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节操不要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十章 节操不要了

    “你不会是说真的吧?”我开始觉得文文是不是认真的。

    “又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嘛?”文文的脸也红了,看起来超级诱人,“给我躺床上去!”

    文文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呢,我随便往床上一躺:“大爷,上来玩儿啊……”

    “玩你妹。”文文一步跳上来,往我身边一躺,“张嘴。”

    我下意识一张嘴,文文就把药扔进来了,然后,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干,又特么失去意识了。

    不知睡了多久,但终归应该比前几次睡的时间长,我突然被一脚踢下了床,我立kè

    清醒拔出光束手枪:“什么情况!谁!”

    然而屋子里除了我和文文,谁都不在。

    “别找了,是我把你踹下去的。”文文的脸上依然很红,但却跟之前的不一样,之前的是害羞,现在的却是羞中带怒,还有一*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为什么?”我一直睡得好好的完全不知dào

    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你了?”

    “西斯特姆,刚刚的影像记录了吗?”文文没有回答我,而是问起了西斯特姆。

    “是的,文文小姐。”

    “播放吧,给他看看。”

    “是。”

    西斯特姆开始把影像投到墙壁上,我倒要看看我到底干了什么愤世嫉俗的事才让文文气得把我踢下床。

    以下为影像内容:

    一开始我只是抱着文文在睡觉,什么都没发生,我也没变成什么古怪的姿势,但很快,我开始往文文的脸上亲,最后亲到嘴上就不放了,文文的脸变得和那天的力量番茄一样颜色,但却还是忍住了没推开我。

    亲了一阵子之后,我好像有点不过瘾了,我伸出连我现在看了都想拿刀剁下来的一只咸猪手按在了文文的欧派上,然后开始揉,文文的眼角已经出现泪珠了,但我的右手完全不满足,居然从领子伸到衣服里面去了,要知dào

    文文穿的还是刚才的护士服呢,但直到这时,文文还是没有把我踢下床的迹象。

    直到最后,我的右手居然从文文的衣服里拿出来,伸到了文文不可名状的地方开始摸索,文文才终于爆fā

    的把我踢下了床。

    影响结束,文文一脸不可名状的看着我。

    我什么都没说,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抬起右手,端详了一会:“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呢……”

    “sir……”

    “西斯特姆,你先下去吧。”我把右手放到了桌子上,左手拔出了波动军刀,“既然管不住,那就切了吧。”我挥刀就往下剁。

    “咔。”波动军刀剁在了桌子上,把桌子劈成了两半,文文在最后的时刻把我的右手拉开了。

    “你干什么?”文文的眼角又挂上了泪珠。

    “不是很明显了吗?”本来这种事是应该切腹谢罪的,不过遗憾的是我暂时还得活着,所以只能先剁只手下来,“或者你想让我剁左手?不过我的左手有些特殊,剁不下来的。”

    文文很清楚我没在开玩笑,我说要剁手就真的会把整只手剁下来。

    “别剁了行不行!我原谅你了!”文文的情绪终于彻底爆fā

    ,哭着扑到我胸前玩命的捶我,“你个混蛋!混蛋!混蛋!”

    “嗨嗨嗨……”我真的不怎么会哄人,不然也不会单身那么多年啊,“一直哭的话眼睛会肿哦。”

    “少废话!让我变成这样,不把你这件衣服擦烂我怎么好意思出门!”文文听了我的话嚎的更厉害了,而且还把眼泪和鼻涕往我衣服上擦。

    “我真的很不忍心告su

    你。”我摸着文文的头顶,“我的衣服是特殊面料做的,防水,无视酸碱,更不可能擦烂。”

    “果然是个混蛋啊你。”文文抬起头,“就不会再哄哄我吗?”

    “我真的……很不擅长哄人……女生一哭我就不知所措了,就像被水淹没了一样。”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脑残片都治不好的那种。

    “不过你的姿势没那么恶心了。”文文吸吸鼻子,突然把话题转到了我的心理问题上,“原来你的毛病只是缺妹子抱着而已,害的我担心那么久。”

    “其实……我觉得不是……我……只是试图获得安全感……也说不定。”我倒觉得我还没堕落到那种程度,也许只是因为有个值得信任的人陪着会让我增加一些安全感而已,但是,谁知dào

    呢,我们谁都不是心理专家。

    “扯吧你就,寻找安全感都寻找到我的内衣里了?”文文表示我的确就是堕落了而已。

    “你什么时候穿内衣了?”然而我没记错的话文文上身从来不穿那玩意的(注:这一点其实可以从幻想万华镜的花之异变之章后篇中文文左胸部的衣服破损处看出来。)。

    “我是说下面!”文文一脚把我踢了个跟头。

    “不是吧,真的伸进去了?”在记录影像里因为角度被裙子遮住完全看不到我到底进到了哪一层。

    “你以为呢!”文文坐到我身上指着我的鼻子,“下次我真的要你动哪里就打哪里了,你给我记住!想办法管住自己的手!别怪我以后不让你睡觉!”

    “如果我实在管不住了呢?”我突然起了逗逗文文的心思。

    “那就……呃……”文文也知dào

    这种可能性很大,但她却不想往这个方面想,她能怎样,还能真的不让我睡觉吗?还是好不容易找到可能能治好我的心理隐疾的方法却又不用了?

    “其实我有个办法。”我的馊主意果然不是一般的馊,“你再把我绑起来不就行了,你也能挨着我了,我也不能碰你了。”

    “反正你又会把绳子挣开的吧。”然而文文现在对于我的睡相和睡着之后的怪力比我自己还清楚。

    “那你说能怎么办?”我又拿起波动军刀,“果然还是剁了吧。”

    “行了!别闹了!我们折中一下,你别太得寸进尺,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要是再过头,我再把你踹下去!”文文最后还是提出了怎么听都是她吃亏的解决办法,“就当是我倒霉,节操不要了!”

    【你啥时候有过呢……】这句话我可没敢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