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今泉影狼-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十五章 今泉影狼

    我用穿梭次元的能力脱离了紫妈的隙间,若无其事地走在通往迷途竹林的路上。

    “sir,您的装b很成功,但为什么最后又把东西还回去了?”西斯特姆不理解我为何把已经到手的东西在最后又扔回去。

    “不扔回去又能怎么样,我自己又用不了,只要我从亚空间中拿出来,一眨眼的功夫就会被八云紫拿回去,你以为是流亡者零式改嘛,锁定之后重到八云紫拿不动。”可以的话我也想把东西留下,尤其是阳伞,那么坚硬的材料也许对我有用。

    “sir,您现在要做什么?”

    “先去问问因幡帝,然后回报给阿求,再然后……我也不知dào

    了,虽然还想劝劝阿求,但是估计没用。”八云紫的行为无异于提醒我异变就在这几天,但具体是哪天我依然不清楚,而相比异变,阿求的不妥协态度更加让我头痛。

    “sir,我无法理解,我不明白她到底是在犹豫什么呢,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yào

    的?活着的时候完成,跟死了之后再转世完成有什么概〖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念上的区别吗?”西斯特姆同样不理解阿求的坚持。

    “你还真是难为我了,我也不知dào

    ,西斯特姆。我自认看得很透彻,但也许阿求也有自己的苦衷,总之,在她放开心结之前,我不会再去横加干涉,强迫性的‘为你好’无异于蓄意谋杀。”我终究只是想帮她而已,但如果我的行为反而使她感到困扰,那就本末倒置了。

    “那您之前的行为……”

    “我只是希望她把苦衷什么的主动的告su

    我罢了,当她决定告su

    我一切的时候,就是她解开心结的时候。”

    “sir,您的思维方式依然值得我学习。”

    “也许吧,西斯特姆,如果有一天你能拥有和我类似的思维,也许我会给你一具身体用用。”

    “我很期待……sir,侦测到蠢兔子出没。”

    “在哪?”我左右看看,什么都没发xiàn

    。

    “不在这里,sir,她似乎正试图入侵流亡者工厂,需yào

    清除吗?”

    “不,把她困住,然后就省的我去找了。”

    “了解了,sir。”

    流亡者工厂。

    “诶!!”因幡帝看着周围突然冒出来的四台蓝色的流浪者突击型,傻眼了。

    “请不要试图逃跑或者反抗,否则我将会开火。”西斯特姆警告因幡帝不要乱来。

    “那我要待到什么时候?”因幡帝偷鸡不成蚀把米,她是很古老的妖怪没错,但同时她也很弱,至少相对于八意永琳来说是。

    “等到主人回来就行了。”

    少女银笑中。

    “你这蠢兔子,居然敢入侵我家,你说我这次是清炖好还是红烧好呢?”赶回流亡者工厂的我一把拎起因幡帝的耳朵,任凭她在我的身上踢打,笑话,我穿着流亡者零式改呢,她自己要是不嫌疼,我能让她打上几千年。

    “你敢!八亿老太婆不会放过你的!”因幡帝试图用八意永琳来压我。

    “永琳才不怎么关心一片竹林里的一只兔子这种事。”我把因幡帝拎到眼前,用力的捏着她的脸往两边拽,“更何况这只兔子还是你。”

    “小看我吗呜噜。”因幡帝被我捏脸捏的声音都发不清楚了,“我可是呜噜……迷途竹林的呜噜……真zhèng

    的主人呜噜……”

    “谁信啊,不过是一只蠢兔子而已。”我故yi

    这么说,然后继xu

    玩她的脸,听说过欲擒故纵没有?

    “不信呜噜……你可以随便呜噜……问我呜噜……关于竹呜噜……竹林的问题呜噜……看我是不是呜噜……是不是在胡呜噜说!”

    “这可是你说的。”鱼儿上钩了,我停下了手,“如果你答不上来呢?”

    “不可能!”因幡帝信心十足,“要是我答不上来,我就嫁给你!”

    “对不起,我不萌萝莉(谁特么信啊!)。”因幡帝虽然很萌,但性格真心不合我的胃口,“如果你答错了,就要让我打屁股9下。”

    “好啊!你问啊!”因幡帝要为自己的荣耀而战,话说这蠢兔子有荣耀这种东西吗?

    “那我来问你,迷途竹林深处传来的狼嚎声是怎么回事?”我伸出手指,“你还有五秒,四,三二……”

    “那是因为迷途竹林深处住着一只狼女,是她在叫!”因幡帝成功抢答,没给我打屁股9下的机会。

    “那狼女的名字叫什么?”我再次倒数,“三,二,一……”

    “今泉影狼!她叫今泉影狼!”因幡帝又抢答成功了,让我觉得下一个问题是不是直接数零比较好,没错,我承认,我就是想打她的屁股9下。

    “她有什么特征?”我直接握拳,“零!”

    “她……”因幡帝才刚张嘴。

    “晚了!”我把因幡帝放趴在我的大腿上,然后解除了右臂的流亡者零式改装甲,这样才有手感,“愿赌服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打了因幡帝9下屁股,真是好弹性。

    “呜……”因幡帝被我打的泪流满面,倒不是多疼,而是连羞带怒。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我示意因幡帝把刚才没说出来的情报gào

    su

    我。

    “你都打完了我还说什么啊!”因幡帝大叫。

    “哦。”我再次抬起巴掌,“那我继xu

    打了。”

    “别别别!我说还不行吗!”因幡帝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待遇,就算是八意永琳因为性格原因也没有这么折腾过她,也因此她对这种前所未见的行为方式完全没有反击能力。

    “说吧。”我放下巴掌。

    “她穿着黑白红三色的长裙子,黑色长发,头上长着狼耳朵,狼尾巴会从裙子下摆露出来,虽然是狼女,但性格很稳重,以前我手下的兔子因为她是狼的关系很怕她,但后来有受伤的兔子被她送回来之后,兔子们就都不害pà

    她了,她在月圆之夜会变身成以狼为主的狼人,那时候她的头发会有一部分变成红色,体毛也会变长,但她本人很讨厌自己的体毛,因为她觉得很难看,还有她在变狼的状态下也不会失去冷静,我就知dào

    这么多可以放我走了吧!”因幡帝一口气说出一大长串,要不是我有法宝根本就记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