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激增-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零八章 激增

    “啧啧啧,好吧,我就姑且信了。”我知dào

    文文说的是真心话,但我也不能太得寸进尺,不然容易乐极生悲。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文文又问了一遍,“你跟铃仙的孩子你想要什么样的?”

    “女孩吧,男的长兔耳不是看上去很违和吗,跟违章建筑一样。”我试着想象了一下空条承太郎穿兔女郎装的样子,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说着说着哆嗦什么啊?”文文不解的看着浑身像像筛糠一样的我。

    “我想到了可啪的东西,非常可啪的东西。”我好不容易才从妄想中把自己拉回来。

    “别说,我可一点都不想知dào

    。”文文很清楚能把我吓到筛糠的东西有多恐怖,你就想想连风见幽香都不能让我发抖就知dào

    了。

    “好了,把衣服放下吧。”我示意文文把衣服放好,“我刚才在人之里,知dào

    了点有趣的消息。”

    />

    “什么消息?”文文放好衣服,顺势靠在我身上,“能被你评价为有趣的消息,又有肥婆掉到水沟里了?”

    “怎么可能。”我嗤之以鼻,“红魔馆的女仆长,十六夜咲夜,在人之里打探我的情报。”

    “红魔馆?”文文知dào

    我想说的是什么,“又是红魔馆?”

    “嗯,加岛大叔敢用脑袋担保是红魔馆在打探我的消息,这就有意思了。”我觉得此事定有蹊跷,“根据幻想乡缘起的记录,红魔馆的馆主,蕾米莉亚?威严酱?抱头蹲防?斯卡雷特……”

    “这名字什么鬼?”文文知dào

    蕾米莉亚本名叫什么,所以才对这个名字反应这么大。

    “我自己起的,怎么样,挺不错的吧。”我对此真的十分自豪,“威严酱,怎么样,一听就知dào

    很有威严的样子(才有鬼),哈哈哈哈哈……”

    “没什么,你继xu

    说吧。”文文不想就我的恶趣味多说,虽然她也觉得这个名字太特么合适了。

    “蕾米莉亚?威严酱?抱头蹲防?斯卡雷特是个任性而又喜欢热闹的大小姐,以前也不排斥有其他人类或者妖怪进入红魔馆,可现在却突然禁止任何人入内,再加上十六夜咲夜会打探我的情报,那个女仆只会因为蕾米莉亚的命令而行动,这说明了什么?”我的话到此已经很明显了。

    “说明……蕾米莉亚正在打算实行什么巨大的计划,这计划年深日久,她已经计算到了所有的可能性,但是,只有你是突然出现的而又有实力阻碍她的人,所以她才会迫切的需yào

    你的情报,综合前面的条件,红魔馆很可能是要……发动异变?”很明显,文文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就是这么想的,异变,但在异变发动之前,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只有我们自己的推断,所以我会先去红魔馆看看,如果可能,我打算潜进去看看。”虽然我可以百分之一百二十八的确定这次将要发生的异变的元首(元凶首恶,简称元首)就是蕾米莉亚?威严酱?抱头蹲防?斯卡雷特,但就像我说的,没有证据我就不能直接干预。

    “那你要小心,潜入的话那门番并不是问题,但无穷无尽飞不到地方的庭院才是麻烦。”文文在这一点上吃了大亏。

    “那只是因为你已经被人发xiàn

    了而已,我敢打赌你一直飞不到红魔馆是十六夜咲夜干的。”我在潜入上有着绝对的自信,因为我有一招文文根本没想过的潜入秘籍,“潜入可不一定要飞进去,还可以挖进去。”

    “你……不会是要用土工作业的方式在地下掘进进去吧?说到挖进去,文文已经猜到我要干什么了。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我这次潜入不打算装备流亡者零式改,以我本身的体型进入比较方便,“波动战刀和波动军刀的粒子振动刀刃可以轻易的在地下开洞,要挖出一个容纳我身形的地道并不困难。”

    “你的身形?你打算不穿盔甲就行动吗?”文文强烈反对,“那样你在面对攻击的时候太危险了。”

    “正因为异变还没开始,所以我才不会出事。”文文的关心我心里很受用,但我也有着不同的看法,“如果我失踪在红魔馆,你,铃仙,灵梦,魔理沙,霖之助,甚至八云紫和八意永琳乃至风见幽香都有可能找上门,蕾米莉亚惹不起这么多人,而且这些人一点找上门,她再想发动异变就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我绝对不可能出事,你那天都伤成那样了,不也没在潜入的时候出什么事嘛。”

    “你后台啥时候变得那么硬了?”文文觉得我的后台听着就瘆得慌,“我怎么一点都不知dào

    ?”

    “你不知dào

    的事还多着呢。”我身上的秘密多到我自己都不知dào

    有多少。

    “我没打算知dào

    ,聪明的女人不会刨根问底,所以,你还是别失踪的好。”说完,文文做出了一个我从没想过的举动,她居然主动亲了我一口,嘴上,特么的嘴上!她主动亲了我的嘴!fu♂ck!耶!!哈哈哈哈哈哈!!

    “sir,侦测到您的身体出现异常反应。”西斯特姆总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冒出来。

    “异常,不,我现在感觉很好,好到不能再好了!耶!!”我以平时难以想象的速度从流亡者零式改背后拔出波动战刀,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把手持型光束步枪以及五个弹匣,撞开门就跑出去了,眨眼的功夫就没影了。

    “虽然您听不见,不过您的力量和速度分别出现了平均47%的数值激增,sir。”西斯特姆平静的絮叨完,“不过文文小姐,我无法理解这种激增的原因。”

    “等你明白的时候,你就真的是个完整的人了。”文文也知dào

    西斯特姆的缺陷,“帮我把门关上,我行动不便。”

    “了解。”西斯特姆听话的关上了门。

    而此时,我几乎已经跑到雾之湖了,就是这么速度,我从没想过自己居然能发挥出这种速度,而就在之前,我因为速度太快撞上了一棵树,我几乎都没什么感觉的情况下那棵树已经被我撞倒了,这前所未有的力量和速度,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