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功夫之王红美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零四章 功夫之王红美铃

    “你的手没事吧?”文文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的右手,基本上已经咬烂了。

    “没事,比你的症状好多了。”我随手拿过一瓶酒精往右手上一浇,然后拿了块布把右手绑上了,“现在是不是好点了,喘气试试。”

    “还真的。”文文试着深呼吸了两下,“没那么难受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被打中的地方残留了红美铃的拳劲,就是那些气劲一直压迫着你的呼吸,我刚刚把它们拍散了。”那些金色气息正是红美铃残留的内劲,“我已经好久没遇到过能打出这么强大内劲的人了。”

    “很稀有?”文文不了解内劲的奥妙。

    “非常稀有,我练了七十年的内劲在这人面前不堪一击,单凭内劲来说,在她面前我走不出一十三个回合。”事实上,单凭内劲来说全幻想乡可能都找不出一个比红美铃更强大的人来了。

    “可你不是把她留下的内劲解除了?”文文随手拍了一下自己身上拳印的位置,差点疼得跳起来。

    “这是不一样的,先,你身上的只是她残留下来的内劲,本来就少,我又用了左手,你知道我左手很那个啥,更何况,红美铃,她对你手下留情了。”我列出了三点原因,“还有,你的内伤好了,外伤还重着呢,别乱动拳印的位置比较好。”

    “你说她手下留情了?别逗我了”文文还为刚才的一拍疼的龇嘴獠牙,翻蹄亮掌的。

    “不信,那好,我来告诉你。”虽然很想帮文文弄点止痛剂什么的,但是很不凑巧,以前永琳给我的止痛剂药片已经被我上次头疼的时候嚼完了,至于那次给因幡帝用的神经麻醉剂,不过是我闲着无聊的时候搞出来的,早就没有成品了,我只能通过帮她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来缓解疼痛,“先,你所说的红美铃最后打中你的那招,我认得,我知道那是什么,事实上我也会,形意拳半步崩拳,让你看看效果吧。”

    “好啊,怎么看?”文文正好也想找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

    “等下,西斯特姆,把我那个训练假人拿过来。”我吩咐西斯特姆干点活,“最重的那个。”

    “了解,sr。”西斯特姆领命而去,然后一台流浪者工作型就把我要的假人拿来了。

    “跟我出来,这里太小。”我拎上假人,示意文文跟我一起走出屋子。

    屋外。

    “这个假人,有一百二十公斤重,比你重多了对吧,你当时被打中之后,倒退出多远?”我把假人摆好。

    “大概二十多米。”文文想了想,说了个大概的数字。

    “那你看好,当时是这个姿势。”我按文文所说的红美铃的姿势站好,然后抓住假人的小腿,同样的上步之后一拳打中假人,假人在一击之下径直飞出五十米开外,“看到了吗,这是我的全力内劲爆的效果,我用的是右手不是左手,所以是真实水平,而红美铃的内劲远远比我强,如果她用出全力,你应该会飞得更远。”

    “好吧好吧,你还判断出什么结论,一起说吧。”文文算是信了我的话了。

    “半步崩拳,是高爆力的招式,一击之下无论你体重多少,防御多高,都没有用,你该飞多远就飞多远,即使是我穿着流亡者零式改上去挨一拳,飞的也不会比你近多少,当然,我是不会受伤就对了。”事实上就是这样,半步崩拳是一招看似简单但却能一击制敌的强悍拳招,“我曾听过红美铃来自华夏国,看来这事可能是真的,根据我所搞到的情报,在这颗星球上只有华夏国才有这种武功,而且看来她所修炼的时间一定比我长得多,幻想乡缘起中她也是唯一一个被标为正体不明的妖怪,没人知道她是什么种族,可是连八云紫那种一个人一个种族的妖怪都有记载,唯独她没有,这就很有意思了,我觉得她身上很可能还隐藏着什么别的东西,就好像露米娅头上的灵符缎带,以及灵梦的阿妈一样,有什么秘密在内。最后就是西斯特姆,把训练假人捡回来放到合适的地方,记得清理干净。”

    “了解了,sr。”西斯特姆操作着一台流浪者工作型捡假人去了。

    “如果你跟她对上,你觉得会怎么样?”文文又问,“还有,为什么你说的后面那两件事我也不知道?”

    “单论外功,不知道,单论内功,我输定了,如果是全力以赴,她输定了,你之所以会输,是因为你的度虽然过了她的身体极限,却没过她的意识极限,所以才被她以力破巧,如果是我对上她,我也许会用比她的极限能量更高的力量击败她。”不同的情况限制下,即使是同样的两人,最终的胜负都是不同的,“至于后面那两件事,八云紫让我暂时别管,所以我觉得你最好也别去管。”

    “好吧。不过你说也许?为什么是也许?”文文不理解我所谓的也许会用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太久没遇上这样的高手了,所以实际上,我还是挺想跟她好好打一局的。”虽然风见幽香要比红美铃打起来强多了,但实际上跟风见幽香的战斗基本上就是无限魔炮对轰,那实在太无聊了完全没有技术含量,“不过按你的说法,你应该早就回来了啊,怎么中午才到?”

    “谁告诉你我打输了之后就跑回来了?”文文很无语的表示明明是你自己把话打断的,“我只不过刚说到这就被你抱进屋里来了而已。”

    “可你呆在那还能干吗?”我表示文文都伤成那样了还不回来,有必要吗。

    “你听着啊,接下来的事情才诡异呢”文文又开始叙述之后的事情。

    回忆继续,时间则是在文文被击败后半个时辰左右。

    “咳咳咳文文文新闻是不会灭亡的咳咳”文文颤颤巍巍的绕到了红美铃视线的死角处,瞄准了一扇窗子,准备开始执行p1n,潜入大作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