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为什么别的猪脚是越战越强,我却是卧病在床-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十九章 为什么别的猪脚是越战越强,我却是卧病在床

    “哦哦哦……”我趴在床上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声。

    “忍着点,你都被打成腰间盘突出了,我得帮你正回来。”文文拉住我的肩膀,往后一折。

    “噢噢噢噢……”

    要说明为什么搞成这样,那得从文文刚把我带回来时说起。

    “到了,你还活着吗?”文文扶着我落地,敲着我的头盔。

    “活着,先进去……”

    “哦。”

    文文扶着我来到了流亡者机库。

    “西斯特姆,解除武装。”我脱下了流亡者零式,几乎在同时我瘫到了地上。

    “sir,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好的!”

    “流亡者零式可以修复至完好,我已经开始进行了。”

    “坏的呢?”

    “修复流亡者零式需yào

    消耗大量能量,您将无法使用医疗舱,所以,您得自己想办法治疗了。”

    “靠,暂停修复工作!”

    “否决,现在暂停可能导致瑕疵出现。”

    “那就修完了再治!”

    “不建议您这么做,修复工作需yào

    接近两天,在那之前您可能……不是可能,是一定已经翘辫子了。”

    “啊,真没办法,我来吧!”文文受不了了,把我拎到床上趴着,然后蹬掉鞋子坐在我屁股上,“西斯特姆?你是叫这个吧。”

    “嗨,文文小姐。”

    “我想知dào

    他的骨头变成什么德性了,你有办法吗?”

    “了解,正在扫描中,已经完成。”床头的显示器显示出我的骨骼,那样子惨不忍睹。

    “忍着点吧,我会帮你把骨头拉回来的。”文文开始帮我正骨。

    之后……就变成了这幅样子了,我敢发誓,全幻想乡只有我一个人敢这么让文文给自己正骨,这手艺太糙了,错位了七八回,我神经都要断了才给我按上,不过按都按上了,我还是感觉比之前好多了。

    “好了,能动了吧。”文文从我屁股上起来。

    “还行,有知觉了,不过……”我翻了个身从趴着变成仰着,“我摔倒了,要文文亲亲才能站起来……”

    “你别起来了,老实躺着吧。”文文直接把枕头按在我脸上,下床穿鞋。

    “你干什么去?”我把枕头拨开。

    “给你寻点药去,老实等着。”文文出门直奔人之里。

    “唉……”我打了个滚,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放纵西斯特姆了。

    人之里,八意制药。

    “铃仙,给我来些跌打药。”文文很快就到达了人之里。

    “文文桑?”铃仙有些奇怪,“你看上去没什么事啊。”

    “不是我,是秦钺炀,他快瘫痪了。”

    “啊?”

    “不过被我抢救回来了。”

    “哦……啊?”

    “别一惊一乍的了,拿药啊!”

    “哦哦。”铃仙从柜子里翻出一大堆,内服的,外用的,贴的,液体的,膏状的。

    “全拿上吧。”文文一把揽上去,但却抱不过来。

    “我也一起去!”铃仙抱起了剩下的,两个人一路狂奔到流亡者工厂。

    过了一会儿。

    “怎么搞成这样啊,秦大人。”铃仙拿着药和水杯递过来,“您不是去问风见幽香大人花店的事了吗?”

    “问?他跟风见幽香掐架去了。”文文一巴掌把一帖膏药贴在我腰上,弄得我差点把嘴里的药吐出去。

    “我看看。”铃仙接回水杯放下,摸了摸我的头,“不烧啊。”

    “可能是脑子的问题。”文文在我腰背上贴满了膏药,连缝里都糊满了药膏,“你有治脑子的药吗?”

    “好像有。”铃仙从身上掏出记录表,“有脑残片,不过没拿来。”

    “我脑子没问题!”我实在受不了这两个小丫头了,我如此英明神武的大脑,怎么到她们这里就成了脑残了!“风见幽香先动的手,我不还手凭什么呀!再说了,我不是活着呢么。”

    “等你死了就晚了。”文文占据地利,往我的后背上拍巴掌,“我让你长点记性。”

    “随意。”文文的巴掌我还真不在乎,我的身体,杠杠的,不过我的肚子太不争气,被拍的直叫唤。

    “什么动静?”声音大的连一边整理药的铃仙都听见了,“文文桑,你听见了吗?”

    “好像是……他的肚子?”文文俯下身子在我的背上听了一阵,低头看我,“你,饿了?”

    “没有!”我马上否认“我只是没吃饭而已。”

    “那有什么区别?”文文跳下床,拉开冰箱,“怎么你冰箱里是空的?”

    “真的诶,空冰箱为什么还通电啊?”铃仙也凑上去看。

    “你们怎么知dào

    冰箱的?”我记得幻想乡是没有冰箱的,至少我没见过。

    “月之都有冰箱啊。”铃仙的回答,“永远亭也有,公主一直在用呢。”

    “河童制造,妖怪山上很受欢迎的。”文文解释,“你这就一点吃的都没有吗?”

    “我吃的不放冰箱里。”我示意铃仙把冰箱上面的大碗拿过来,“我吃的在那里面。”

    “这什么啊?”铃仙看着大碗里紫黑色的东西。

    “我看看。”文文用手指头弄了一点放进嘴里,“呸呸呸,什么呀这是!又苦又涩的,难以下咽。”

    “观音土。”我接过大碗,“咽下去会有饱腹感,而且因为不消化,可以减少排泄,很节约时间的。”

    “这怎么行啊!”铃仙一把把碗抢过去,“这东西怎么能吃啊!脂肪和糖分摄入根本不够吧!您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脂肪和糖分?不都在那边吗?”我指指桌子上的色拉油和白砂糖,“我在以前去过的星球上学的,不行还有盐水呢。”

    “你特么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文文突然爆fā

    ,直接抢过观音土扔到窗外,“铃仙,没收那些东西,盯住他别让他乱动!搜刮整个工厂,连个渣也别留给他!”

    “了解!”铃仙敬了个礼,把我所有的存粮都收走了,“秦大人,您好好反思吧!”

    “西斯特姆,赶快阻止她们啊!”

    “sir,您给她们的权限太高了,我无能为力。”

    “我丢雷楼……”我突然反应过来她老母严格意义上就是我,用出了洪荒之力才把最后一个字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