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阿求与幻想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十二章 阿求与幻想乡

    “八云紫,又是八云紫。”我在天上漫无目的的飞着,“为什么不管我想调查什么最后都会牵扯到八云紫!”

    “sir,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八云紫秘密太多而且心机似海,您选择与她合zuo

    是在与虎谋皮,如果她出现什么变故,您可能死不瞑目。”西斯特姆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八云紫。

    “我自然知dào

    ,我们只是各取所需,如果有一天她背叛我,我不会感到任何值得惊讶的地方,但如果她真心决裂,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也不会去完全信任八云紫,但只要她不先动手,我就不会反制,算是我难得的一点良心吧。

    “了解了,sir,现在去哪?”

    “帮我做去稗田邸的路线,我要去问问妖怪的问题。”露米娅的事情没能解决,我还是先去向阿求搞清楚为什么幻想乡缘起中有妖怪没有进行记录的问题。

    “了解,正在前往,稗田邸,准bèi

    进攻,选择你的英雄。”

    &〖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nbsp;“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有些机械波刚刚被干扰了,似乎是外界的什么东西导致的,已经修复了。”

    博丽神社到稗田邸,对我来说如同近在咫尺一般,要不是我向别的方向飞了一段,这会儿早就到了,不过我从没想过,我会在友好访问中直接被人糊脸。

    “砰砰砰砰……”我刚刚到达稗田邸上空,就受到了攻击,子弹打在流亡者零式改的外装甲和面甲上,溅出不少火花。

    “sir,侦测到5.56x45nato弹药袭击。”

    “啊,我也侦测到了。”这不是废话吗,子弹都呼到我脸上了,还用得着你提醒?

    “啊,不小心打中了。”阿求把手里的fn米尼米机枪藏到身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阿求桑……你就是这么欢迎客人的?”虽然这种实弹武器完全伤不到流亡者零式改,但除了圣人,任谁突然被子弹糊脸都会很不爽,不巧,我偏偏是个俗人,所以我不是很不爽,而是非常不爽。

    “呃……事实上……是你自己凑进我的射击范围去的,那是你自己脑子的问题,不是我的错。”阿求依然是一副水手服的打扮,水手服与机关枪,啧啧,阿求这品味也太那啥了点。

    “好了,没空跟你扯犊子,我有事问你,是关于幻想乡缘起的。”我决定严肃一点,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了,俗话怎么说来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吧,十年呢,阿求,你给我慢慢等着啊。

    “来这边。”阿求也换上了严肃的表情,把枪扔到了一边,带我回到了地下书库,我们首次会晤的地方。

    “老待在这种充满霉味的地方,对你的身体不好,我检测到你的体质更差了。”比起妖怪的问题,还是眼前的问题更重yào

    ,虽然我知dào

    自己说了也没什么用,但不提出来总感觉心里不安,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真的关心某个人,而只是因为如果不去关心,我们自己会心里感到不安而已,换句话说只是一种自我安慰。

    “我已经习惯了,在怎么改变,身体也不会变好,何况我还能再撑几年,也许在那之前我能想通呢,你不就能救我了吗。”阿求说是这么说,但我一点也没感觉到她有想通的意思。

    “如果你一直想不通呢?”我真的无法理解还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yào

    的。

    “那也许下一代的我会想通吧。”但阿求一直觉得有,这就是我无法认同她的地方,“好了,别再说我了,你有什么要问的?”

    “好吧,你好自为之。”她不想再提,我说多了也没意思,还是言归正传,“我前两天遇上一个妖怪,她的头可以掉下来,她自称是辘轳首,但我没在幻想乡缘起中看到过相关记载啊。”

    “啊,这个啊,事实上,她现在已经有记载了,不过那是在你那次来看完幻想乡缘起之后才加进去的。”阿求表示这只是错过了,并不是错误或是事故。

    “是新出现的妖怪?”只有前所未见的妖怪,才有可能最近才加入幻想乡缘起的记录中。

    “嗯,确实是最近才出现的,有时候会在人之里出没,她的外形跟人类无异,脖子上的切割线又被她自己用领子遮得很严实,因此一直也没引起注意。”阿求表示这锅我不背。

    “那你们是怎么发xiàn

    的。”按阿求的说法,她应该不会被发xiàn

    才对。

    “那是因为有一次她闲着无聊在我家门口玩倒立,结果头掉下来了,正好当时我在院子里……”

    “又是对天狂撸是吧。”我完全都能想象到当时的情景。

    “唉……压力大啊,码字辛苦。”阿求表示码字狗伤不起。

    “不过就这么让她继xu

    在人之里行动,没问题吗?”我在人之里的朋友很多,我不希望人之里出问题。

    “她是个自制力很强并且守规则的妖怪,虽然有点孤僻,不过总体上是个好人……妖怪?”阿求愿意以姓名(这里不是错字)担保。

    “哦,那就行,对了,她叫什么?”既然阿求都觉得没有威胁,我也认可,但我还尚未知dào

    她的名字。

    “原来你不知dào

    啊。”阿求却奇怪我怎么会问名字。

    “我们也只是一面之缘。”事实上连一面之缘都算不上,我只是把她的头撞掉了而已,连脸都没记太清楚,只记得以她的身躯而言,胸挺大的。

    “好吧,她自称叫赤蛮奇,当然,是真是假我就不知dào

    了。”阿求表示自己没有读心能力,不能分辨榛名假名(笑)。

    “还有一个问题,在我遇到辘轳首赤蛮奇之前,我还遇上了一只……应该是狼妖,幻想乡缘起中同样没有描述。”

    “这……我倒是不知dào

    了。”这次,阿求也没能给我答案,“能详细说说吗?”

    “当然,那天我本来刚从米斯蒂娅的八目鳗烧烤那里出来,往迷途竹林的方向走的时候,就碰到了这只狼妖,她当时似乎正要往米斯蒂娅的方向走。”我开始描述那天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