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幻想乡那么大,我……好吧,我想去看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十章 幻想乡那么大,我……好吧,我想去看看

    自从我被西斯特姆‘神’助攻之后,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什么事都没发生,果然八云紫说异变在夏天就一点都不会提前,我本来还挺期待的,不过现在倒也觉得无所谓了,该来的总会来,该是我的,总会是我的,不过这样一来日子也变得无聊,文文又要每天搞新闻,所以最后我决定去博丽神社看看灵梦的赛钱箱是不是又被她换成纯金的了,够无聊吧。

    “所以,我就到你这来了。”我咬着灵梦的仙贝,“没想到你这次学乖了,居然真把金子藏起来了。”

    “如果八云紫想偷什么东西,那是完全守不住的,不过如果我一定要藏起来什么,她也找不到就是了。”灵梦依然喝着跟白水无异的‘茶’,“不过你就不怕她偷了你的流亡者?”

    “她不会的。”对于这点,我很自信。

    “为什么?”灵梦一点也不相信八云紫的人品,“她要是想偷什么东西,可不需yào

    理由。”

    “我不是说她一定不想偷流亡者零式改,但她一定不敢。”我也不相信八云紫的人品〖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但我也从来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人的人品上。

    “还有她不敢偷的东西?”灵梦完全不信,“有次她偷了幽幽子的晚饭,差点被幽幽子把右手咬下来。”

    “流亡者零式改的能量来源于纳米核心,而纳米核心的中枢是一块晶耀石,你知dào

    那种充满高纯度能量的结晶体一旦引爆会发生什么吗?半个幻想乡会被炸成平地。”没错,这就是我的理由,“如果真的确认是八云紫偷了我的机甲,我不介yi

    在她的隙间里引爆一下。”

    “骗人的吧,那你平时穿着万一被打中了怎么办?”

    “流亡者零式改处于使用状态的时候,由于纳米核心里的能量稳定器,即使晶耀石被击中也最多是破碎而不会被引爆,但既然能被偷走那就肯定不是使用状态了,流亡者零式改只有我能使用,八云紫的胸围根本塞不进去。”

    “好吧,看来她确实没机会了,不过,你刚才说来我这干嘛来着?”灵梦又倒了一杯‘茶’,说实话我特么真心不想承认这玩意是茶,开水泡树叶都比这玩意味道重。

    “我就是无聊才过来看看的。”我继xu

    咬着仙贝,也不知dào

    这特么什么时候买的,都特么皮了,“顺便看看给你的金子是不是又飞了。”

    “要是飞了呢?”

    “那我除了在心里骂八云紫八辈祖宗外加再给你来一份,还能干什么啊?”八云紫是拿我没办法,那我也拿八云紫没辄啊。

    “帮我修修神社吧,反正你也没事干。”灵梦站了起来,拍了拍巫女裙。

    “哈?”

    “夏天快到了,省的下大雨漏水。”

    “你现在还没修?霖之助好几天前就开始修了!你说你懒成这样好意思当巫女啊?”我觉得身为朋友,我有义务板正灵梦的三观。

    “是不好意思,我都想死来着,可后来我一想,我死啥啊,还有人好意思吃软饭呢。”结果灵梦差点把我的三观毁了。

    “你啥意思?”

    “你手里拿的啥啊?”

    “仙贝……啊?”我伸手捏住灵梦的脸,“吃你几个仙贝就成吃软饭了?”

    “放手……你这白痴……你说你是不是吃了?”灵梦挣开我的手。

    “是啊。”

    “仙贝什么做的啊?”

    “大米。”

    “大米是不是饭?”

    “是啊。”

    “仙贝新鲜吗?”

    “新鲜个屁!都特么皮了!”

    “这不就是软吗!”灵梦指着我的鼻子,“连在一块,吃,软,饭,都有了,你还说自己不吃软饭?”

    “嘿,好么,在这等着我呢。”灵梦这种逻辑也是没谁了,我甘拜下风。

    “啰嗦……到底要不要帮忙?”

    “行……交给我吧……造得起,也砸得坏……”我拎着大锤飞到了屋顶上。

    “什么乱七八糟的……”灵梦嘀咕了一句,开始帮我往屋顶上运木料。

    博丽神社的屋顶很陈旧,但只是因为时间太长,真zhèng

    需yào

    修补加固的地方其实并没有多少,凭借我的建造速度,工程很快就结束了。

    “啊,好无聊,好想被强*奸。”我又开始无聊的在神社里打滚。

    “那么无聊,为什么不出去看看,幻想乡那么大。”灵梦依然一副喝茶神模式。

    “我还以为你打算强*奸我试试呢,真扫兴。”我从榻榻米上爬起来。

    “慢走,别关门。”灵梦的声音毫无诚意。

    这就是灵梦,不与任何人太过亲近,不仅仅因为她是幻想乡的执法者,更是因为她清楚,自己迟早会离开的,但是,未来的事情,谁能说清楚呢。

    “说是出门,去哪呢……”我开始计算我认识的地方,“太阳花田……不去,去找死啊……永远亭……我特么刚出来几天……算了,先去妖怪山。”

    拿定了主意,我直奔妖怪之山,不过这一次,我没遇上那只呆萌的小笨狗椛椛,倒是遇见了另一个人。

    “盟友?”一如既往背着大背包的绿坝娘(划掉)河城荷取惊喜的向我打招呼。

    “荷取?”我很也很惊奇,河童一般不会出现在妖怪山山脚,“怎么下山了?”

    “啊!”荷取突然一拍脑袋,“差点忘了,我的帽子掉到水里了!”

    “哦。”我还在奇怪怎么荷取今天没带着自己的绿帽子,原来是掉了,“在哪。”

    “就在那里。”荷取指着旁边的溪流,果然,一顶绿帽子在水中忽隐忽现。

    “好办。”我把绿帽子捞回来,扔给荷取。

    “谢了,盟友。”荷取把绿帽子拧干,放进背包里,“不过你这是来……”

    “啊,因为太无聊了,所以出来转转。”我解释。

    “那……要不要来河童重工看看?她们都很想见见你这位高人。”荷取对我发出邀请。

    “接收到组队邀请,是否接受?y/n。”西斯特姆总喜欢在这种时候给我出幺蛾子。

    “好吧,反正我也没事干。”

    就这样,我跟着荷取来到了河童重工,可能是幻想乡唯一工业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