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想飞上天和月亮肩并肩-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十三章 想飞上天和月亮肩并肩

    荷取马上吩咐人手开始改建,但她自己好像有什么其他的事,和我告别之后把自己关在房里好一会儿,就不知dào

    跑哪去了。

    我没有留下来继xu

    看河童们的改造,我相信她们能做的好,于是我告别了河童,也离开了河童重工,但没走多远就遇上一只全身贴满了符纸,但上去相当好笑的河童,不是别人,正是先我离开的荷取。

    “噗……哈哈哈哈哈……”我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结果流亡者把地面压得全是坑。

    “为什么盟友你也在这?”荷取的样子比我还要惊讶。

    “我只是打算去看看雏,没想到……哈哈哈哈哈……”我继xu

    打滚,撞断了好几棵树。

    “不要笑了!”荷取把身上的符纸一下子全撕下来,“早知dào

    你也去我就不整这一出了!”

    “啊,走吧。”我从地上爬起来,“有我厄运终结者在,保你无事。”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

    “得了吧……”荷取还在为被我嘲笑的事情耿耿于怀。

    我并不奇怪荷取会知dào

    我能摧毁厄运,雏肯定已经告su

    过她了。

    雏所在的山崖距离河童的领地并不太远,我们很快就到了。

    “早上好啊,雏。”我挥挥手引起雏的注意。

    “秦?荷取?”雏看见了我,向我们走过来,不过厄运的速度比她快得多。

    “盟友,上吧。”荷取自打刚才就躲在我后面,抓着我的腰瑟瑟发抖。

    “安心,左手甲,解除!”我解除了左臂的装甲,不用左臂直接接触我是没办法消除厄运,最多让厄运对我不起作用,“一边去。”我一巴掌把厄运拍开,厄运在半空分解消失。

    “早上好,秦,荷取。”雏这才走过来,向我们打招呼。

    “你还真能把厄运毁掉啊,盟友。”荷取还在为我那一拍惊讶,再对比自己补贴满可笑的符纸就不能靠近,荷取简直要跳崖了,虽说根本摔不死。

    “唉。”我却叹了口气,“我一不在,厄运就又会回来,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能暂时出去走走,我已经很高兴了。”雏很知足,对她来说不用一生都待在家里已经是值得庆幸的事了,但我却非常不爽,我无法解决问题就是无能,只能证明我太弱小。

    也许并非没有解决之道,厄运应该也是基于法则的衍生物,如果我能得到混元金斗,也许就有办法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令人蛋疼的厄运,但我却不能说出来,因为我也并不敢打包票是不是真的能解决,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按我的想法发展的,我不想看到雏失望的表情,在有绝对的把握前,我必须管住自己的嘴。

    “你都来了,就别在这里聊了,走走吧,妖怪山还挺大的呢。”荷取提议,以前没有我的时候,虽然荷取可以依靠符纸勉强不受厄运的感染,但也只能陪雏聊天而已,厄运不除,雏就不能出门。

    “我又不认道。”我摊手,妖怪山我也没来过几次,要非说认识,我也就认识秋姐妹住的地方,还有之前去的河童重工。

    “我也不认识啊。”雏虽然常驻妖怪山,但在我到来之前也从没有出过门,她认识的地方甚至比我还少。

    “好吧,我来带路……”荷取正了正绿帽子(荷取:别再提绿帽子了行不行!)。

    我和雏相视一笑,跟在了荷取后面。(我:好啊好啊,不提绿帽子了,那我们来说说荷取这个名字,你们知dào

    吗,荷取的发音?是nitori,简称ntr。荷取:你麻痹。)

    就这样,我们三人在妖怪山绕了一溜够,结果……天黑了,我们还没走到地方。

    “荷取,你到底打算去哪?”一个干燥的山洞里,我们三人坐着休息,雏已经开始打瞌睡了,我不得不小心谨慎的背着她,流亡者的背部构造实在称不上舒服。

    “呃……我原本想带你们在妖怪山绕一整圈,结果好像错误的估算了速度……”荷取一边拿帽子扇着风,一边喘着气,夏天即将来临,温度已经上升了不少。而河童的身体本就不十分强壮,雏都还没表示,荷取已经热得不行了。

    “我们大概还有多远?”我开始打起小算盘了。

    “到哪还有多远?玄武之泽还是雏的家里?”荷取反问我。

    “玄武之泽是什么地方?”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虽然好像有些印象。

    “玄武之泽不就是我住的地方吗。”荷取提醒。

    “好吧,哪边比较近?”

    “雏的家比较近,玄武之泽在更上面的位置。”

    “那就过来。”我背好雏,向荷取伸出手。

    “干嘛?”荷取刚一拉住我的手我就把她公主抱了起来,“诶??什么情况?”

    “当然是飞回去了。”我走出山洞就要起飞。

    “不行啊,妖怪山是禁止飞行的!”荷取急忙叫停。

    “禁飞,我怎么不知dào

    ?”我也纳闷了,我来妖怪山哪次不是飞进来的,也没人拦我啊。

    “哦,对,你没事……”荷取像是反应过来什么,在那自言自语。

    “你倒是说清楚啊,到底怎么了?”她明白了,我这还糊涂着呢。

    “妖怪山是禁止飞行的,但有两种人是例外,所以你不知dào

    。”荷取试图给我解释清楚,“第一种是天狗一族,可以飞行,还有就是……天狗拦不住的人,可以飞行。”

    “啥意思?”

    “你,八云紫,风见幽香,博丽灵梦什么的,你觉得什么样的天狗能拦住你们这样的……怪物。”

    “拦是能拦得住,拦住之后的事就不好说了。”我被拦了十有八九不会动手,不过风见幽香嘛……让我们先为妖怪山祈祷吧。

    “所以没人敢拦你,你才不知dào

    禁飞的事。”

    “那不就没问题了。”我一跺地,瞬间上天,“抓紧了!”

    “你早说啊!”荷取差点掉下去,急忙拉住我的脖子,应该说是颈部装甲。

    “风好大……”雏被飞行中的大风吹醒了,“诶,怎么上天了?”

    “上天多好,和月亮肩并肩。”荷取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