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答案早已出现-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八十九章 答案早已出现

    “少废话,好好听文文医生的话就是了。”我都不知dào

    什么时候文文居然连护士服都换上了,怎么说呢,赛高!

    “医生为什么要穿护士服?”没错,作为绅士,我关心的地方是这里。

    “永远亭只有铃仙的护士服,八意永琳的衣服……我撑不起来。”文文的话透露出她不是没想过借一套八意永琳的衣服来,然而虽然文文的欧派已经不小了,但跟永琳的级别比起来还是撑不起来,“好了,乖乖♂躺好!”文文附下身子打算捆我。

    “文文,最后一个问题。”我悄悄地把渗出的鼻血擦掉,“为什么不系上最上面的扣子?”没错,这就是让我流鼻血的罪魁祸首,才不是因为我是变态什么的。

    “铃仙的衣服胸口的地方有点紧,我系不上啊”文文手上不停,“把你的小伙伴压下去,我这样捆不上你。”

    “你胸口开得那么大我特么压得下去么我!”我让文文退开,拔出光束手枪,切换震撼弹模式,朝着我的小伙伴开了两枪,然后把枪一收,往床上一躺,〖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眼睛一闭,“行了,捆吧。”

    “你……有必要这样吗?”文文表示见过狠的,没见过对自己小伙伴这么狠的。

    “这样最快。”我表示效率永远都很重yào

    。

    “我明白了。”文文麻利的把我捆成了蠕虫,然后给我又喂了一次药。

    很快,我再次不省人事了,然后,我又被文文捅醒了,话说文文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捅我的腰眼啊。

    “啊,呵……怎么样了?”我揉着眼睛爬起来,“有效果吗?”

    “你自己看看吧。”文文指着我的周围。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刚刚可是用手揉眼睛了,可之前我被捆住的时候明明连手也被捆住了,我连忙回头看,发xiàn

    原本捆在我身上的绳子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断成了十几段散落在床上了。

    “什么情况这是?”我完全没明白状况,捆得好好的绳子怎么会自己断开了?

    “你睡着之后没一会儿,绳子就被你挣断了,然后你又恢复之前的睡姿了。”文文又拿了照片过来,果然,这次我的睡姿一样那么不爷们儿,但身边多了不少断开的绳子,“我也奇怪了,你哪来那么大的力qi

    ,我给你用的这可是捆猪扣,连猪都挣不开,越挣越紧,你倒好,直接把绳子挣断了。”

    “你这绳子太不结实,还有别的招吗?”我觉得下次是不是把绳子换成钢缆比较好。

    “还有最后一招。”文文又拿过了袋子,这次她直接把袋子里的东西往床上倒,倒出了……还真是钢缆啊,这袋子果然也是亚空间科技的吧。

    “这次应该行了吧。”看着这次连那个伪亚空间袋子都倒空了,我知dào

    这也是文文最后的主意了。

    “反正这次,不成功,便成仁。”文文也快受刺激了,一副要上刑场劫囚车的样子。

    “我说,我们成功了也不是人吧。”鸦天狗和不死人,怎么看都变不成人啊。

    “躺下!”文文直接把我推到床上,然后开始用钢缆捆我。

    “你轻点。”我感觉钢缆勒的我都上不来气了,“把我治死了不是得不偿失嘛。”

    “啊?抱歉……”文文被我一句话说的缓过神来了。

    这次,我被钢缆捆的结结实实的,再次吃下了药。

    当我在醒来的时候,文文正在一边锤墙,我低头看看,钢缆已经变形了,换句话说,这次虽然我没能挣脱,但依然没能改善睡姿。

    “别这样,文文,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呢。”我把钢缆从身上‘脱’下来。

    “还能有什么办法?”文文回过头,“难道真的要给你用铁处女吗?”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也不介yi

    试试。”铁处女很残忍,但对于视痛苦于无物的我来说并不是不能忍受,只要文文开口。

    “sir,文文小姐,打断一下。”西斯特姆突然插进来说话,“sir,您在流亡者零式改内睡眠的时候,并不会出现奇怪的睡姿,就是因为您的身体被固定住,但在正常睡眠下您的睡姿依然会恢复到那种奇怪的睡姿,所以我认为单纯的禁锢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有道理。”我很惊讶西斯特姆居然能想到这一点,也许她意wài

    的擅长解决这种问题?“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我也没有什么准确的方法对症下药,但我觉得您二位可以想一想,除了被禁锢的时候之外,还有什么时候您的睡姿是没有出现这种样子的,也许就能找到真zhèng

    有效的方法。”西斯特姆向我们提出建议。

    “不被禁锢也没有出现睡姿改变的时候……有吗?”我根本不清楚自己的睡姿都是什么样的,不然也不会还需yào

    文文拍照了。

    “有的……”文文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太笨了,居然忘了这一点……”

    “你说什么?”我还处于迷离状态呢,“你忘了什么?”

    “我把什么都忘了,其实,解决的方法,早就已经出现了。”文文像发xiàn

    了大新闻一样兴奋,“你还记得你脊椎受伤的那一次吗?”

    “记得啊。风见幽香害得我躺了那么多天,我怎么可能忘了。”别说忘了,那次的伤我现在想想都腰疼。

    “但是有一天的晚上你抱着我睡着了,那次的姿势,你没变。”文文说出了我们一直忽略的情况,“那次你虽然腰不能动,但是上半身是可以动的,换句话说你的上半身应该会在你睡着后完成你那睡姿的一部分,但实ji

    上,你那次什么表现也没有,甚至你根本就没动过,不然我会醒的。”

    “也许是吧。”我也不记得当时自己到底是怎么睡的了,“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呢,你还能一直陪着我睡吗?”我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这话是在作大死。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试试。”然而文文居然没有一巴掌拍飞我,反而同意了,“不过听好了,你不许动,不然你动哪里我就打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