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腐锅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十三章 腐锅达

    “让它找不到?这怎么可能呢?”荷取完全不觉得我说的话有可行性。

    “那可不一定,既然这关系到我们两方的通讯问题,我也拿出点我的科技来吧。”我从椅子上起来,站到一边,“西斯特姆,激活光学迷彩系统,隐形模式。”

    “了解,sir。”

    很快,我在荷取的眼前消失了。

    “喂……什么情况……”荷取看着我消失的地方,慢慢的凑过去摸了两下,发xiàn

    我还站在原地没动,但就是看不见我,“盟友,你在干什么?”

    “光学迷彩,能让你的眼睛欺骗你,有意思吧?”我解除了光学迷彩系统,重新显露出身形,“我们可以给信号塔也装上这系统,不就能让人找不到了?”

    “那有什么用?”虽然荷取看上去对光学迷彩超级感兴趣,但她还是觉得这种情况下没有用,“就算看不见,有东西从那里走的时候撞上了难道还觉察不出来?”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

    “那是因为我刚才用的是隐形模式,你现在再看。”我再次下达指令,“西斯特姆,激活光学迷彩系统,幻化模式。”

    “了解,sir。”

    再一次,我的身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直立的衣帽架。

    “这不就行了,因为是室内,所以我幻化成了衣帽架,在野外,我可以幻化成一棵树,没什么东西会明知dào

    有树还自己撞上去吧,就算是露米娅也不会的……应该。”演示完毕,我再次关闭光学迷彩系统。

    “这倒是可以了。”荷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呃,那个……”

    “想要光学迷彩拿回去研究?”我用前列腺都能猜到荷取的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没问题啊,反正本来就是要给你的,你不会指望我自己做信号塔吧。”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了,嘿嘿嘿。”荷取笑得像个奸商一样。

    “等着吧。”我推开屋门,“我回去拿个备用的来给你。”

    “您慢走。”荷取也有如此无节操的一面,我算是明白了,幻想乡里没有人是节操满满的,她们区别只在于节操余额是多是少还是完全没有而已。

    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回到流亡者工厂的时候,铃仙居然在。

    “铃仙?welcome。”铃仙看到我回来就要站起来,被我拦下了,“怎么今天有空来我这?”

    “嗯,因为上次文文桑来店里的时候说您出了些问题,正好今天没什么事我就过来看看您。”铃仙如是说。

    “然后就顺便帮我把屋子收拾了?”我看着宛如焕然一新的屋子,我和文文是不会有这种大扫除的习惯的,“辛苦了。”我凑到铃仙的耳边吐字。

    “没……没有的,辛苦什么的……”铃仙对于这种有点小暧昧的举动一直都是手足无措,但说实话我最喜欢的就是铃仙这时候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先坐一下吧。”虽然惊喜铃仙的到来,但我也没有忘了正事,“我还有个东西要送到妖怪山,很快回来,所以就先麻烦我的铃仙大小姐稍微等一下喽。”

    “没关系的!您有什么事尽管去做吧!”铃仙像个士兵一样立正,虽然好像她本来就是个士兵。

    “等我。”我走进地下室,拿出一个备用的光学迷彩系统,然后呼啸而去。

    其实我并不是不想用流浪者突击型去帮我送过去,速度也不会慢多少,但可惜的是,流浪者突击型不能在妖怪山飞行,速度就慢得多了,毕竟不是所有的机甲都有我这样的特权。

    以最快的速度飞到了玄武之泽,我一冲进荷取的工作间就开始喊:“拿来了,出来个会喘气的!没有就来个会动的!”

    “来了。”荷取从地上的一条暗道里走出来。

    “不多说了,我赶时间,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把拿来的备用光学迷彩递给荷取,然后转身就飞了。

    “这么着急吗?不会是有女朋友在等着了吧……”荷取嘟囔了一句,我没听见,不然我会觉得荷取更适合当预言师。

    少女银笑中。

    “我回来了……”我一头撞进流亡者工厂的大门,窜到了客厅里,“没等急吧……”

    “没哦,不管是铃仙还是我。”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诶?”我抬头一看,发xiàn

    文文居然和铃仙在一起换衣服,铃仙现在身上只有内衣内裤,而文文更是无内衣党,身上现在只剩下胖次了。

    “真是无理呢……在换衣服的时候闯进来……”文文一手遮住欧派,另一只手拎着天狗扇向我压迫了过来,而铃仙此时已经满脸通红的躲到墙角去了。

    “听我解释,文文,我可以说清楚的。”虽然我也知dào

    解释有用还要城管干啥,但能活着谁想死呢?

    “多说无用!”文文猛挥天狗扇,“「幻想风靡」!”

    “holyshit……”我只能激活能量护盾,但文文的含怒一击已经将屋子里吹得乱七八糟的了,“腐锅达!!!!!”我发出绝望的嚎叫,是替今天刚刚帮我收拾完房间的铃仙喊的。

    风平浪静之后。

    “抱歉了,铃仙,还要你再帮我们收拾一遍。”把房间祸害的面目全非的罪魁祸首文文跟铃仙一起摆着桌上的东西,基本全掉到地上了。

    “不,这样也不错……”铃仙却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是喜欢这样的气氛吗?“永远亭可从来不会这么热闹,也就偶尔帝良心发xiàn

    的做些正事的时候会好一点。”

    “正好那混蛋现在去地下室洗床单了(被吹飞的酱油君:怪我喽),你就跟我说实话,为什么不搬过来呢?”文文趁我不在开始助攻,“别告su

    我你对他没意思啊。”

    “可是我还有公主的饮食起居要照顾,还要跟师匠学习医药学,还要管住帝不让她惹事……虽然最后一条很难办到啦……”铃仙也是没办法,低落的耳朵都垂下去了。

    “在说什么?”我好死不死的拿着洗完的床单上来了,要是我知dào

    当时我破坏了什么好事我非给自己几个大嘴巴不可,没错,‘三宾’的给。

    “跟你没关系。”文文给铃仙使了个眼色,把我敷衍过去了。

    “好吧,我就当是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也只是个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