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春天,一个万物(和谐)的季节,我却特么什么都没干-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十一章 春天,一个万物(和谐)的季节,我却特么什么都没干

    铃仙后来倒是想出了办法,先帮我把骨头又正了回去,当然手法比文文要正常得多,专业和临时工的区别,然后继xu

    各种药物,一直折腾到下午然后就没我的事了。

    “文文桑……”铃仙紧盯着眼前颤抖不止的文文,我都怀疑铃仙会不会由此而由原本的弱受直接觉醒抖s倾向,“我还得回去,请不要再出事故了,否则……”

    “嗨!我明白了!”文文感应到了威胁。

    “那,秦大人,抱歉不能一直守着您,我明天会再来的。”铃仙向我鞠了个躬。

    “啊,你忙你的,我这种祸害且死不了呢。”但说实话我并不想让铃仙再加大劳动量,我已经开始盘算着是不是等好了以后真的去教xun

    辉夜一顿,让她少给铃仙折腾点事。

    铃仙又回去工作了,屋子里再次只剩下了我和文文两个。

    我的脑子不由自主的魂游天外,直到一滴冰凉的东西滴到我的脸上:“文文?”br

    />

    “对不起……我没想过……”文文轻声道歉。

    文文居然会哭?那个为了搞个大新闻整天作死,连被我脱掉胖次塞到嘴里都能不屈不挠继xu

    作死的文文居然会哭?这简直令我无法想象。而更可怕的是,我从来无法应付这样的场面,我不知dào

    这种时候该做什么动作,用什么表情。

    “喂喂,哭什么。”我把手按在她头上,慢慢抚摸,“我还没死呢,别一副哭丧的样子。”

    “哭丧什么的……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文文被我一句话搞得哭笑不得,原本惆怅的氛围被一扫而空。

    “这已经够好听的了。”我把文文抱在胸前,让她整个人都趴在我胸口上,“不死人不会正常死亡,光生不死应该已经有很多才对,可你之前听说过这个种族吗?”

    “从来没有,为什么?”文文成功的被我吸引了注意力。

    “因为不死人常常都是不得善终,所以,对于不死人来说,有人哭丧已经是值得庆幸的事了,大部分不死人死都不知dào

    自己怎么死的,就更不用说让别人知dào

    了。”我继xu

    揉着文文的小脑袋,别说,妖怪的脑袋手感上比人类好多了,不出油,也没有头皮屑。

    “我觉得你可以不用担心。”文文恢复了,该说不愧是狗仔文吗,“幻想乡里能杀了你的……有吗?”

    “你觉得呢?”

    “你穿着盔甲风见幽香都打不死你,不穿盔甲的时候八意永琳也没敢折腾你,我觉得没有。”文文一张嘴就是新闻。

    “等等,八意永琳……她跟我第一次见面时候的事你是怎么知dào

    的?”我记得当时在场的只有永远亭的人,我和妹红。文文根本不在场。

    “某只不愿透露姓名的因幡帝爆料的。”文文直接把人卖了。

    “打码了?”

    “嗯,我打了只草泥马在上面。”

    结果,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最后,我们居然睡着了。

    一夜无话……这不废话吗。

    “我勒个去!”文文一下跳起来,心里直后怕:我怎么睡着了,得亏没出事!

    “我的妈呀。”我的动静比文文还大,因为我心里直后悔:怎么特么睡着了,整整一宿文文就在我身边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干啊!

    “诶,你腰没那么肿了!”文文正为在我身上压一宿而患得患失,却突然发xiàn

    我的腰的肿胀消下去了。

    “是吗?”我动了动,“不过还是使不上劲。”

    “那是正常的。”铃仙拎着药箱窜出来,“为了保证您不乱动,也为了防止您对文文做出点什么令人羡慕……呃,天理不容的事情,我在你昨天的膏药里加了失力粉。”

    “那怎么办,失力粉的效果有三天啊!你打算让我再躺上两天吗?”我吓尿了,原本那么单纯的软兔子铃仙居然也会玩心机了,一定是八意永琳的错!

    “请您安心,我早有计划。”铃仙从药箱里拿出一个通红的东西。

    “番茄?”文文盯着铃仙拿出来的玩意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如果番茄能解除失力粉,那失力粉还有个屁用。”

    “不对。”我仔细嗅了嗅,发xiàn

    这番茄上有些不一样的味道,“这不是普通番茄,是力量番茄,能永久性的提升力量!”我认出了这东西,可又有些疑问,“可这东西不能去除失力粉,失力粉是三天内软弱无力,不是永久性失力,两者不冲突啊。”

    “所以我也没打算让您吃。”铃仙把力量番茄切开,拿起其中一半往我的腰上涂,“如果外用,就是暂时增幅力量,就能抵消失力粉的效果。”

    “涂完了再吃还有效果吗?”文文想到了一个很实ji

    却又有点恶心的问题。

    “可以,只不过提升的力量也会少一点。”铃仙给出肯定的答复,“不过你要吃吗,涂完之后的?”

    “算了吧……”那场面文文想了就恶心,别说她了,就是我这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大绅士想想都有点反胃了,别的地方还好,可腰那个位置,离某个地方太近了,想想就胃疼,更何况,因为腰部受伤,我打从太阳花田回来就没洗过澡,我怎么洗,让文文帮我洗吗?

    “好了。”铃仙把剩下的半个番茄收起来,用过的半个往窗外一丢。

    “为什么要扔出去?这里不是有垃圾桶吗,爱hu

    环境啊。”我话是随口问的。

    “我是怕您在我走了以后再从垃圾桶里捡起来吃了,连观音土都能咽下去的您我必须小心谨慎。”铃仙的回答却不是随口能解释的。

    天地良心,我真没这想法,我又不是贝爷。

    “那你就不怕他从窗外捡回来?”文文的却相信了这种说法,而且还变本加厉。

    “真的诶,我疏忽了,一会捡走找个没人的地方埋了比较好。”铃仙的补刀又给了我重重一击。

    “我有那么恶心吗?”我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至此,我算是恢复了自理能力,终于不用一直在床上挺尸了,不过明天流亡者零式就能修好,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在医疗舱里泡一会儿修复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