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妄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零六章 妄想

    “他大姨妈……”我进门喊了一声,结果就看见十几台流浪者武装型把文文围的跟铁桶阵一样,“西斯特姆,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保证安全,sir,我只是在保证文文小姐的安全,根据死神的习性,任何事物都有可能成为索命的源头(注:详见《死神来了》系列)。”西斯特姆表示她这样完全是按我的命令行事。

    “嗯……你这想法是不错。”我对此十分赞同,任何不起眼的失误都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而最终导致全面崩盘,“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情报是最关键的问题,所以我们应该怀疑一切。”

    “我同意,sir。”一台流浪者武装型走过来,突然一拍桌子指着我的鼻子,“所以我现在就应该怀疑,你特么的是老娘的master么你!”

    “****啊你!”我一脚把那台流浪者武装型踢了个跟头,“你特么这不是怀疑,你这是疯了!”

    “sir,我很正常。”西斯特姆回了一句,把流浪者武装型都撤走了。

    />

    “文文,感觉怎么样?”我坐到床边。

    “还行,死不了。”

    “药我拿来了,你是自己涂还是我来帮你涂?”药是外用的,总得有个人下手。

    “还是你来吧,我怕我自己下不去手。”文文表示人在进行一项明知dào

    会使自己感到疼痛的行动时很难下手,她也是一样。

    “你不怕我看到不该看的?”我来上药是肯定下的去手,不过上药不可能隔着衣服,更何况文文伤的还是那种满是福利的地方,之前是因为没办法,现在情况不同。

    “你不是已经看过了。”文文一副认命的表情,“行了,快点吧。”

    “得,算我多嘴。”我拧开药瓶把药膏倒到手上,“自己把衣服撩起来。”

    文文把衣服撩起来,然后压紧了。

    “你这样压着除了让下半球更突出之外有个卵用。”我把药膏在手上抹匀,“准bèi

    好。”

    “开始吧。”文文把牙一咬。

    我开始给文文的伤痕上抹药,还别说,文文的皮肤还真不错,整天在外风吹日晒的居然还有这种手感,我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装作不经意的在文文的左半球上戳了一下。

    “呜,你在干嘛?”文文感到异样,立kè

    开口问我。

    “上药,还能干吗?”我一脸无辜的表情,用更无辜的眼神把文文接下来要说的话给噎回去了,“你伤的就是这倒霉的地方,怎么注意都会碰上一点的,不爽你可以自己来啊。”

    “呜……你继xu

    吧……”文文对于我难辨真假的行为也不好说什么。

    “我记得天狗是卵生的是吧?”我突然想到了好玩的话题,“你不会跟我有生殖隔离吧。”

    “天狗确实是卵生,不过也不至于出生殖隔离……生殖隔离是啥?”好吧,妖怪不上生物课,也没人会去开一所妖怪高中专门教这些。

    “生殖隔离是指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使亲缘关系接近的类群之间在自然条件下不交配,即使能交配也不能产生后代或不能产生可育性后代的隔离机制。”生殖隔离简单来说就是这么个东西。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啊。”文文一脸蛋疼……好吧,她没有蛋,我改。文文一脸奶疼的看着我,“不然你给我解释一下森近霖之助怎么来的?”

    “我忘了这是幻想乡了。”在幻想乡里一切现世的常识都不适用,我把这点忘了。

    “你问这干嘛?”我突然提起生殖问题,让文文感到压力山大。

    “我只是想说如果我们两个有个孩子,我希望他是男的。”没错,这才是我的理想!!

    “为什么?”文文没明说,但从她的眼神我完全能看出她原本是想说:你这个变态居然改邪归正了?

    “你的性格跟我的性格加在一起生出来的东西肯定是个祸害,不是男的太可惜了。”首先声明我不是变态,其次,我有更高的追求。

    “有什么可惜的?”文文的眼神越发怜悯了,“还有,就算生出个祸害,也是因为你就是个祸害。”

    “你以为你自己好到哪去。”我还不是吹,真去外面打听打听,大部分人会觉得文文比我更像祸害,“至于为什么可惜,你怎么知dào

    我儿子不能把八云紫泡到手?万一成了呢?八云紫就得叫我爸爸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盘油炸豆腐突然从半空中落下正糊在我的头顶,之后我还隐约听到了八云蓝的惨叫声,我不用抬头都知dào

    头顶有隙间,所以我决定不抬头,笑话,我头上还糊着油炸豆腐呢,一抬头不是全掉到床上了。

    “文文,先等一下,我马上回来。”虽然药还没抹匀,不过眼下还是得先把我头上的油炸豆腐搞下去。

    “哦。”文文愣愣的看着我挤满了十字路口的脸,“那……你自己小心。”

    “撒。”我帅气地一甩头,然后头上的油随着这一甩流了我一脸。

    我淡定的走进浴室,然后开始全面大清洗。

    “八云紫你个老不死的!我看你还能扔什么过来!”虽然现在头顶没有隙间,但我还是指着天空大喊,我知dào

    八云紫肯定听得见。

    “我就让你看看!”头顶上隙间突然打开,紧接着什么牙膏肥皂洗头水稀里哗啦的全都掉下来了,虽然在我灵活的身法之下一样都没打中我,但浴室却几乎被堆满了。,同时我也发xiàn

    ,我无处可躲了,因为浴室里都堆满了。

    “我看你再躲!”一团大得多的黑影再次掉了下来,我下意识的抬手一接,软的?

    “橙!!!!!!”隙间里传出蓝绝望的惨叫。

    “橙?”我低头一看,小猫又在我的臂弯里一脸怯懦的看着我。

    “对不起喵!橙不是故yi

    的喵!”橙见我低头慌忙开始道歉,她曾在我第一次到八云之家的时候被蓝抱着充当背景,太清楚我有什么样的破坏力了。

    “没事没事。”我揉着她的头,直到她摆出慵懒的表情,“八云紫怎么把你也扔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