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心理疾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十九章 心理疾病

    “文文,我回来了。”我进屋后喊了一声,“来陪我一起洗个澡吧。”

    “那你还真是不走运。”文文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我刚洗完。”

    “那就算了。”我装作放qi

    ,然后突然用拳击型光束剑削掉了浴巾。

    “早知dào

    你会这么干了。”结果文文的浴巾里居然穿着泳衣。邪教!邪教!浴巾里穿泳衣什么的绝对是邪教!

    “唉。”我的反杀计划失败,解除了武装走进浴室,开始思考人生。

    “为什么文文老是能猜到我要做什么呢?”我往头上揉着洗发水,思考着关于我下半生幸福的问题,“是我的动作太明显了吗?还是说我的想法太直接了?”

    我很快就没法再想了,因为我感觉一阵头皮发凉,仔细一看,我把超级薄荷沐浴露当成洗发水弄到头上了。

    “哇哦,好凉〖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好凉。”我把头放到热水下冲洗,不过薄荷效果可不是一时半会能消下去的,不信,你用风油精撸一发试试?

    狼狈的洗完了澡,出来看见文文正坐在床边发呆。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用力的擦着头发,因为很不喜欢用吹风机。

    “我在想,为什么你老是用那种老掉牙的调戏手段呢?只要是熟悉你的人,基本上都知dào

    你会怎么做了吧。”文文转过头来盯着我的脸,“还是说正因为如此你才用这种老掉牙的手段?你在抗拒和其他人过分亲密?为什么?”

    “你想多了,我只是没什么创造力而已。”我表示自己只是一条咸鱼而已。

    “你没有创造力?你是把我当成琪露诺了吗?”文文站起来凑到我眼前,“你说要追我和铃仙,但你自己又下意识的和我们保持距离,知dào

    吗,其实问题出在你,因为我不知dào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但以你的性格和条件一百多年没有女朋友太不正常了,这只能证明你自己有问题,也许你自己都没察觉到,但你似乎在刻意回避什么,当然,这也只能你自己解决。”

    “我……我不知dào

    ……”文文说的问题是我前所未想的,“我不明白你说的是……”

    “我不会被你的假象迷惑。”文文拍拍我的肩膀,“但是铃仙会,她太单纯,而且崇拜你,所以,在你真的犯下错误之前,你必须先解决自己的问题,那对所有人都好。”

    “如果你说的问题确实存zài

    ,而我又能找到的话……”说实话我并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但文文搞了上千年大新闻,敏锐度绝不一般,她说有问题,那十有八九只是我没察觉到,“不过我一百多年都没察觉到,现在就算想找,恐怕也很难……”

    “算了,你先好好休息吧,今天床归你了。”文文把我推回床上,“我还要排版出报纸。”

    我的确是很疲惫了,毕竟连续几天的工程作业,我很快就不知所以了,所以我并不知dào

    ,在我睡着之后,文文在床边盯了我很久。

    第二天一早,文文就不见了,我也因为昨晚的对话而有些头痛,是真的头痛,不知为何我那视痛苦于无物的身体对头痛没有丝毫的承shou力,我赶紧拿出上次永琳给我的止痛剂药片,拧开盖子往嘴里倒了不少嚼着,很快,疼痛就减轻了,该说永琳出品必属精品吗?虽说止痛剂不是用来嚼的,不过自从我在别的星球上认识了一个恶灵骑士之后,他那嚼吗啡药片的习惯就被我学了个十成十,虽然我觉得他只是因为没有水才直接嚼,不过很帅不是吗。

    减轻了头痛,我决定先去一趟博丽神社,跟灵梦打听打听关于露米娅头上灵符缎带的问题。

    此时,寺子屋。

    “慧音,我送报纸来了。”文文拿着报纸在寺子屋里降落,此时正是下课时间,她坐下鞋子走进屋里。

    “啊,文文。”慧音接过报纸,“怎么心事重重的?出什么事了么?”

    “慧音,你对人的睡姿有没有研究,关于心理方面的?”文文看看周围,确定再无第三个人,开口。

    “还好,虽然我没有专门研究过,但这些年也遇上过不少问这种问题的人,一来二去的还算了解。”慧音老湿表示自己能罩得住。

    “那,这种姿势,代表什么心理?”文文躺在榻榻米上,摆出一个姿势,跟我昨天晚上的睡姿几乎一样。

    “这种……我想想……”慧音思考了一阵,“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恐惧,极度的警惕并缺乏安全感,这种很少见啊,现在已经没什么人会有这种极端心理了,你认识这种人?”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文文从地上爬起来,“秦钺炀,昨晚就是这种睡法。”

    “他?不可能。”慧音摆着手笑道,“你一定是在开玩笑,他连幽香都敢打,他会恐惧?”

    “所以他平时表现不出来。”文文却难得的很正经,“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潜意识中的恐惧才会浮现出来,影响他的睡姿。”

    “按你的说法,他的恐惧应该不是产生在现在,而是久远之前的影响。”慧音开始假设,“是他在过去一百年里发生了什么吗?”

    “应该不是,如果他有记忆,那他自己应该知dào

    ,可现实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文文托着下巴,“这表示,恐惧的产生可能会追溯到他失忆之前,甚至可能正是他失忆的原因。”

    “的确,失忆常常是因为肉体或精神遭受了巨大打击导致的,而这种一百多年都没恢复的情况,可能是二者同时受到打击导致的。”慧音虽然并不精通医学,但俗话说得好,活得久了,自然见多识广。

    “不过那就没办法调查了,除非他恢复记忆,或是有在一百多年以前就认识他的人出现。”文文显得很沮丧,这完全是个死循环。

    “不过说起来,你怎么想起观察他的睡相的?”

    “因为他心里在下意识的和我保持距离,尽管他自己都没发xiàn

    。”文文讲出事情的始末,“我必须帮他解决这问题,不然可能会出大事。”

    “你做的没错,这样的确会出事,感情债一旦负了,就不是那么好还的了。”慧音表示支持文文的行动,“可从哪入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