己吧,就像八云紫所说的一样——

    新建书友群:563241627

    设置问题答案:晶耀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