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迷途竹林之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十三章 迷途竹林之主

    “她长什么样子?”阿求也很想知dào

    这个一直没被记录的妖怪是何方神圣,“有什么特征吗?”

    “她穿着长裙和长袖,这么热的天气还穿得这么严实,我觉得不太寻常,还有,她长着毛茸茸的狼耳朵和狼尾巴,身高和赤蛮奇差不多。”我尽量把我能记住的表达出来。

    “光凭这些根本没办法定位,还有别的特征吗。”可这些特征太普通了,即使是阿求也很难以此来找到正主。

    “我想想我想想!”我咣咣的敲着头盔,“对了,有一个!”

    “是什么?”

    “欧派超级大!”没错,虽然当时只是惊鸿一瞥,但那强dà

    的上围依然给了我很大的冲击,至少比文文和铃仙的都大,而灵梦根本没法比……诶,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无所谓了,那个穷鬼,连欧派都穷的一逼,哈哈哈哈。

    博丽神社的灵梦再次打了个喷嚏。

    &nbs*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p;“……”阿求用豆豆眼看着我,“节操呢?”

    “吃了。”

    “这特征有什么用?你知dào

    幻想乡有多少欧派超级大嘛?”阿求身为记录者,对于这点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你信不信我把她们的名字都说出来你这一章都不用再写别的东西了?”

    “那我能怎么办?我也想不起来了啊。”那种行为我肯定不干,不过我也实在想不起来了啊,我跟那狼小妞见面的时间比跟赤蛮奇的还要短,我能记住什么啊。

    “你不是很擅长推断吗?有什么你的推断说出来也行啊。”阿求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毕竟严格来说推断是不能作为验证记录的条件的。

    “推断倒是有,你也知dào

    我住在迷途竹林,我曾经在家里听到过有狼嚎声从更深处的竹林里传出来,不是我认识的人发出来的,所以上次碰到那欧派超级大的狼小妞的时候,我还想过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我那时就有这种想法了,不过之前为了不影响阿求的判断,我并没往外说,“还有,其实我一点也不擅长推断。”

    “迷途竹林……吗……明白了,那么我现在就派遣特殊侦察部队军官,特工76前去侦察。”阿求又在说我听不懂的话了。

    “等会儿,咱这什么时候有特殊侦察部队了?”我不记得幻想乡里有这么时髦的部队。

    “还没成立呢……呃,不是,现在就一个人。”阿求改口的很快,但我似乎已经听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东西。

    “那好,你来告su

    我,你所谓的特工76在哪呢?”我不想嘲笑阿求但这实在太过无稽之谈。

    “不就在这吗?”阿求居然指着我,什么鬼!

    “啥?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合着她所说的特工76就是我,真是英取斯汀,我怎么从来不知dào

    自己当特工了。

    “是啊,我现在就任命你为特殊侦察部队队长,好了,特工76,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阿求摆出一副指挥官的姿态。

    “问题大了好吧!这种调查你不应该自己去吗?”如果历代的御阿礼之子都是这幅足不出户的德行,我想我就能理解为什么幻想乡缘起至今都没记载全。

    “以我的身躯而言,进了迷途竹林就出不来了。”阿求也是无奈,御阿礼之子天生体质就很差,即使她想动,也走不出太远。

    “我可以拜托妹红照顾你。”迷途竹林的事妹红才是正主,别忘了在我来的时候她已经住了很久了。

    “妹红也没去过迷途竹林最深处,不然如果她有发xiàn

    过妖怪一定会来告su

    我。”但阿求又给我泼了一盆冷水,说的也是,如果妹红去过那么深的地方,那里的妖怪应该早就被确定了。

    “说得好像我就去过一样,我进去不也出不来了吗?”这才是我不愿意去的原因,我的生化计算机中只有迷途竹林外围的地形图,进了迷途竹林深处我也出不来,除非把整片竹林炸了。

    “原来你不是万能认路啊。”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原来一直以为我是土灵珠吗?

    “难道你以为我是土灵珠吗?”没错,因为是在太有槽点了,我把这句话问出来了。

    “你要是想当我也无所谓,不过你也不认路,这我就得想想了。”阿求开始思考别的办法。

    “永远亭的人怎么样,比如八意永琳?”迷途竹林又不是只有我和妹红两户住家,永远亭的人没准去过呢。

    “八意永琳不喜欢节外生枝,本身实力又强,她才不会在乎竹林深处有什么东西,所以她应该也没去过。”

    “辉夜呢?”我问完这句话就后悔了,我这是脑子有病还是嘴有病了啊,问这种问题。

    “辉夜?你是脑子有病了还是嘴有病了,问这种问题。”我的一时脑抽果然被阿求吐槽了,“辉夜出过门吗?”

    “那就没办法了。”虽然还剩下铃仙和因幡帝,但是铃仙没有永琳的命令也是不可能去过的,至于因幡帝……呵呵。

    “不一定,你可以去找因幡帝试试。”我才刚刚把因幡帝排除,阿求又把她拉回来了。

    “你确定?”我实在无法想象那只蠢兔子能在这件事上帮上什么忙,她不捣乱我就烧高香了。

    “其实你小看她了,在八意永琳和蓬莱山辉夜到来之前,因幡帝是迷途竹林真zhèng

    的主人,如果说世界上谁对迷途竹林最为熟悉,那只有可能是她。”正所谓山外青山楼外青楼,能人背后有人弄,阿求试图让我明白人不可貌相,兔子不可不防。

    “别的我不知dào

    ,但她确实是迷途竹林里唯一一个敢喊八意永琳为八亿老太婆的人,当然,后来多了我。”回想起因幡帝这么弱鸡,却又敢这么喊而不被咔嚓掉,让我不由得信了几分,“而且以她的性格,即使知dào

    那里有妖怪,也不会主动说出来。”

    “所以我的意见是,你现在去永远亭找因幡帝问清楚,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会去问问的,不过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那兔子可跟我不怎么对眼,而且,也没人管得住她。”我提前警告阿求可能一无所获。

    “没收获就回归日常,有收获就是意wài

    之喜,我有什么看不开的。”阿求的心态如同老人一样祥和平静,但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