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流亡者零式改-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十三章 流亡者零式改

    “呼。”在花田填完坑已经是晚上了,花了足足一个白天的时间,结果之后风见幽香只用了三秒钟就让上面长满了太阳花,专业对口的就是不一样,是吧。

    “sir,欢迎回来。”

    “今天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有,文文怎么不在?”

    “文文小姐说要出门取材,晚饭留在冰箱里了,另外,今天中午的时候河城荷取来过,她送来了一种可以侦测目标战斗力的小型机械,就跟您所使用的的面甲很类似,我将它整合了一下,发xiàn

    可以用来强化面甲的能量识别系统。”

    “具体说说。”我从冰箱里拿出晚饭,放在微波炉里加热,“怎么个强化法?”

    “您有没有觉得自从来到幻想乡之后,能量识别分级有些不够用了?”

    “的确,风见幽香和灵鸠伊凛的识别等级都是ss,可两人的战斗力完全不一样,然后呢。”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nbsp;“现在,经过强化后,每个能量等级会再细分为三个等级:-、无印、+,举例来说,现在识别灵鸠伊凛的信号为ss-,而风见幽香识别为ss+,八云紫识别为ss。”

    “还行,但还是没解决最根本的问题,有些人的真实战力跟能量等级根本不匹配,妹红识别等级只有a,真打起来不比s级好对付,不然怎么跟识别等级s+的蓬莱山辉夜打得两败俱伤的。”

    “这点无法解决,我们无法直接识别出目标的能力,就无法进行判断。”

    “算了,总比没有强,给流亡者零式进行强化,以后改叫流亡者零式改。”

    “您的起名方式依然那么……独特。”

    “随你怎么说。”我把晚饭塞进肚子,顿感无聊,大到机甲升级强化,小到刷碗扫地洗衣,都有西斯特姆控zhi

    的流浪者工作型完成,要不是她偏偏不会做饭,我也不用一直吃观音土过日子,现在文文来了之后,连伙食问题都解决了,“为什么人之里没有夜市呢?”

    人之里没有夜市,是因为夜晚是妖怪时间,尽管人之里已经很安全,但人类还是下意识的不在这个时间出门,想改变这一点,得从人与妖怪的关系开始改,那可不是小工程,我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但还是觉得不爽。

    “如果您无聊的话可以去夜盲之道,那里还有您的分红,而且,没准会有好事。”

    “好主意,你也不是那么废物,西斯特姆。”

    夜盲之道,米斯蒂娅的烧烤摊。

    “哟,小鸟,我又来了……妹红?”我刚撩开布帘和米斯蒂娅打招呼,就看见妹红坐在吧椅上哈哈大笑。

    “哟,秦钺炀。”妹红看上去很高兴。

    “欢迎光临,秦先生。”米斯蒂娅熟练地烤制着八目鳗,“要点什么?”

    “随便来点吧,从我的分红里扣,应该够吧。”

    “知dào

    了。”

    “其他人还好?”

    “承蒙您的照顾,大家最近过得都不错。”米斯蒂娅拿了杯子过来,“您的酒。”

    “那就好。”我拿起杯子呷了一口,“妹红,怎么笑成这样?”

    “你知dào

    今天下午我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

    “我看到一群母猪排队掉进了水沟里!哈哈哈哈哈!”

    “你那算什么。”我对此不屑一顾,“我前两天还看到……”

    就这样,我跟妹红两个人互相扯着淡,一直喝到半夜,喝到两个人都迷迷瞪瞪的。

    “呐,听说你最近跟文文住一起了?”妹红用胳膊勒着我脖子,“说!嗝……”

    “说……说啥啊?嗝……你想……知dào

    啥啊?”我则用力的把她的手搬下去,再勒我特么要憋死了。

    “啥时候干的事啊?”妹红拍了我一巴掌,“啥时候喝喜酒啊?”

    “我这不想干没干成呢吗。”喝喜酒,我也得有啊,“这八字还没一撇呢,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你就不能爷们一点啊……嗝……不过上次跟那废柴公主打架,她说铃仙喜欢你?”

    “你说说她……她一公主这么八卦干什么!”我算是服了辉夜那张嘴了,怎么那么欠呢,什么事都往外说。

    “她是嘴欠,不光嘴欠,手还欠,不过你到底想要哪个?”妹红拿着瓶子就往我嘴上倒,“喝,喝完了赶紧说……”

    “你特么给我放下。”我按着她的手把瓶子放回桌子上,“这特么是酱油!”

    “啊?”妹红这才反应过来看瓶子,“哦,拿错了,老板娘,再拿一瓶!”

    “呃……”米斯蒂娅向我投出问询的表情。

    “给她,今天……我豁出去了……嗝……”

    “别岔开话题你,有女朋友了也不告su

    兄弟一声……嗝……我特么还单身着呢!”妹红拍着桌子。

    “你特么不有慧音嘛!”

    “慧音?啊啊,对,慧音是不错……不对!我刚才问的不是这个!”妹红脑子都开始转筋了,“你到底想要哪个?”

    “我特么两个都想要,不行啊!”我也没好到哪去,本来就人渣的性格喝完酒更特么人渣了。

    “行!有骨气。”妹红啪啪的鼓着掌,可特么手都拍到我脸上去了,“纯爷们……”、

    “你呢?啥时候吃喜糖啊?”我不能光答,我特么也得问,不然不是太掉价了。

    “啊?吃我的喜糖?我跟谁的啊……”妹红拿着瓶子又灌了一口,“呸,这特么什么酒啊!”

    “那特么是醋!”我一把把瓶子抢过来,“当然是你跟慧音的了。”

    “我还……没跟她说呢……”妹红趴在桌子上,两只手瞎划拉。

    “你特么干什么吃的!是不是爷们!”我把酒壶推过去,“别找了,酒在这呢!”

    “我不喝了,现在我就找……找……找谁来着……啊……辉夜……找辉夜……打架……呃不对不对……是找慧音……找她……干啥来着……对!告白!”妹红站起来,滴沥当啷的往前走,直接就撞树上了,“谁呀,这么不长眼!”妹红骂骂咧咧的对着树打了一拳,然后走了。

    “小鸟,她给钱了没有?”我就着剩下的烧烤,把最后一瓶酒喝完。

    “还没。”

    “记我账上,够不够。”

    “够了。”

    “行,那我也走了……”我站起来腿一软,差点没趴地上,我这个人就这样,不管喝得多少,脑子都不迷糊,但别的地方就没法保证了。

    “您小心点。”米斯蒂娅想要送我,但被我拦下了。

    我一步深一步浅的往家里走,看着天上的满月,等着明天看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