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灵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十七章 灵符

    我刚刚才生出低估了露米娅智商的想法,向我小跑过来的露米娅就踢到了一块石头上,眼看就要平地摔,幸好此时她已经离我很近,我很轻松的就接住了她。

    “小笨蛋,跑什么,差点扑街。”我抱着露米娅,揉着她的小脑袋。

    “露米娅才不是小笨蛋!露米娅是……咕……”露米娅的肚子传出响声打断了她自己的反驳,“露米娅……露米娅饿了……”

    “呃……”这下我也犯难了,我也刚从工地出来,身上什么吃的都没有,这就很尴尬了,幸好莉格露和小碎骨……好吧,米斯蒂娅帮我解了围。

    “久违了,秦先生。”莉格露看着露米娅,“露米娅,很失礼哦,先下来。”

    “诶?是……这样吗?”露米娅再次吐出自己的口癖,还是从我身上下来了。

    “贵安,秦先生。”米斯蒂娅也走了过来,“真难得能遇到您。”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其实……我是来找你们的。”我拍拍露米娅的头,“不过这小笨蛋又饿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

    系统提示,您加入了baka战队,获得称号秦钺9。

    再回到夜盲之道,天已经黑了,正是摆夜摊的好时候,我让西斯特姆停止观察,而米斯蒂娅则不知从哪推出了自己的小摊推车。

    “米思琪,快点,快点,露米娅饿了,要吃好吃的……”露米娅围着米斯蒂娅的小摊转着圈,我对于她是如何做到饿了还能跑的这么欢快很感兴趣,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她对小碎骨的称呼。

    “米思琪是……”

    “啊,那是以前最早的时候,9酱说我的名字太长,叫起来不方便,给我起的昵称,您也可以这么叫哦。”米斯蒂娅一边烧烤,一边解释给我听。

    “那就这么定了,米思琪。”我最擅长打蛇随棍上了,节操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嗨。”不过米思琪明显也不是客套。

    “呜……”露米娅突然不跑了,而是凑到我旁边。

    “怎么了,小笨蛋?”我抱起她,让她坐到我的膝盖上。

    “不是小笨蛋!”露米娅反驳了一声,声音又马上低了下去,“露米娅好饿……跑不动了。”

    “就算你这么说……还是先等等吧,烧烤应该挺快的吧。”我继xu

    使用摸头杀安抚露米娅,手却碰到了阻力。

    “好吧……”露米娅也知dào

    事不可为,垂着头坐在我膝盖上。

    我的手所碰到的正是露米娅头上的缎带,我突然想起来,上次在缎带上感受到奇妙的力量,我激活解析系统,果然,这缎带居然是一种灵符,而上面的灵力跟灵梦的很相似,但却又和灵梦的不同,灵梦的灵力中我能感受到符合少女的活泼感,虽然她本人都几乎没有这种表现,而这张灵符中的灵力,稳重,沉静,浩瀚,如同群星般照耀寰宇,灵力之强可能要把灵梦抽干才能相提并论。

    “露米娅,你头上的缎带是从哪来的?”没有可用的线索,我就只能问正主了。

    “露米娅不记得了,好像它一直就在我头上诶,露米娅也试过摘下来,但是解不开。”然而露米娅也完全没有线索提供,甚至连灵符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都不知dào

    。

    “我看看。”我试图把灵符解下来,而灵符如我想象中一样纹丝不动,但我却突然心里一悸,仿佛有什么坏事要发生了一样,我甚至有种感觉,这感觉毫无根据但却异常的强烈,如果我解下这灵符,可能露米娅就不会再是露米娅了,甚至我也会受到巨大的威胁,是我的第六感吗,还是说又是过去的碎片?幸好灵符里的灵力还很庞大,而且看起来在灵力耗尽前灵符是不能被解下来的,这让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去为那万一的几率做准bèi

    ,可我为什么会感觉到威胁呢,难道露米娅解下灵符之后会变得像风见幽香一样强dà

    吗?怎么可能呢。

    “解不下来吧。”刚刚不知dào

    跑到哪去的莉格露突然又钻出来,“我以前试的时候也是这样,完全解不开。”

    “你在试图解开这缎带的时候感觉到过什么吗?”我要知dào

    刚才的感觉到底是我自己的原因还是灵符的影响。

    “感觉?没什么感觉吧。”莉格露表示她那时没有任何感觉出现,“怎么了?”

    “哦,没什么,我……最近身体不太好,脑子有点毛病。”我随便找了个理由。

    “那您可得多休息,脑子有病可不是小事,最好找个大夫看看。”莉格露表示脑子有病是大事,得治。

    “我会去看看的,不过不是现在。”我不置可否的把话圆过去了。

    “八目鳗好了。”米思琪招呼我们过去。

    “好诶!”刚刚还无精打采的露米娅立kè

    像莱因哈特一样冲锋出去,差点撞在树上。

    “走吧。”我冲莉格露一摆手。

    露米娅进食中。

    “米思琪,我买分红的钱还够不够用度?”我喝着烧酒就着辣条,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幻想乡里也有辣条。

    “还有很多哦,您不用担心的。”米思琪很高兴的样子,“因为有钱打广告的关系,最近的生意好了不少,已经有纯利润入账了。”

    “厉害。”我感慨万千,不禁想到了幻想乡鬼族四天王的第五人,穷鬼王博丽灵梦。灵梦要有这种能耐,还用得着过成这样?沦落到一直靠我接济?诶,这是不是意味着灵梦的智商比kaba战队还要低?哈哈,那个穷鬼。

    博丽神社。

    “阿嚏!”正咬着仙贝和魔理沙闲聊的灵梦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嘴里的仙贝碎渣喷了魔理沙一脸。

    “灵梦!”魔理沙手忙脚乱的擦脸,又努力把衣服上的碎渣拍掉,“你打喷嚏提前说一声啊!”

    “不是我想打!吸吸……”灵梦吸着鼻子,“刚才绝对有人在骂我!我能感觉得到!”

    “我管你啊!”魔理沙起身往门外就走,“灵梦,盆借我用用,被人喷了口水在脸上不洗干净要长麻子的!”

    “啊,你随意吧。”灵梦拿着纸巾擦着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