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再见灵鸠伊凛-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十四章 再见灵鸠伊凛

    我把雏送回了家,本打算再送荷取,可荷取却说自己可以回去,这我当时就不干了。

    “荷取,你真打算自己回去?”我咬牙切齿的问。

    “是啊,又不远,用不着飞回去吧。”荷取完全没搞清状况。

    “那我有个问题。”我摆出笑眯眯的表情。

    “什么问题?

    “你自己回去了……我今天晚上住哪啊?”我两手扯着荷取的脸,别说,成天泡在水里的妹子脸上的手感真不错。

    “我忘了你不住妖怪山了。”荷取在被我扯住脸的情况下还能吐字这么清楚,让我感到十分震精。

    荷取妥协了,我拎着她回到了玄武之泽,话说这地方还是叫河童重工比较习惯。

    一夜过去,什么都没发生,太遗憾了,〖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明明附近妹子成群结队。

    “嗝……吃的真饱……”早饭,我吃了两百多根黄瓜,差点没吃吐了,“我也该行动了。”

    “不再留一阵子了吗?”荷取试图挽留我。

    “不了,我感觉过一阵子会有大事发生,我得在那之前好好享shou

    生活。”其实我只是无聊,但谁不愿意装b装的帅点呢,更何况我也没胡说,夏天一到,确实要出大事了。

    告别了河童们,我又踏上了下山的旅途,至于为什么要下山,是因为我打算去找椛椛……别用那种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你们这群变态!你们脑子里都装的什么啊,以为我是去偷情的吗?……还点头?我只是打算让椛椛带我去找灵鸠伊凛……为什么你们的眼神更鄙夷了?靠!我不是对灵鸠伊凛有意思啊!

    我的运气不错,椛椛还在我上次遇到她的地方巡逻。

    “椛椛。”我叫了一声,但椛椛似乎没听见,“小笨狗!”

    “什么小笨狗!小笨狼啦!”椛椛下意识的反驳,“秦钺炀?”

    “能带我去找灵鸠伊凛吗?”我说明来意,“有些事情要跟她说一说。”

    “……你确定不是捣乱吗?”椛椛纠结中。

    “我就算是来捣乱的,除了灵鸠伊凛也没人拦得了我,所以,我觉得你带我过去最好。”妖怪山的天狗虽然势力庞大,但除了灵鸠伊凛,其他的我还真不在乎……其实还有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妖怪山老大,地位还在大天狗之上的天魔——日罗院儚,能位居能量等级ss-的大天狗灵鸠伊凛之上,其实力至少也和八云紫齐平,但好在这只不明生物常常失踪,就连天狗一族内部的人见过她的都不多,也只有灵鸠伊凛与她比较熟悉,甚至连幻想乡缘起上对于她的记载也只有寥寥几笔,除了知dào

    她的能力是操纵欲望,拥有连文文都望尘莫及的速度,平时喜欢吃喝玩乐,什么正事也不干之外,也没别的了。

    椛椛自然是知dào

    日罗院儚的存zài

    ,但比起那不靠谱的天魔,还是灵鸠伊凛比较好依靠:“好吧,跟我来,我带你过去。”

    就这样,我走在通向灵鸠伊凛的路上,椛椛依然那么古板,蠢萌的一b,她几次跟我斗嘴,却全都败下阵来,最后干脆扭过脸去不跟我说话,可自己又好奇心重,不自觉的就被我的自言自语吸引转回了头接茬,然后又是新一轮的口水战,如此循环往复,一直到见到灵鸠伊凛才停下。

    “别闹了,等在这,我进去通报。”椛椛让我等在门口,自己进了灵鸠伊凛的办公大厅。

    其实这大厅本来是属于天魔的,可谁让日罗院儚整天失踪呢(笑),灵鸠伊凛不得不撑下所有的担子,也算是挺倒霉了,我要是有这样的上司,肯定先调教了再说。

    “阿嚏!”八云紫在睡梦中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但却没醒。

    办公大厅内部。

    “灵鸠伊凛大人,有个人求见。”椛椛向灵鸠伊凛行礼。

    “哦,椛椛啊,先等等吧,没看见我正焦头烂额的吗。”灵鸠伊凛的桌子上堆满了文件,几乎把身躯较小的灵鸠伊凛埋了起来,而灵鸠伊凛此时正埋头苦干,高强度的工作让她连头上毛茸茸的耳朵都耷拉了下去。

    “呃……这个人可能没什么耐心……”椛椛想说又不敢说。

    “谁啊,这么难伺候?”灵鸠伊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是我。”久等久不来,我就自己进来了,“耐心从来都不是我的美德。”

    “又是你这个王八蛋……”灵鸠伊凛看见我就想起了上次我嘲笑她胖次的事情,红木剑都拿起来了,但又马上瘫回椅子上,“行了行了,有什么事直说吧,我今天没空陪你闹。”

    “怎么这么多事?”灵鸠伊凛桌上的文件看得我都有点反胃,“妖怪山地震了吗?”

    “比那还严重。”灵鸠伊凛叹了口气,让椛椛回去了,“以你跟文文的关系,我也不怕你知dào

    ,河童打算在妖怪山普及电力以及科技造物。”

    “那不挺好的吗。”妖怪不像人类一样会因为科技而盲目自负,妖怪山如果能普及电力会让妖怪山住民的生活方便不少。

    “是挺好的啊,可问题实施起来可没那么简单。”灵鸠伊凛揉着太阳穴,“要使用电力就得铺设线路,铺设线路总不能铺在地表吧,要铺就得挖开山石,建设地下管道,还要最大程度加固,不然不定哪天一个弹幕就白干二十年,你知dào

    这是什么工程量吗?脑仁疼啊……”

    “不止吧,还有别的问题吧。”我表示这点问题还不足以难倒天狗。

    “当然有,你知dào

    妖怪之山原来住的是什么东西吗?”灵鸠伊凛扭着脖子,发出咔咔的声音,看来是坐了很久了。

    “鬼族吧,我在幻想乡缘起里看过。”

    “没错,你知dào

    鬼族什么特性吗?”

    “知dào

    啊,怪力奇大,喜欢打架,喝酒没够,一身横肉。”鬼族的特性很简单就能概括,因为本来就是个没什么心机的种族。

    “就那么能折腾的鬼族,在妖怪之山住了这么久都没把妖怪山玩塌,妖怪之山的结构有多结实,是天狗和河童能搞定的吗?”灵鸠伊凛表示心有余而力不足,“天狗一族本就不擅长力量,更何况河童一族,即使借助她们的机械也是进展缓慢,而且入不敷出,才开工几天,已经报废了不少机械了,还有那么多人口的住宿,饮食,服装,安全保证……这些都得我来管,你说为什么事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