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对战,风见幽香-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十七章 对战,风见幽香

    “问清楚了,永琳误会了。”我向文文说明,“可以不要写出去了吧。”

    “本来我也没打算写啊。”文文却白了我一眼,“我要是想写出去,还来问你干嘛?”

    “你居然会把大新闻放一边?”

    “我不会拿自己的搭档开刀,当然,如果我们是对手,那另当别论了。”文文说这话的时候把脸转过去了,我没看到她的表情。

    “对了,说好的礼物。”我像以前一样拿出一把手持型光束步枪和三个能量弹匣,“拿回去玩玩吧,可以防身,也可以挂起来,放家里辟邪,放床头避孕。”

    “避孕还是算了吧,我又没嫁人。”文文东西是收了嘴上还是不饶我。

    “哦。”我咣当一声又摔倒了,“我摔倒了,要文文亲亲才能站起来。”

    文文一脚踩在我脸上:“亲我的脚吧你!”>

    之后,文文穿好鞋飞走了,没给我再说话的机会,其实如果能,我想对她说三个字:挺软的。

    又回到了无业游民的状态,我打算去人之里喝两杯,真不知dào

    灵梦平时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人之里。

    我只是本能的去花店转了一圈,但却发xiàn

    了令人惊讶的事情,花店……不见了,不是说房子不见了,而是花店的牌子换了,而且新的牌子上写的居然是……八意制药?

    “铃仙?”我推开门,发xiàn

    卖药的果然是铃仙,“这什么情况?”

    “秦大人?”铃仙没搞懂我问的什么意思,“您在说什么呀?”

    “你刚刚不还在永远亭吗?”

    “您走了之后我就来这了啊。”

    “这什么时候成药房了?”

    “几天前的事了,您不知dào

    ?风见幽香大人没告su

    您吗?”

    “我什么都不知dào

    啊。”这什么鬼,风见幽香把花店卖给了八意永琳开药房?为什么我不知dào

    !“我去找风见幽香问清楚!”我告别了铃仙,也没心情喝酒了,直奔太阳花田……之前,我还是先回去穿上了流亡者零式,直接跑过去要累死的。

    “风见幽香!出来!”我在花田外大叫。

    一发魔炮直冲而来,我激活能量护盾将魔炮挡住,同时左腕三联装高能光束炮开始蓄力。

    “给我闭嘴。”风见幽香撑着阳伞从花田中走出来。

    “你什么意思?”我的蓄力并未解除,“这就是你的欢迎仪式?”

    “对于在花田大呼小叫的人,我从来都是这么欢迎。”风见幽香在我面前几米远的地方站定。

    “是吗?那我也来告su

    你,对于这样的迎接,我是怎么回礼的!”左腕蓄力已久的三束光炮猛然发射,同时弹舱打开,一块空的能量板弹出。

    风见幽香举起了阳伞,挡在身前,光束被阳伞挡住,偏折,最后四散溃灭。

    “就这样?”风见幽香毫不在意的把阳伞遮回头顶,而我也已经装填完成。

    “只是回礼罢了。”我并未再次进行蓄力,“说说吧,花店怎么回事?”

    “我才是老板,我想怎么样,需yào

    你的同意?”

    “可我毫不知情,这就不太对劲了吧。”

    “毫不知情?你现在不是知dào

    了么,既然你迟早会知dào

    ,我何必多此一举。”风见幽香转身便走,“走吧,还是说……你想再打一次?”

    “多此一举?好!好个多此一举!我今天就打了,你能怎样!光束炮蓄力!”我不喜欢被人戏耍,我不知dào

    风见幽香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但既然话都到这了,我难道要乖乖当王八吗。

    “你放肆过头了!”风见幽香在我开始蓄力的同时已然转身,阳伞收拢,“魔炮【legendspark】!”这次的魔炮泛着耀眼的白光,与刚才小打小闹的魔炮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到底是谁放肆过头了!”我也打出了三束光炮。

    光束与魔炮在空中碰撞,僵持,然后魔炮渐渐将光束碾压。

    “脆弱的火力……”风见幽香露出失望的表情,“我太高看你了么?”

    “能量护盾,全开!”我再次激活能量护盾挡住来袭的魔炮。

    “不管多么完美的防御,都抵不过绝对的力量,你活了这么久还没看明白吗!”风见幽香的身影突然一虚,竟分成了两人,“双重·魔炮【legendspark】!”

    “sir,能量护盾剩余能量下降至临界值。”

    “启动纳米护盾。”流亡者零式双臂之中内藏的纳米护盾再次伸出,展开,“拼接!”两块纳米护盾在我身前拼接成一块完整的巨型护盾,经过对异力特化防御处理的外装甲毫发无伤的接住了魔炮。

    “做了些改良,哈?”风见幽香加大了魔炮的输出。

    “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也休想碾压我!”我保持持盾的姿势,直接顶着魔炮向前冲去。

    “sir,左边的是正体!”

    “我知dào

    了!”我直接冲出魔炮撞在了左边的幽香身上,在我成功突po

    的瞬间,作为辅助的风见幽香分身因攻击中断而消失,我左臂的护盾继xu

    抵住风见幽香突进,右臂则收起护盾激活了光束剑,最后,我左手护盾向前猛地一推,将风见幽香推离一点的同时右腕光束剑重重斩下。

    “当”的一声,风见幽香用阳伞挡住了光束剑,同时右拳正中我的左臂,被护盾挡住。

    我们同时提起左腿踢中对方,僵持之势也因此分开。

    “去!”风见幽香退向的地方正是太阳花田,她一挥手,原本人畜无害的太阳花全都像疯了一样向我冲过来。

    “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我解开了死神速射炮固定锁,同时右臂向右前一甩,死神速射炮手柄滑入我的手中,我扣下扳机,将魔法弹药像泼水一样撒出去,把袭来的太阳花打成残枝败叶。

    “sir,侦测到超高能量反应!能量级接近sss!”

    “该结束了,秦钺炀!”风见幽香的阳伞尖上映出血红色的光辉。

    “特么的!老子特么不管了!ex系统,启动!”

    “ex系统启动……机体力量,速度,防御力,破坏力,恢复力上升35%,28分钟后能量耗尽。”西斯特姆提醒我剩余活动时间,虽然这完全没必要。

    “零式波动发生器!激活!”我收回了死神速射炮并锁死,同时零式波动发生器手柄解锁并滑进我的左手。

    “湮符【fantasyspark】!”风见幽香发出了我前所未见的巨大攻击能量,但我也与过去不同了。

    “零式波动!放!”这也是我的最强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