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干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十二章 干活

    “sir,您的身体已经排除损伤。”第二天,当我泡进医疗舱的修复液里,再出来的时候,西斯特姆这么告su

    我。

    “哦,看看,你焕然一新了。”文文靠在一边的墙上。

    “下次可别再这么让人担心了秦大人。”另一边则是恢复常态的铃仙,这让我略感欣慰,前两天强硬的铃仙太可啪了。

    “唉。”然而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要问为什么,昨天晚上文文没给我机会,自己跑沙发上睡去了,我又整整一宿什么都没捞着,春天啊……情侣都该烧死啊……

    之后,铃仙回了药店,文文出门取材,我则穿着流亡者零式去了太阳花田。

    “哦……”我看着眼前的太阳花田,感慨万千,“啊,当我离开的时候,它是个坑,现在……它依然……是个坑……”

    没错,风见幽香不知为何并没有把坑填上,也没把花田重建。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bsp;“因为我等你干活呢!”一块牌子飞过来,被我一把抓住,我发xiàn

    那正是太阳花田门口的牌子,我顺着牌子飞来的方向看,风见幽香就站在坑旁边。

    “什么意思啊!”我拿着牌子落地,打开面甲,“亏我还在担心你,你就是这么欢迎我的?”

    “你会担心我?”风见幽香像是发xiàn

    花食虫一样惊奇。

    “这不是当然的吗?”我把牌子插在地上,“我都成那样了,我觉得你也得伤到点吧,不过现在看来,你屁事没有啊。”

    “我没事,不过,你有事。”风见幽香看上去有些高兴?

    “什么事?”我把头左摇右晃,就是不看面前的大坑,“有什么事连你都解决不了的?那我估计也没戏。”

    “少装蒜,我是老板,现在给我去填坑!”风见幽香一脚把我踢到坑里。

    “我拿什么填啊!”坑是被能量冲击打出来的,里面的土石直接蒸发了,我总不能变出土来吧。

    “自己想办法,没填完不许吃饭。”风见幽香撂下这么一句,走了。

    “说得好像你会管饭一样。”我往地上啐了一口,早知dào

    刚才不打开面甲了,她把我踹下来的时候我吃了一嘴的土沫。

    没办法,我只好开始了枯燥的工程,从一边的山丘上取土,填到坑里,幸好我不是一个人。

    “辛苦了,喝点水?”梅蒂欣和妖精小铃拎着一个水壶站在坑的旁边。

    “还好。”我接过水壶灌了两口,“天气开始变热了,你最好远离空旷地带。”

    没错,夏天快到了,天气已经变得炎热,站在太阳下直晒不是什么好事。

    “没关系,你不也在这吗?”梅蒂欣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有机甲。”我示意自己无所谓。

    “我是人偶,人偶不会怕热。”梅蒂欣表示她也无所谓。

    “算了,随你吧。”梅蒂欣是个乖孩子,她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我知dào

    她想多少帮上我的忙,所以才坚持和我一起,我本想摸摸她的头,可我的手上全是泥土,真是可惜。

    填坑还在继xu

    ,我则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梅蒂欣了解情报。

    “风见幽香在爆zhà

    后在椅子上躺了一天?”我终于知dào

    那天她为什么不直接飞回洋馆了,原来她连走回去都是勉强的。

    “是啊,不过幽香没告su

    我她是在跟谁战斗。”梅蒂欣也没一直拎着水壶,她坐在地上跟小铃玩闹着。

    “跟她打的人是我。”

    “哈?”梅蒂欣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你?”

    “是我。”我继xu

    填土,“拜她所赐,我在床上躺了三天。”

    “你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梅蒂欣难以想象我们为什么要战斗,但其实我也不知dào

    。

    “我是把她当成朋友的,但我不知dào

    她怎么想。那天很火大,我跟她都是,然后就打起来了。”我并不讨厌风见幽香的性格,因为那跟我有些相似,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之间也很容易爆fā

    冲突,我觉得之前的战斗不会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

    “我觉得她对你也没有恶意的。”

    “我知dào

    ,但我们的战斗也不会是因为对对方抱有恶意,正相反,我们两个的性格,我是一点就爆,她是一碰就炸,我们两个越是想表达善意,就越是容易开战,就像两只刺猬一样,越是相互靠近,就伤得对方越重,也让自己伤的越重。”我搬起几块石头平铺在坑里,向梅蒂欣解释我跟风见幽香之间那种有些复杂的关系。

    “什么意思?”梅蒂欣和小铃一起把脑袋一偏,露出一个费解的表情,我隐约都能看到两小只头上飘出来的问号,太特么萌了!

    “就像上次打起来,归根结底是我想问她为什么把花店卖了,说白了是关心她怕她出什么问题,结果打起来了,两败俱伤,今天,她实ji

    上是想知dào

    我到底恢复没有,结果却变成了我干苦力。”我叹了口气,“反正,只要我们相互表达善意,基本上都不得善终。”我并不知dào

    上次打起来是有特殊的原因,但我所说的其实也八九不离十。

    “那不是很可怜吗?”梅蒂欣还很年幼,无法理解那种复杂,但这不影响她对此表示遗憾。

    “人生就是这样,也许有一天你也会遇上和你这么相处的一个人,那时候你就会明白了。”我跟幽香变成这样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都太强,不能向对方服软,更不能出了事一笑了之,那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如果有一天梅蒂欣也到达我们这个高度,她也许也会遇上那么一个人。

    “我到宁可没有那么一天。”梅蒂欣的话天真,但却让我默然,“因为你,我从复仇之中摆脱出来,现在,我有小铃,有幽香,有你,有慧音,有魔理沙,有爱丽丝,还有文文,我无法想象自己跟你们战斗的场面,我不想出现那样的场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是我以前遇到的一位智者所告su

    我的话,他自称无止,他的样子已经在我的记忆之中变得模糊,但这句话却仍我至今还记得他的名字,因为,这话说的太特么准了。

    坑还在填,终究会被填平,可人心,是永远填不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