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无意识的可能性-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九十八章 无意识的可能性

    “很奇怪吗?”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流亡者零式改,“我不觉得很奇怪啊。”

    “因为很少见啊,在地底,倒不如说在地底从来都没有这种盔甲,反正恋恋从没见过。”恋恋说的也是实情,在幻想乡住民眼中我这流亡者零式也许确实很奇怪,“这是地上特产吗?”

    “并不是,事实上整个幻想乡也只有我能制造这盔甲。”我本想拍拍恋恋的头,但当我的手部装甲碰到恋恋帽子的时候,却发出了金铁相交之声,“恋恋,你的帽子……什么做的?”

    “不知dào

    ,不过姐姐说这是防弹的,恋恋也不明白防弹是什么意思。”恋恋的姐姐我也知dào

    是谁,不过关于她的名字众说纷纭,比较权威的有古明地觉,古明地盆,古明地小五和古明地小五萝莉四种,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第一种。

    “这么晚了不回家,你姐姐不会担心吗?”虽然很想继xu

    和恋恋扯些闲话,但别忘了此时已经是深夜了。

    “地下好无聊诶,都没人能发xiàn

    恋恋……”恋恋的脸〖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一下子就鼓了起来。

    “恋恋,你没法控zhi

    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恋恋原本和古明地觉一样都拥有读心的能力,但她知dào

    人们讨厌这种能力,因此将能读心的第三只眼紧闭,让自己无法再读取他人的想法,她也因此相对的获得了操控潜意识程度的能力,但其实自身的读心能力并没有消失,而本人也常在潜意识下行动,无法让人察觉到她的存zài

    ,遗憾的是,恋恋并不能取消自己的能力,也就是说即使她自己愿意让别人看到,别人也注意不到她。

    “是诶,所以即使是姐姐也常常注意不到恋恋……”恋恋的样子看上去很低落,这让我觉得有必要做些什么,相逢即是缘分。

    “恋恋,来跟我做个测试吧,也许我能找到让你能控zhi

    自己能力的方法。”恋恋的操控潜意识一定也是在一个特殊的层面上对他人的大脑进行干扰,而在我看来这很有可能是通过某种特殊的粒子层面进行,如果我能确定是哪些粒子层面,再对其进行选择性抑制,也许就能让恋恋的能力变得可控。

    “真的吗?恋恋的能力可能被控zhi

    吗?”恋恋的性格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刚刚还在低落,现在又马上高兴了,但就是这样才让我觉得必须想出办法。

    “我保证,相信我就行了。”只要是机械能达到的领域,我就能搞定,至少大部分都能搞定。

    “嗯!恋恋相信炀哦。”很难想象有人会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表现出如此的信任,或许这正是恋恋与众不同的地方?(小五:这是无意识的胜利!我家恋恋可是唯一一个把博丽灵梦拉下过不败神坛的人!)

    我马上进行了测试,将恋恋的能力数据记录下来并开始分析,但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将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没人知dào

    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吻合的粒子层面。

    “抱歉,恋恋,看来暂时是没什么结果了。”看着显示器上的解析数据,我紧皱着眉头,分析过程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和缓慢。

    “……”恋恋看着显示器眼睛已经转成蚊香了,“好多字,好晕……”

    “唉。”我带着恋恋回到了客厅中,“现在还晕吗?”

    “呼……炀懂的东西好复杂。”缓了一会儿,恋恋才恢复正常,“恋恋想去其他地方看看了,虽然以前不觉得,但见到炀之后,恋恋觉得也许还有其他人能发xiàn

    恋恋……”

    “这样也好,既然如此,这个给你。”我递给恋恋一条手链,手链的坠子是一个信号收发器,“如果我成功作出能控zhi

    恋恋能力的东西了,我会通过它通知恋恋,如果恋恋你遇到什么难办的事情,按下它,我也会知dào

    。”

    “嗯!”恋恋再次露出能萌我一脸鼻血的笑容,把手链戴上了,“那,恋恋就先走了哦。”

    “一路顺风……”我目送着恋恋出门,直到她在我的视线中消失。

    “该说是个……可怜的孩子吗。”文文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你不这么觉得吗?”

    “何以见得?”我回过头,关上了门。

    “你是第一个能注意到她的人,换句话说,在你之前没人能注意到她,这代表什么?”文文靠在沙发上伸展着四肢,“这代表你可能是她自己交到的第一个真zhèng

    意义上的朋友。”

    “如果是,我会感到很荣幸,这正是我试图帮她的原因,不过看来没那么容易。”这的确不容易,但不代表完不成。

    “你什么时候干过容易完成的事情了?”我也不知dào

    文文是在夸我还是损我,“你一直都喜欢搞些刺激的事情,这你得承认。”

    “我才不要承认,我可是正正经经的和平主义者,世界和平赛高。”我毫无感情的喊着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解除了武装往床上一躺,“我要睡了。”

    “你早该睡了。”文文指着墙上的表,“现在都凌晨三点了。”

    “那还不赶快。”我两眼一闭,腿一蹬,睡了。

    一夜无话,然后,第二天,还是没有异变出现。

    “还是没有异变……为什么还是没有!”我穿上流亡者零式改,然后一个次元穿梭跑到了八云之家,“紫!八云紫!紫妈!紫老太婆!”

    面前突然打开一道隙间,上百发能量弹飞了出来。

    “别闹了,你在哪呢?”我激活能量护盾挡住来袭的能量弹,“不用说话,我发xiàn

    你了。”

    面甲已经找出了八云紫的所在,我马上跑过去,发xiàn

    八云紫居然没在偷懒!!!

    “天了噜,八云紫居然没在春困夏乏秋打盹,说好的冬天冬眠呢!”我大声质疑面前的紫妈是假冒的。

    “别烦我,正愁着呢。”八云紫居然只是轰了我一下,就拿着毛笔眉头紧锁,等等,毛笔?

    “你特么还会写毛笔字?”我凑到桌子前,“写的啥啊这是?”

    “我这为这事发愁呢。”八云紫指着桌上的字帖,念给我听,“狗到用时方恨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