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被生病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十八章 被生病了

    “喜欢哟,不骗人的。”问题毫无意义,因为答案是固定的。

    “这么直接?”文文凑近我的眼睛盯着看,“不犹豫一下吗?”

    “我讨厌拐弯抹角。”我一向有什么就说什么,喜欢谁,讨厌谁,我不需yào

    向任何人解释。

    “那我给你个机会。”文文突然松了口,“想办法打动我吧。”

    “我会让你看到的。”我想办成什么,很难阻止,虽然这也是我第一次追妹子。

    “我拭目以待。”文文从床上下来,“现在给我滚去地下室待着!我要洗澡了。”

    “一起吧。”我作死的调戏了一句,结果作了大死。

    我被文文扒光了扔在竹林里一晚上,西斯特姆那个叛徒居然还把门锁死了,虽然快要夏天了,可夜晚的竹林还真是凉快,凉快的我都流鼻涕了。

    >

    “阿嚏!”我****着身体躺在地上,感觉天旋地转,我的左臂不光是对醉酒无效,对疾病也没用,真是废物,“啊……太阳出来了……呵……”

    然而我此时全身都是软的,连小伙伴都没有了以往清晨的神气劲。

    “啊……回去吧……西斯特姆应该开门了吧……”我感觉自己站不起来了,索性凭借左臂的力量往回爬,我把脸贴在地上秃噜着,虽然不舒服,但也免于抬头,好累的,所以我并没看到,有片竹叶从半空落下来,砸到了我的头上,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dào

    了。

    流亡者工厂内部。

    “呵……”文文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该起床了……”

    ……

    穿好了衣服后,文文突然觉得屋子里莫名的安静。

    “秦钺炀?”文文找到了问题的源头,一般这个时候我已经在屋里叮铃咣啷的散步了,“秦钺炀!”

    毫无回应,如同鬼屋一般。

    “西斯特姆?”

    “早上好,文文小姐,您有何吩咐?”西斯特姆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

    “秦钺炀呢?”

    “关在门外呢。”西斯特姆回答,“****的。”

    “什么!”文文大惊失色,“他昨天晚上没自己进来吗?”

    “因为您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所以我把门锁死了,只能从里面开启。”

    “天哪……”文文立kè

    明白事情大条了,撞开门就跑出去了。

    ……

    “呃……”我感觉自己被放进了什么温暖的地方,正把我的意识拉走,好讨厌,我本来都快勾搭上这****死神小妞了……

    非常不情愿的被从美女面前拉走,我到要看看是谁干的,我努力想睁开眼,但发xiàn

    这个动作太费力qi

    了,好累,不想动,我感觉自己已经是一只废人了。

    ……

    好像感觉有人在叫我,声音像是文文啊……不过怎么好像听着那么委屈呢,谁欺负她了?不知dào

    文文是我看上的妹子吗?干,等我能动了,我要不把欺负文文那小子打得桃花满天开,他就不知dào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我正被人移动?真是有病,搬我干什么,我特么能值几个钱啊……

    ……

    有人把什么巨苦无比的东西塞到我嘴里了,好像是药,真特么难吃,妈蛋,一看就是八意永琳做的。

    八意永琳?我在永远亭吗?还是在人之里?这有这两个地方有永琳做的鬼药丸……等等,副作用是什么?

    ……

    好热……怎么这么燥热,我去,小伙伴都特么热的开始敬礼了!给我消停下去,老子现在懒得动弹,没功夫管你你个傻鸟。

    靠,不听话了是不是,老子今天非剁了你,不然老子就不是男人……好像剁了我就更不是男人了?那就算了,发誓什么的见鬼去吧。

    燥热一直不散,我感觉这诡异的热力正洗涤我的七经八脉,这是要让我修真的节奏吗?以武入道?狗屁……

    ……

    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作用于我的腹部,我瞬间睁开眼睛:“谁特么往我身上扔东西!”然后我就看见了正待在我肚子上的物体:半红半紫的道袍,紫色红十字的护士帽,还有像看大型不可燃垃圾一样看着我的蓝色瞳孔,“八意永琳,你特么搞毛啊!”

    “你个白痴,还不赶快谢谢我。”八意永琳骂了我一句,从我身上下去了,然后我就被两具身体压住了。

    “秦大人!”/“秦钺炀!”扑上来的正是铃仙和文文。

    “喂喂喂,有没有人能告su

    我,现在到底什么情况?”然而我根本没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别都跟哭丧似的,我还活着呢。”

    “我也不知dào

    发生了什么,不过以你被送来时候的状态,我大概猜到了。”八意永琳的眼神愈发的鄙夷,“你应该是在竹林裸奔的时候被竹叶砸晕了,然后倒地着凉了,然后差点挂掉。”

    “放屁!你特么能被竹叶砸晕啊!”竹叶多重?飘下来连只蚂蚁都压不死,能砸晕我?“再说了,谁裸奔了!你才裸奔呢!”

    “说这话之前先掀开自己的被子看看再嘚瑟。”永琳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已经死了。

    “掀就掀!”我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结果,我特么居然是光着的!

    “秦大人!快点遮住啦。”铃仙的脸红得像喝了二斤白酒一样。

    “!!”我突然想起来发生什么了,我被文文扒光了扔到屋外,然后西斯特姆这个死了亲爹的……诶,他亲爹好像是我?反正这个见鬼的人工智能居然把大门给锁死了,结果我在竹林冻了一夜,早上打算爬回去的时候被什么东西打中了头……

    “想起来了?”永琳还是那副表情,“真不知dào

    你怎么想的,没事裸奔玩。”

    “那是我特么要裸奔的吗?那还不是因为……”

    “对不起!”文文突然出声吓了我一跳,“我不应该把你……”

    “又不是你的错,是西斯特姆锁的门。”我完全没觉得文文有什么问题,她只是把我扔出屋子,又没不让我回去,罪魁祸首是西斯特姆。

    “就算是那样我也……”

    “好了!”我一把拉过文文堵住了她的嘴,至于用的什么堵,这还用问吗?“说了不是你的错了。”

    铃仙看的捂住了眼睛,不过手指间留的缝比额头都宽,而八意永琳的眼睛里则闪烁着危险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