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灵梦之死(大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十章 灵梦之死(大雾)

    “我也没什么主意,只能先紧盯着他点了,别人他自己没那个意思,暂时还无所谓,可铃仙那边很容易被他伤到的。”文文表示只能暂时防御。

    “我说,你这算不算帮自己的内定老公泡妹子?”慧音突然转移了话题。

    “诶?啊……好像……好像是诶……”文文突然不知dào

    自己应不应该继xu

    了,“嘛……不过铃仙是个好人,所以无所谓了,何况他们两个先认识的。”

    “本来我还在想妹红是个榆木脑袋,没想到秦钺炀的问题比妹红严重多了,我该表示庆幸吗?”慧音表示妹红虽然迟钝了点,但心理……算是没有问题吧,不算上遇上辉夜的时候的话。

    “你应该庆幸秦钺炀来幻想乡最先认识的人就是妹红,把她带的开窍了点,你们两个才能成。”文文穿好鞋,飞走了,“我还要工作,先走了。”

    “慢走。”慧音目送文文离开,然后拉响了上课铃(原来是手动的吗?也对,人之里没通电)。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nbsp;而此时,我已经到达了博丽神社。

    “灵梦,我又不请自来了……诶,黑白也在啊。”我是没想到魔理沙也在。

    “哦,自己找地方坐吧。”灵梦对于我的到来已经见怪不怪了,就像对魔理沙一样。

    “不要叫我黑白,小哥,会让我变得不幸的。”魔理沙则对于我的称呼很不满,“我才不要当不幸的黑白呢。”

    【我觉得只要你不换衣服,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称号了,这不是你改个名字就能解决的。】虽然很想这么说,但为了避免麻烦我还是忍住了。

    “啊,今天又有什么事啊,又要给钱了,那样我就要准bèi

    点好东西了。”灵梦几乎没给我回答的机会就自顾自的站了起来。

    “给你点也不是不行。”我并不在乎钱,所以如果我能得到想要的答案我再给她一些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还是先坐下,我有事情问你。”

    “我有必要回避吗?”魔理沙问了一句,自己又马上接上,“我觉得不用吧。”

    “啊,你也凑活着听着吧。”魔理沙也许也能提供点什么情报,虽然被称为不幸的黑白,但魔理沙的真实幸运值却出奇的高,不信,有种你也给我往地上随便一挖就挖出个三神器什么的来,“知dào

    露米娅嘛。”

    “啊,那个笨蛋啊,知dào

    。”灵梦明显知dào

    露米娅的存zài

    。

    “露米娅??哦……是不是那个能控zhi

    黑暗但是老自己撞树的?”魔理沙也想起来了。

    “没错,就是那个。”灵梦用看人渣的表情看着我,“怎么,终于不满足于文文和铃仙,打算向幼女下手了?”

    “你特么把老子当变态了!”我最讨厌有人把我当成变态,我是绅士,绅士!就像……就像……嗯,就像樱井智树那样!

    “我只是觉得那样不太合理,事实上,你还不如对我下手。”灵梦却并没有那个意思,反而语出惊人。

    “灵梦,你又发烧了?”魔理沙摸摸灵梦的额头,“没事啊……”

    “你有什么阴谋?”我才不信灵梦会那么好心。

    “阴谋谈不上,不过你娶了我之后我就可以随意的花你的钱了,到时候整个神社都能翻新,不,是推倒重建!我要纯金的,纯金的鸟居,还有纯金的,纯金的屋顶!”灵梦的眼里都冒出了小星星。

    “那……灵梦,我问你。”魔理沙指着我的脸,“小哥娶了你之后,你会和他接吻吗?”

    “哈?那怎么可能呢!”灵梦斩钉截铁地回答。

    “谢谢,魔理沙。”我站起来,向魔理沙道谢。

    “不用客气,我也是打算验证一下。”魔理沙也站了起来,只有还沉醉于妄想之中的灵梦还没回过神。

    然后,我和魔理沙合力把灵梦抬到了院子里,我拿起铲子开始挖坑,魔理沙则往灵梦身上绑绳子。

    “诶,你们在干什么?”灵梦终于回过了神,“你们要干嘛?”

    “你这种人还是埋了吧。”魔理沙压住灵梦不让她挣开绳子,“留在世上害人害己啊。”

    魔理沙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脸皮又厚,还不是东西,但好歹还有人类的思维,做错事还会脸红,反观灵梦,她一看到钱就连三观都不正,已经******了。

    “行了,魔理沙,抬进来吧。”我挖好了坑,大小正合适。

    “哦。”魔理沙把捆好的灵梦卷抬进坑里,我则开始往坑里铲土。

    “尘归尘,土归土,终究要走,愿你那******的三观随你的逝去而消失,阿门。”我把土填平,用铲子拍实了,和魔理沙一起默默地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默哀,正好我和魔理沙的衣服都是黑色为主,葬礼进行的很完美。

    “不用立个碑什么的吗?”魔理沙擦了擦不存zài

    的泪珠,“或者放点花什么的。”

    “不用了,如果她还活着也不会同意我们浪费资源的。”我解除武装,扔下几颗桃核,又顺手开始解裤子,“把这些桃核扔在这里,再浇点尿上去,明年就会开出花来的。”

    “那你开始吧。”魔理沙背过身子,我则作势要拉开最后防线。

    “开始你妹啊!”灵梦像拍地道战一样从地下冲出来,一拳打向我的小伙伴,不过由于距离限制,被我往后面一退就闪开了。

    “看看,这祸害还要再出来,就不能好好圆润的去死嘛。”我立kè

    穿回流亡者零式改,魔理沙也骑上了扫把,举起了八卦炉。

    “你们,两个,贱人!”灵梦的全身都冒出了黑气,这让我们感觉很不妙。

    “喂,小哥,怎么办,灵梦好像真的生气了。”魔理沙悄悄地凑过来,在我耳边嘟囔。

    “放心,看法宝!”我突然扔出一块金砖,本来还七窍生烟的灵梦瞬间丢下我们捡金砖去了,“看见没有,世界上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只能证明你的钱不够多。”

    “哦……”魔理沙鼓着掌,一脸佩服的样子。

    “哼,暂时放过你们了。”捡回金砖的灵梦终于不再冒黑气了,“不过你有什么问题快问,别在磨磨唧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