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春天,一个万物(和谐)的季节-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十章 春天,一个万物(和谐)的季节

    骨骼的损伤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虽然我的身体比常人要强悍的多,但也不得不卧床休息,这就直接导致了铃仙和文文没收我的粮食的时候我毫无作为,结果,我的存货全部报销了。

    “我说……你们把我的给养都扔了……想饿死我吗?”我瘫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

    “铃仙,你能搞定这家伙的伙食吗?”文文正掩埋最后的观音土。

    “虽然我也很想……可是……我还有永远亭要负责,还要听师匠的课程,还要在人之里卖药……”铃仙一口气念了一大堆,听得我直想把辉夜的屁股打肿,铃仙说的事情里一大半都是照顾这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柴公主。

    “那就没办法了,我来解决吧。”文文扛着铲子进来。

    “你?就凭你?”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文文?哈哈哈哈哈。

    “啪!”文文一铲子拍在我脸上,直接把我的笑声拍回去,“〖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小看我,好,从今天起,老娘住你这了!”

    “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当天下午,妖怪山。

    “文文大人,为什么要搬出去啊!”椛椛泪眼汪汪的问正把行李装箱的文文,但别误会,椛椛流泪可不是因为文文搬走,而是椛椛背上像山一样的行李。

    “啊,找了个好地方,以后码字印刷排版会方便不少。”文文拎着最后一包行李,脖子上挎着我送给她的光束步枪,“走吧。”

    “可是好重啊……”椛椛举步维艰的样子。

    “雪橇犬的负重能力不是挺高的吗……”文文一脸惊异,“情报出错了?”

    “白狼天狗才不是狗啦!”椛椛又泪目了。

    不远处的阴影中,一个人影默默的窥视着这一切。

    “文文居然搬出妖怪山了……而且还得到灵鸠伊凛大人的同意……不对劲,绝对不对劲,这里面一定有肮脏的py交yi

    ,等着瞧吧,我会把事实发掘出来的!”人影将自己隐藏在阴影之中,看不清面部,只能看出是个梳着双马尾,穿短裙的妹子。

    流亡者工厂,刚放下行李的椛椛正和我大眼瞪小眼。

    “文文大人说的好地方居然是你家?”椛椛明显想到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脸瞬间红了,萌是挺萌,但这种误会我可不能当没事。

    “她自己要搬进来的,你往什么地方想呢!这就是白狼天狗吗?白狼天狗都是这种素质吗?”我必须马上板正椛椛的三观,才不会让自己在她眼里成为变态。

    “我才没有往歪处想……几天不见,你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了?”椛椛看着我宛如葛大爷一样的姿势,试图通过嘲笑我来挽回自己说漏嘴的问题。

    “你有资格说我吗?”我用怜悯的眼神看着瘫在沙发上喘的椛椛,“你比我好到哪去?”

    “我……我只是疲劳过度!”椛椛明显属于比较古板的人,不擅长动脑子。

    “我看你像纵欲过度,是不是玩脱了?不用害羞,我理解,春天嘛,万物复苏的季节。”但我却是个人渣,最喜欢的事就是用智商碾压妹子,然后让她们露出萌翻的表情。

    “诶诶诶诶……”椛椛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没错,我想要的就是椛椛现在这个表情!

    “咣!”一口黑锅不知从哪飞出来,不偏不倚正砸在我的脸上,“靠!”

    “啊,抱歉,手滑了。”文文从厨房的位置走出来,手里拎着菜刀(不是柴刀!),“不过感谢我吧,我滑的不是右手。”说完右手的菜刀比划了两下。

    “您忙,您忙,没事。”我讪讪地笑着,把黑锅扔回去,谁让我现在动不了呢,忍了忍了。

    解决了午饭之后,铃仙就回药店去了,看得出来她也不放心我这边,但因为有文文在,她还是回去了。

    自此,文文就住在我家了,并且负责三餐,但别以为这是什么好事,我的床,归她了,我的厨房,归她了,我的浴室,归她了,我的冰箱,归她了,我的空调,归她了,幸好她没把沙发所有权也弄走,不然我真要睡地板了。

    “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咬牙切齿的假惺惺的客套着。

    “没事,以后相机,打字机,印刷机,还有所有的新闻用机器坏了都归你修。”然而文文比我还狠。

    到了晚上,可能是因为暴力正骨的原因吧,虽然下半身有知觉了,但整个腰部都肿起来了,虽然我不怕疼,但不代表腰围粗了几圈也能不在乎,更何况我还一点力qi

    都使不上,最终就导致,我现在不要说下地,翻身都费劲了,要不然,我这个连风见幽香都敢揍的纯爷们,会接受这种霸王条款吗?

    一夜过去,我的腰肿得更厉害了,我甚至连蠕动都无法完成了。

    “啊嘞,怎么会这样?”文文一脸冷汗的挠着头。

    “我来看您了秦大人……诶,怎么肿得这么厉害?”铃仙抱着一些药物进来,看见我的腰吓了一大跳,“文文桑……怎么回事?”

    “这个……”文文甚至从铃仙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气,知dào

    自己一时不慎就可能被大卸八块,但问题是自己也一头雾水,“我也不知dào

    啊,今天早晨就成这样了。”

    “今天早晨……”铃仙马上去床上检查了一下,“不对,床没有问题,不会导致恶化啊……”

    “那个……床是我在用,他昨晚睡的沙发。”文文发xiàn

    情况可能比自己想象的严重。

    “什么?”铃仙还以为文文是在开玩笑,“让腰部受伤的人睡沙发?文文桑你疯了吗?”

    “有什么问题吗?”文文几乎完全不懂医理。

    “沙发的质地太软,人躺上去的时候起不到支撑作用,腰受伤的人躺在沙发上会让骨骼错位的更厉害!”铃仙按了按沙发,“何况这沙发还不是一般的软,便宜货吗?”

    “当时买不起贵的嘛……”我躺在床上嘟囔。

    “那该怎么办?”文文也傻眼了。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铃仙揉着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