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喜大普奔,疑惑满腹-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十八章 喜大普奔,疑惑满腹

    “莉格露,介yi

    我问些问题吗?”并不知dào

    博丽神社出了什么好笑的事的我结束了关于金钱的问题,我打算谈点其他的。

    “什么问题啊?”莉格露咬着考好的八目鳗,吐字不清。

    “我在幻想乡缘起中看过关于你们虫族的情报,那个时候虫族的强盛是连天狗一族都比不了的,为什么现在衰落成这样?”虫族曾经是最强dà

    的妖怪族群之一,而首领虫姬的实力甚至不下于八意永琳那个高度,但却莫名其妙的衰败,到这一代甚至只剩下虫姬莉格露,而莉格露的力量也与过去的虫姬完全不符。

    “虫族也有不少人参加了对月面的进攻,都死伤殆尽了……说是这么说,但这只是对外的说法罢了。”莉格露沉默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不能讲出来的,“实ji

    上,虫族的衰败早有预言,作为本体是虫的妖怪,弱点要比别的妖怪高太多,你把杀虫剂喷到狼妖怪的身上,不会有任何作用,但喷到虫妖怪的身上,问题就很大了。”

    “所以当人类对于防治虫的能力越来越强,虫族的数量就越来越少了?”也许这样能解释虫族的没落,但却解释*{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不了另一个问题,“那我的问题就更大了,虫族的数量减少是没错的,但你,虫姬,你的力量为什么如此之弱?外界的原因不足以把你削弱到如此程度。”

    “这我就不知dào

    了,我上一任的虫姬也有大妖怪的实力,但不知dào

    为什么,我的力量却一直增长缓慢,到现在几乎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莉格露并非没为自己的力量苦恼过,但却苦于没有结果。

    “这种异常可不会自然形成,更何况,当我的解析系统看到你的时候,我能在你身上看到一股很奇怪的东西,它们似乎在限制你的成长。”我觉得莉格露完全不知dào

    这点。

    “什么东西,在哪?”莉格露在自己身上找来找去,“我什么也没感觉到啊。”

    “我的确能看到什么东西,但却不能指出它们是什么,它们在哪,那比起实物,更像是一种……概念。”说是这么说,但我甚至怀疑是有人以概念之力禁锢了莉格露的未来,“很遗憾现在的我解决不了这些东西。”

    “算了,如果真是有人人为的限制我,那一定是有理由的,那样他迟早会出现的。”莉格露也对自己的弱小研究了很久,如果看不开根本无法像现在这样逍遥的过日子,“重振虫族什么的,早就放qi

    不干了。”

    “活在当下,哈?”我举起酒杯,“敬你的。”

    “谢谢。”莉格露拿起自己的杯子和我的碰了一下。

    “嘛,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我起身穿上流亡者零式改,今晚要回家睡觉,“你们继xu

    吧,撒。”

    “嗯,再见。”莉格露又端起杯子向我示意了一下。

    “大哥哥再见。”一直埋头苦啃的露米娅抬起头摆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您慢走。”米思琪还在努力的供应露米娅的伙食,只抬头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得不低下头继xu

    烧烤了,真是难为她了。

    我刚往流亡者工厂的方向走了没一会儿,就遇上了迎面走来的两人,妹红搂着慧音肩膀,一副纯爷们的样子,而慧音则靠在妹红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我下意识的想到在月圆之夜两人的姿势会换回来,一时没忍住‘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

    “谁?嗨……秦钺炀啊……”妹红听见笑声一愣,然后才看见是我,“刚喝完?”

    “是啊,看出来了?”我擦擦嘴,“不过没想到啊,你们两个真的好上了?”

    “当然了,羡慕吧。”慧音似乎有点害羞,要从妹红肩膀上起来,但被妹红拦住了。

    “妹红,这样是不是……”慧音还试图挣扎。

    “没事,他才不会出去乱说呢。”妹红表示我很可信,“怎么样,到底羡慕不羡慕?”

    “我羡慕个屁。”我对这种无聊的问题嗤之以鼻。

    “哦,对了,……你有两个呢……”妹红本想嘲笑我,却被实ji

    状况反杀,感到很不爽。

    “行了,赶快去吧,正好开门没多久,最近听说生意不错,晚了可能挨不上位置了。”我提醒妹红陪女朋友喝酒比跟基友斗嘴更重yào

    。

    “得,我们先走了。”妹红也反应过来,搂着慧音走了。

    我继xu

    往前,与一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碰到了她的肩膀。

    “呃,抱歉。”我停下来道歉,被流亡者零式改的外装甲撞到可是很疼的。

    “不,没什么,不用在意。”被我撞到的人长着一对毛茸茸的狼耳朵,穿着长裙,尾巴从裙子的下摆之下露出来,她看起来完全没感到疼痛,向我回应了一声就继xu

    走了。

    “没见过的妖怪……狼妖吗?”不知为何,我下意识的想到了迷途竹林中不时传出的狼嚎声,会是巧合吗?

    思考着这样无聊的问题,我继xu

    往家赶,结果又与一个人撞在一起,这次可不是碰肩膀了,是实打实的把人撞飞了出去,看起来相当严重的样子,怎么个严重法呢,她的头都被我撞飞了。

    诶?头撞飞了?

    “对不起,没事吧,你的头都飞出去了。”我把地上的无头身体扶起来。

    “啊,没事没事,经常这样的。”飞出去的脑袋在地上说着话,而无头的身体则走过去把脑袋捡起来重新放在脖子上。

    “你的脑袋跟身体是分离的?吓死我了刚才。”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也是个妖怪,而且能力应该就是让头飞出去或是什么的,跟刚才的狼妖怪一样没在幻想乡缘起中记录,让我一时认不出来。

    “啊,辘轳首就是这样,习惯就好,以前也总有人被我这样吓到。”她摆正了头,“我还赶时间,先走了。”

    “哦,哦。”我应了两声,看着她走远了,“辘轳首……有这种妖怪吗?”

    抱着一肚子疑惑,我回到了流亡者工厂,打算有机会去和阿求研究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