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套路,一切都是套路-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十八章 套路,一切都是套路

    硝烟散去,凄惨的景象足以让任何人目瞪口呆,大半个太阳花田几乎不复存zài

    ,在它原本的位置上,一个巨大的深坑还在冒着丝丝黑烟。

    “呃……又要大修了……”我从昏迷中被浓烟呛醒,“西斯特姆,特么的怎么这么大的烟?呼吸过滤系统为什么不启动?”

    “sir,呼吸过滤系统报销了。”

    “好吧……报gào

    损伤……”

    “sir,您得走回迷途竹林了。”西斯特姆一句话就让我明白了情况有多糟糕。

    “还有什么能用的吗?”

    “sir,纳米核心能量剩余23%,波动战刀完好无损,剩下的……呃,建议您不要妄想了……”

    “法克!”我正爆粗口,就觉得有一只脚踩在了我的胸口的装甲上,“老板,是你吗?”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bsp;“不错,记住了,我永远是老板,就算花店不开了,我也是老板,下属五可以博上司嘴。”风见幽香一只脚踩在我胸口上,俯视着我,不过由于角度问题,她的红格子胖次什么的我完全看不到,对,看不到。

    “我而家吾系博你嘴,我系同你讲道理。”打成这样还活着,又有福利看(划掉),本来我是没什么不满的,但我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秦钺炀,我系你上司,我话你讲噶吾系道理就唔系道理,我话你播嘴就博嘴!”风见幽香不打算听我扯淡。

    “行,你说了算……”我也不打算再争了,我隐约感觉我的脊椎骨有点错位了。

    “那就行了,走吧。”风见幽香没再理我,回自己的洋馆去了,洋馆的位置正好在没被摧毁的那片花田上,真是幸运……

    “嗨。”我也因为骨骼错位而全身不对劲,直接往家里走了,所以我并没注意到异常,风见幽香没把坑填平,没把太阳花田恢复,甚至,她没有飞回洋馆而是绕着坑走的。

    “sir,您的骨骼损伤正在扩大。”西斯特姆发出警报,而我也已经感受到了。

    “砰。”我重重的撞在了一棵树上,倒了下去,我觉得我似乎感觉不到我的腿了,心里突然有些感慨,“我都这德行了,就算是风见幽香,也不会毫发无伤吧,她是在硬撑着吗……不知dào

    现在怎么样。”

    “sir,我建议您担心自己,风见幽香身为妖怪,体质和恢复都比您强得多。”

    “我现在下半身没感觉,你说能怎么办?”

    “sir,您的手还能用,您可以爬回去。”西斯特姆的话让我想一拳打在她脸上,如果她有脸的话。

    “你这废物……”

    “废物也是您造出来的。”

    “秦钺炀?你怎么……喂,你怎么了!”文文的声音如同救世主一般出现,让此刻的我感觉她就像天使一样……呃,虽然她的翅膀是黑的……

    “得救了,送我回流亡者工厂,再慢我可能就要交代后事了。”我半真半假的示意事态的严重性。

    “怎么搞成这样?”文文真被我吓到了,把我往身上一搭就飞跑了。

    “跟风见幽香打了一架,全力的……”我一句话解释,一句话问,“你怎么在这?”

    “你们动静那么大,我还以为有什么新闻呢,结果新闻没撞见,撞见个死人……”文文把脸转过去了,但我捕捉到了她的声音有些变化。

    “喂喂,不至于哭吧……”我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但又不敢确定。

    “你再废话我就把你扔在这了。”文文做出生气的样子,我只能作罢。

    太阳花田,洋馆。

    “呃……”风见幽香坐回自己的躺椅上,喘息有些急促,“咳咳……”她捂住了嘴,抹了一下,一抹殷虹一闪而过,“这样就行了吧……”

    “啊,不管八云紫找他干什么,这下她都不敢做的太出格了。”一个人从风见幽香身后浮现,竟是八意永琳,“虽然这样也算坑了秦钺炀一把,但也能让八云紫正式了解他的力量。”

    “我只是不喜欢八云紫那种行为方式……倒是你,为什么要帮秦钺炀?”

    “优昙华喜欢他,我也不想让他被八云紫拉拢,我跟八云紫斗了那么久,一直都是势均力敌,但一旦他加入一方,局势就完全变了,我输了,我不甘心,她输了,我也不好做,我们必须一直平分秋色。”八意永琳表示自己骑虎难下。

    “所以我才不喜欢你们这种博弈。”风见幽香信奉力量至上,对于这种博弈相当的反感。

    “彼此,不过还真没想到,他的全部力量居然强悍至此,连你都伤到了,不过这样反而更好,一个连你都能伤到的人,八云紫对上只会更惨,她应该会明白这一点。”八意永琳也有计算失误的时候。

    “咳咳咳……”风见幽香一下没忍住,又开始咳了,“这小子下手真狠。”

    “你都快把他打瘫痪了你还好意思说?”八意永琳掏出一瓶没有标签的药,“吃药吗?”

    “不必!”风见幽香知dào

    八意永琳的药都有副作用,“你要是有药,还不如给那小子。”

    “他可不需yào

    ,别的不说,单说跌打损伤的治疗,他绝对用不着我。”八意永琳把药瓶收了起来,“不过那只小乌鸦可倒霉了,你受伤了,我出了迷途竹林,八云紫吃了个哑巴亏,幻想乡又确认一个顶尖大妖怪水准的高手,这么多大新闻,她一个也捞不着。”

    “我倒看那小乌鸦对那小子有点意思,怎么,你不打算为了你的徒弟干点什么吗?”

    “四季的鲜花之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八意永琳很清楚,以前的风见幽香可不会做这么多事。

    “今天心情好,何况,我只是对那小子感兴趣罢了,另外,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堂堂的月之贤者不也出来打秋风了?”

    “我是有目的的。”

    “我不管,你真不打算做点什么吗?我挺想看你跟他对上的。”

    “你是想让我变得像你一样躺在椅子上不能动吗?对不起,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八意永琳身形一闪,消失了。

    只留下风见幽香依然躺在躺椅上:“真是……好久没这么兴奋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