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红美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零三章 红美铃

    “我以前一直在其他地方搞新闻,从来没去过红魔馆,不过你也知dào

    我是清正廉明的记者,对于那种豪华的宅邸不可能不做些什么对吧。”其实清正廉明什么的跟文文根本沾不上边,不过我姑且就先信了,“可那看门的妖怪居然拒绝了我的采访。”

    时间回到今天清晨。

    “!!怎么回事,这看门的妖怪居然没在睡觉?”文文依然躲在昨天那棵树后,看着正在门口以奇奇怪怪的姿势活动的门番红美铃,“没办法了,planb,开始施行。”

    文文从树后走出来,径自朝着红魔馆大门走去。

    “站住,来者何人?”果不其然的,文文被红美铃拦下了。

    “清正廉明的幻想乡记者,文文?新闻的射命丸文是也。”文文摆了个pose,“我打算对红魔馆进行一次专访,我想你不会拒绝的吧。”

    “恰恰相反,很抱歉,大小姐有令,不准任何人进入,上支下派,我〖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也没有办法。”红美铃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她。

    “哦?禁止任何人进入?为什么啊?”文文用了常用的套话句式。

    “还不是因为红……不对!快走快走,不会让你进去的!”红美铃差点就说漏了嘴,不过最后还是反应过来了。

    “那如果我一定要进去看看呢?”文的不行,文文打算来次武行,“你能拦的住我吗?”

    “大小姐有吩咐,遇见你这样的可以先奏后斩。”红美铃让文文自己考lu

    清楚。

    “先奏后斩?那有个屁用!”我我觉得自己已经考lu

    得很清楚了。

    “你完全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说,先揍你一顿,再不走,就斩了你。”红美铃摆出格斗的架势,“你要来试试吗?”

    “我就是这个意思!”文文最后一个字吐出的瞬间天狗扇已经出现在手中,“旋符「紅葉扇風」!”

    “彩华「虹色太极拳」。”红美铃不紧不慢的转化了文文符卡的力量,然后反弹了回去。

    “诶!!”文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发出的弹幕被反弹回来,一步跳开,弹幕打在地上溅起不少尘土,“弹幕不能用吗……那就只有……”

    “气符「星脉弾」。”一颗巨大的能量球体突然冲开飞扬的尘土,不过不知什么原因,这一击的目标点偏了文文八丈远,“我讨厌尘土,会影响对决的公平性,如果你还要打,就赶快!”红美铃活动着手指,表情已由刚才的漫不经心变为现在的跃跃欲试。

    “不能用弹幕就只有近战!你跟得上我的速度吗?”文文一直以自己比香港记者还强悍的速度而自豪,而实ji

    上文文的速度确实惊世骇俗,不要说在同等级之中,就是很多比文文更强dà

    的妖怪都没有文文那种速度。

    “速度……吗。”在红美铃反应过来进行格挡之前,左肋已经挨了一腿,红美铃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刚站稳脚跟,正面的踢击又来了,文文脚上穿的是天狗一族通用的高跷,被那玩意踢一下可不是好玩的,而如今,没有办法跟上文文速度的红美铃只得通过不断的后退来消除力道,但也正因为如此,本来力量就稍弱的文文也根本无法对红美铃造成有效的打击,“很强dà

    的速度,可光有速度,也没有用。气符「猛虎内劲」。”霎时,一团淡金色的气息如同薄膜一般将红美铃包裹其中。

    “什……”文文再次踢中红美铃,但这一次,红美铃一点都没有后退,文文本能的有些惊讶,也就几乎在同一时间,文文的小腿已经被抓住了,紧接着文文就感觉自己被向前一拉。

    “你是个值得铭记的对手。”原本就处于小弓步的红美铃前脚往前踏了一步,后脚也跟了一步,但与平时自然行走不同,后脚的一步并未超越前脚,相当于只走了半步,然后打出了看似十分普通的一拳,“不过,你输了。”

    红美铃的拳劲正中文文胸腹,击中的瞬间只觉得力透胸背,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而自己竟无法止住去势,直到自己倒跌在地上摔倒,才停下来。

    “呃……咳咳咳……”身体停滞之后,文文只觉得被击之处剧痛难耐,呼吸不畅,内里仿佛有熔浆烈焰在烧灼一般,“什么啊那是……没念出符卡名字……只是普通攻击吗那家伙……”

    回忆中断。

    “你受伤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听到这马上打断了文文的回忆,没办法,我都要炸毛了。

    “胸闷,喘气的时候不对劲,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诶,你干嘛?”文文突然被我抱了起来,吓了一跳。

    “帮你看看伤,乖乖躺着就是了。”我径自把文文抱到了床上,然后开始掀她的衣服,文文正要打我的手,被我按住了,“别动,听话。”

    “你知dào

    你在干什么吗?”文文被我按住,问了这么句话。

    “我当然知dào

    。”我太清楚我在干什么了,这种时候脑子里还想些奇怪事情的人脑子一定是被鸭子踢了。

    “好吧。”文文示意我继xu

    。

    我把文文的上衣一直撩到胸部,露出两个半球的程度,但我现在已经完全没心情关注欧派的问题了,在文文的欧派靠下的地方,有一个青紫色的拳印,还有一些奇怪的金色气息忽隐忽现,我顿时知dào

    问题在哪了。

    “文文,张嘴!”

    “啊?”文文下意识把嘴一张,就被我将右手伸到了嘴里。

    “咬上,忍着点。”我示意文文咬住我的手掌。

    文文咬住了我的右手掌,点点头示意我准bèi

    好了。

    我左手猛然握拳,重重击打在文文胸腹的拳印之上,文文痛的眼泪都出来了,牙齿也卡进了我的手掌里。

    原本拳印上若隐若现的金色气息此时如同嗑了药一般全都钻了出来,我左手变拳为掌,一掌将金色气息尽数拍散。

    “好了,可以松口了。”我示意文文把嘴张开好让我把右手拿出来,文文的牙都咬到我的骨头了,该说真不愧是天狗吗,牙口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