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芙兰朵露(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一十章 芙兰朵露(二)

    “可是大哥哥明明也没说过自己叫什么。”芙兰朵露一脸不解。

    “……”我不会承认我把这件事忘了的,绝对不会,“秦钺炀,我的名字。”

    “秦……钺炀?好奇怪的名字哦……”虽然感到不理解,但芙兰朵露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全名,“芙兰的名字是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哦。大哥哥到底来干什么,是来陪芙兰玩的吗?”

    “嘛……”一不小心话题又被带回去了,好可怕,不愧是幻想乡第一熊孩子,“所以我也说过了我是来潜入的嘛。”

    “所以说大哥哥到底是要潜入那里嘛!”万幸,节奏又被我带回来了。

    “当然是潜入红魔馆了。”我一推鼻梁上的眼镜,让镜片出现反光……诶,话说这眼镜哪来的?

    “可是大哥哥不是已经在红魔馆里面了吗?”芙兰朵露只觉得我越解释越迷糊。

    &n〖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bsp;“好吧,我说实话,我其实是来调查的,因为红魔馆最近似乎要搞什么好玩的事。”我突然想到如果红魔馆真的打算发动异变,也许我能从芙兰朵露的嘴里知dào

    些什么。

    “好玩的事?什么事啊!”芙兰朵露好像只是被好玩两个字吸引了。

    “什么事应该我问你啊,我就是不知dào

    是什么事才潜入进来的,你住在这应该知dào

    的比我清楚啊?”芙兰朵露的样子不像装的,事实上我也不觉得她会装什么。

    “姐姐是坏蛋!只是把芙兰关在这里,什么事都不告su

    芙兰!”芙兰朵露的情绪突然就变得激动,这对我很不利。

    “关起来?为什么?我不明白,如果蕾米莉亚是你的姐姐,她为什么要把你关起来?”姐妹间有多大仇才至于如此,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我不懂。

    “芙兰也不知dào

    啊……明明芙兰一直在努力做个乖孩子……但是……”芙兰朵露的情绪越发的不稳定,这让我时刻都有可能玩完,但我却又想听她继xu

    说下去。

    “所以你就一直一个人待在这房间里?”我叹了口气,“好吧,也许我来的不是时候,我是觉得我混的有够惨,不过你看起来不比我好到哪去,为什么不自己出去呢?”

    “姐姐不同意芙兰出去,明明以前同意过的,但自从姐姐把芙兰关进来,就再也没有带芙兰出去过……”我是知dào

    芙兰朵露有多巨大的破坏力,但似乎她没对蕾米莉亚动过手?幻想乡缘起只是记录了能力和习性之类的,具体事迹是没有的,事实上这种东西想记录也记录不了,很多情况下谁干过什么只有当事人自己知dào

    ,所以,我并不知dào

    芙兰朵露到底做了什么才落到这步田地,但现在我能确定,至少她从没对她姐姐蕾米莉亚动过手。

    与此同时,红魔馆王座之间。

    “蕾咪!不好了!”帕秋莉以及其缓慢的步伐‘跑’过来,好吧,这速度比蠕动快不到哪去,“芙兰的房间结界被打破了!”

    “什么?怎么可能!帕琪你不是说过芙兰没办法从结界内部突po

    的吗?”蕾米莉亚简直不敢相信,对于自己的妹妹有多大的破坏力蕾米莉亚自己再清楚不过了,更何况还偏偏是在这种敏感时期,自己的一切计划都可能因此而全面崩盘。

    “事实是,芙兰没有离开房间,相反,结界是由外部被打破的,是有人从外面进去了。”帕秋莉解释,“所以,蕾咪,你得决定对于闯入者我们要怎么办。”

    “怎么办?你是说闯入者还活着?从芙兰那里?这不可能!”蕾米莉亚一边庆幸芙兰朵露没有离开房间,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一边却又不能相信有人能与芙兰朵露同呆一室而毫发无伤。

    “你自己看吧,蕾咪。”帕秋莉手上浮现出一个小型魔法阵,上面有两个闪烁的光点,“这是我刻在地下室地板上的探测魔法阵,现在那里有两个生命信号,而且都处于巅峰状态,那个不属于芙兰的信号甚至处于近乎暴走的状态,生命信号都要满溢了。”帕秋莉指着两个光点中那个异常闪耀的光点,“而且最关键的是,两人信号都没有出现移动,你知dào

    这代表什么蕾咪?他们在交谈。”

    “如果有人能和芙兰交流,那就代表他有可能能治好芙兰的问题!”芙兰的状态一直都是蕾米莉亚最大的心病,而现在,蕾米莉亚找到了治愈的可能,她会做什么?

    “蕾咪!”帕秋莉突然提醒,“他们开始移动了!”

    “帕琪,集合所有人到这里,我现在去地下室!”蕾米莉亚喊了一句然后疯狂的奔向了地下室。

    地下室中。

    “大哥哥好厉害!”芙兰高兴的拍着手,“居然把所有的球球都挡住了!”

    “小意思。”我换上一个新的弹匣,“再来啊。”

    呃……事情为什么变成这样?事实上是因为我被刺激到了,所以打算陪芙兰朵露玩一会。不不不,不是作死,我有把握,只要她不用破坏能力,以她小孩子心态放出来的弹幕对我完全没有威胁,我轻轻松松就能把它们全都击落。

    “大哥哥接好哦!”芙兰再次放出一波弹幕,这次要比上次更加密集。

    “弹幕数量,五十,简单。”我左手拿着手持型光束步枪,右手则从枪套中拔出光束手枪,然后闭上了眼睛,两手同时开始射击,“我闭着眼睛都能这么干。”看起来很炫,但其实很简单,记忆弹幕的位置,速度以及飞行方向,就能很轻松的击中它们。

    “哈哈哈哈……”芙兰朵露的笑声像银铃般响起,这让我觉得我放下调查呆在这里是有意义的,但马上我就捕捉到了什么声音。

    “芙兰,安静!”我示意芙兰朵露保持安静,侧耳倾听。

    “呜……”芙兰朵露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这让我清楚的听见了声音的来源,是脚步声,听声音是个体型很小的人,应该跟芙兰差不多,而在红魔馆里,符合这条件的人,就只有红魔馆之主,蕾米莉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