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文文的睡姿纠正大作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十八章 文文的睡姿纠正大作战

    人之里,永琳制药。

    “铃仙。”文文推开店门。

    “啊,文文桑,有什么事吗?”铃仙从药架子前转过身。

    “我来买药的,有没有那种作用是快速睡眠,醒来后又不会有任何不良反应,即使吃了也能随叫随醒,而且怎么吃,吃多少都死不了人的药啊。”文文列出一大串要求。

    “……文文桑,你要对谁恶作剧吗?”铃仙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

    “不是不是,其实是我打算做些实验,告su

    你也没关系,我最近发xiàn

    秦钺炀可能有隐性的心理疾病,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才会从潜意识中浮现出来,我打算好好研究研究。”文文解释买药是为了折腾我的。

    “诶,秦大人又出毛病了吗?”虽然我三天两头出毛病,不过铃仙还是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严重吗?”

    “就是因〖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为不严重才不好办,他现在自己都察觉不出来自己有什么问题。”文文捂着额头摆出一副头疼的样子,“所以,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药啊。”

    “没有。”铃仙摇头,“普通的安眠药倒是有,但是吃了想随叫随醒是不可能的。”

    “那就没法研究了,他吃完一睡一天,想研究出来得等多久。”文文感觉头更疼了,“就真的没有能用的吗?”

    “没有,除非……”铃仙想了想还是说了,“师匠应该能做的出来,不过我还要看店,如果你要去,只能自己去了。”

    “没事,我自己就行。”文文出了药店,直扑永远亭。

    少女移动中。

    “心理疾病?这我可也不怎么会治,不过你说的药我倒是能做出来。”永琳从抽屉里拿了些奇怪的叶子出来磨着,“先等等吧,如果你没事,帮我把帝抓回来。”

    “哦。”文文出门抓兔子去了。

    当天下午,我正穿着流亡者零式改在客厅里玩模拟射击,文文突然提前回来了,这让我很是诧异,以往文文不到天黑是不会停止取材的。

    “这么早?”我停下游戏,解除武装,“出什么事了吗?”

    “我没事,不过,你有事。”文文把手里的袋子放下,“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你有隐性的心理问题那件事吗?”

    “记得啊,不过我现在还是没什么感觉。”时至今日,我依然觉得自己很正常。

    “你有没有注意过自己的睡姿?”

    “睡姿?没有,谁没事注意自己的那玩意?”

    “那就对了,其实你的问题一直就体现在你的睡姿上。”文文的双眼直直的盯着我,“我上次无意中发xiàn

    你的睡姿很奇怪,所以就去问慧音了,你知dào

    慧音说什么?”

    “我怎么可能知dào

    ,她说的什么?”

    “我把你的睡眠姿势学给慧音看,她说你的这种姿势代表着一种恐惧,极度的警惕并缺乏安全感的极端心理,正好跟我上次所说的你的症状一样,你在下意识的提防我们,这就是因为你从心里缺乏安全感并且警惕过高导致的。”

    “我?恐惧?怎么可能?”我可以很自信的说幻想乡里没人能轻易干掉我,这样的我会恐惧什么?龙神吗?“我的警惕性是高了点,但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所以我打算做个实验。”文文把药从袋子里拿出来,“这是我找永琳制造的特型安眠药剂,等你睡着的时候我把你的样子拍下来,你就会相信我的话了。”文文把药递过来,另一只手举起相机。

    “好啊,我也想看看。”我接过药咽下去,然后,我就倒在床上什么都不知dào

    了。

    “吼,好快的药效。”文文拿起相机准bèi

    着。

    过了一阵子,我被文文捅醒了。

    “啊,怎么样,照下来了?呵……”我揉着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你看看吧。”文文把照片递过来,“你刚才就这个德行。”

    “我看看。”我接过照片,“我去,真特么难看,这睡姿一点都不爷们儿。”

    “现在你信了吧。”

    “你有什么办法吗?”心理疾病先不说,这睡姿太丢人了。

    “心理疾病连永琳都说没什么办法治,我也只能一点一点试,先试试把你的睡姿板正过来看看是不是有用吧。”文文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心理疾病主要体现在睡姿上,那把睡姿变了是不是就能治好了,或者说能让睡姿改变的方法就能改善心理疾病。

    “那就试试吧,先试什么?”

    “先来这个。”文文从袋子里又掏了一会儿,掏出了……一条睡袋,“睡袋是最简单有效也是最常用的改变睡姿的东西,先用这个试试吧。”

    “有道理,我以前也见过有人用这玩意,不过我还从来没试过。”我还真的至今都没睡过睡袋,这也算是一次尝试了。

    “好了,自己钻进去吧。”文文把睡袋折腾好,示意我钻进去。

    我慢慢的钻了进去,只留下脑袋在外面。

    文文做好了睡袋的收尾工作,让睡袋把我紧紧包裹住,然后给我喂下了药。

    药物跟刚才一样有效,我刚咽下去不久就倦意上头,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文文又一次叫醒了我。

    “看来不行啊,用睡袋解决不了。”我看着已经被挣破的睡袋,很明显睡袋这种东西根本没法束缚住我。

    “是啊,果然没这么简单。”文文表示意料之中,“幸好我做了好几种方案,我们可以一直试验到成功,或是所有方案都失败为止。”

    “你还有什么方案?”看来我一直都小看文文了,她的深谋远虑绝对不在我之下,只不过大部分时间她不喜欢想太多而已。

    “这次来这个。”文文又去袋子里掏,掏出了……一大捆绳子,话说这袋子里装的东西也太多了吧,刚才拿出睡袋来我就没好意思说什么,“这次把你捆上看看效果。”

    “这没用吧。”我觉得用绳子捆太没科学根据了,而且捆上之后的姿势不是特么更不爷们儿了吗,“真的要这么来一次吗?”这对于我的形象伤害太大了,我可是公众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