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诡异的红魔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零五章 诡异的红魔馆

    确定四下无人,文文勉强腾空而起,向着目标的窗户飞去,但是,很快文文就发现了不对,自己不管怎么飞都无法靠近墙壁。

    “咳咳咳……”文文的体力已经严重下降了,“怎么会这样……疾風「風神少女」!”文文勉强发动了一次符卡,终于够到了窗户,然而,当她把窗户推开并走进去之后,突然一脚踩空,然后发现自己又掉到了红魔馆大门前,原本就受了伤的身体再次一摔,让文文不由自主的痛哼了一声,“呃……”

    “啊?”正打着瞌睡,鼻子上冒着大大的气泡的红美铃被一下子吵醒了,看着面前抽搐中的文文摇了摇头,“哈?你还在啊……赶快回家吧,躺两天会好一点。”

    文文再次移动到死角,但这次她已经完全没有使用符卡的力气了,努力了一个上午都没能第二次碰到窗户,最后才回来的。

    回忆结束。

    “就是这样,很奇怪,要不是我什么都没感觉到我一定会认为是八云紫在折腾我。”文文表现得很无奈,你见过怎么走都到不了的房子吗?

    “这真有意思,文文小姐,或者我应该把这句话翻译成真**有趣?”西斯特姆又冒了出来,说实话,西斯特姆勤学好问这点我是很欣慰的,但请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跑出来犯傻,这会暴露你的智商捉急,而且还会暴露你主人的智商捉急,你爸的智商捉急并且你妈的智商也捉急,最关键的是,无论是你主人,你爸还是你妈,都特么是我!

    “一边去西斯特姆,现在不是陪你搞怪的时候。”我和文文回到屋里,我让文文躺在床上休息,我则打算去人之里,在铃仙那里拿些跌打药回来,至于我的医疗舱,那东西对于外出血的伤口和骨折的效果非常好,但对于皮下出血则几乎无用,因为那最早是为我一个人设计的,而我的身体完全不会在乎瘀伤或是其他什么内出血的伤痕,“我去给你拿点药来,你好好待着,取材的事就先放放,之后我会替你去红魔馆看看的。”

    “……好吧。”取材是很重要,但终究没有命重要,我想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一点,文文自然也不例外。

    “西斯特姆,如果文文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让你连续看四十遍《外太空九号计划》,你明白了没有!”我向西斯特姆发出警告。(注:《外太空九号计划》可能是世界上最烂的电影没有之一,即使看上十分钟都是人间酷刑,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作死,我就不再占用更多的字数了,虽然章节是免费的。)

    “我向您保证,sir,我保证文文小姐三不长两不短!”西斯特姆吓得连人话都不会说了,毕竟她也深知这强悍酷刑的威力。

    “走了。”我套上流亡者零式改,上天了。

    人之里,永琳制药。

    “铃仙。”我推门进来。

    “秦大人,好久不见。”铃仙迎过来。

    “的确好久不见了,有跌打药吗,专治瘀伤的那种。”我揉着铃仙的小脑袋(铃仙并不小,不过比起我的脑袋来她那真的只是小脑袋。)。

    “有啊,您又什么地方出毛病了?”铃仙上下打量着我。

    “不是我,是文文被人打了,在我去报仇之前,得先帮她把伤势稳定了。”我示意自己没毛病,就是有也是脑子里的毛病。

    “谁干的?”铃仙一边在柜子里拿药,一边打听,“给,这种是最好用的了,抹匀了就行了。”

    “红魔馆,文文去取材,结果发现了些不对,我打算一会我自己也去一趟,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我把药接过来,放进亚空间弹匣包,“成了,我先回去了。”

    “您慢走。”铃仙送我出了屋门。

    我刚飞了没多久,就看到地上慧音在和人说着些什么,还隐约的听到了我的名字,我马上降落。

    “慧音,我好像听见我的名字了,有什么事吗?”我凑上前去。

    “秦钺炀,你来的正好,加岛大叔发现了奇怪的事,也许是你想要的。”慧音向旁边一让。

    “什么事?”异变将近,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成为线索。

    “也说不上奇怪。”和慧音说话的正是在人之里卖拉面的加岛大叔,“昨天晚上,红魔馆的女仆长来过人之里,还向我打听了关于你的消息。”

    “红魔馆……你确定?”红魔馆的异常以及红魔馆女仆长居然在探听我的情报,但一发生也许没什么,但一起发生就绝不可能是巧合。

    “我绝对确定,她以前在人之里买过血,很多人都知道她。”加岛大叔表示他敢用他的脑袋担保。

    “这就有意思了,这下有的玩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红魔馆有重大嫌疑,但我还没有确实的证据,看来我去红魔馆不能只是报个仇了,“这的确有用,还有什么吗?”

    “还有就是不止我发现的问题了。”加岛大叔指指天上,“最近总感觉天空有些红,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可我老婆还有街坊邻居都这么说,不过要非要让我说,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红的又不是特别厉害,感觉就像是天上起雾了一样,只不过是红色的。”

    “我也发现了。”慧音也发现了天色的变化,“不过除了发红了一点之外天空没有任何异常,而且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报告。”

    “……这是有联系的,一定是有联系的,同一时期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毫无联系,啧啧……好吧,这个你拿着。”我给了慧音一个微型信号终端,“如果终端显示绿灯,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如果是黄灯,你就得让自警队注意一下,如果红灯亮了,不要有任何犹豫,立刻让人之里所有人回家,因为要翻天了。”

    “我记住了。”慧音收起了信号终端。

    “那就这样,我再去调查一下。”我合上面甲,“加岛大叔,谢谢你的情报。”

    “没什么,应该的,你也小心。”加岛大叔朝我敬了个军礼,不愧是曾经的矮达驾驶员,那似乎也是一种ms吧。

    “撒。”我回了一礼,同时向慧音点了点头,回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