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暴走吧,红美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一十七章 暴走吧,红美铃!

    “呃……咳咳咳咳……什么啊……”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刚才的一下我感觉自己的脊椎骨都要断了。

    “sir,背部装甲破损了,不过还没到警戒线,您最好注意一下。”西斯特姆传来损伤报gào

    。

    “说得容易……”我这才转过身看向我被打中的方向,“这是啥?红美铃?这货的外挂居然还在使用中?”

    在我眼前的红美铃,眼睛是睁开的,但却毫无神态,看上去就像失去意识一样,不,会做出偷袭这种事情,也许是真的失去意识了也说不定,关键是她现在的样子实在很奇怪,原本蓝中带灰的瞳孔变成了黑色,而眼白则变成了红色,体型也大了一圈,原本还要比我矮一点,现在已经和我齐平了,但这些还好,最令我无法理解的是,她原本遭受重创的双手已经完全好了,而且现在上面覆盖满了金色的鳞片,指甲也变得长而且尖,与其说是手倒不如说是爪子,就连她的脸上也浮现了一些金鳞,只不过没有手上的密集,颜色也浅一些,但怎么说呢,她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龙?虽然我没有见过龙,但我却见过其他带鳞片的动物,比如蛇鳞和鱼鳞,但眼前红美铃身上的鳞片要比那些炫酷璀璨的多,怎么想都只能是龙*{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了吧。

    “sir,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您想……”西斯特姆又出来找抽。

    “坏的。”虽然很不爽,不过我也不介yi

    再听听。

    “目标的战斗力又提升了。”西斯特姆说了一句废话。

    “好的呢?”红美铃的战力飙升我用鼻孔都能察觉的出来,我只希望下一句不是废话。

    “根据计算,就算是最惨的结局,您也不至于会被打死。”好吧,这的确是个好消息……才怪嘞!

    “滚吧你这电子废物!”不再理会西斯特姆,现在的红美铃很可能已经失去意识,不会再讲究任何的武德,这就代表我很有可能会阴沟里翻船,所以,我必须先下手为强,一般情况下失去意识了身体还在动,只能代表意识消失的不够彻底,还有剩余的潜意识在操控身体,那么我只要把这剩下的意识也打到消失就行了。

    ‘嘭’然后刚想到这,我就被一拳打飞了,我下意识的激活了能量护盾,然后我就感到眼前一阵闪耀。

    “三华「崩山彩极炮」。”从没见过的符卡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能量护盾上,护盾能量骤然下降了一截。

    “我去!”能量护盾被打成这样一直以来只有三次,前两次分别是被月之都的炮轰到幻想乡的时候还有和风见幽香干架的时候,“三联装高能光束炮,蓄力,放!”我趁着能量护盾还能用,打出了一发蓄力三束光炮,耗空的能量板从左臂装甲中弹出来。

    红美铃下意识的一拍,把三束光炮拍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我面无表情的重新装填能量板,“装填,只是装填问题而已……”

    “sir,检测到极高的硬度,建议不要攻击龙鳞覆盖的位置。”

    “唉,真是丢人丢大了……”我无奈的叹着气,从没想过解决异变的第一战就被打成这个鸟德行,“算了,脸不要了,文文,闪远点!ex系统,启动!”我向文文招呼了一声让她飞远点,然后准bèi

    开大了。(系统提示:您的外挂已到货,请注意查收。)

    在我自high的同时,红美铃正不断地攻击能量护盾,几乎就在我启动ex系统的同时,能量护盾破了,而我也打出了一拳。

    ‘咚’我的左拳打在红美铃的肚子上,居然传出一声闷响。

    “sir,看起来她的身上也有龙鳞保护。”

    “我看出来了。”我轻轻一蹲,躲开了红美铃挥来的龙爪,可能是因为失去意识的关系吧,虽然她的力量大了很多,但灵活性却下降了,而且攻击也变得简单直接,很容易闪避,“你说朝她的头来一发零式冲击会不会有用?”

    “sir,我只能说有用是肯定的,但您也可能一发把人打死。”

    “她现在能量这么高,不至于吧。”

    “sir,她的能量明显是暂时性的爆fā

    ,很大可能就是平时她的身体承shou不了这么高的能量,所以才会在失去意识的时候才显露出来,而且据我推测,她平时一直睡觉可能也是为了消化这些能量。”

    “好吧,那我再想点别的办法……靠!”我正跟西斯特姆讨论对策,就感觉自己的双脚离了地,低头一看,我竟然被红美铃用双臂勒着腰抱了起来,这算什么?怀中抱妹杀?

    红美铃不断地施加着力量,我的腹部装甲传出了哀鸣,但与此同时,我也因为红美铃这一招而发xiàn

    了她的弱点,她脸上的龙鳞仅仅覆盖了额头和两腮的位置,鼻梁的位置却没有,这我还有什么说的?撞吧!

    我用额头的装甲一下一下的撞击着红美铃的鼻梁骨,直到她松开手放我下来,我立kè

    按住她,然后用左拳继xu

    击打她的鼻梁骨,说真的,这样打人真的超级爽。

    “快睡觉快睡觉快睡觉……”我嘴里不停的碎碎念,同时击打也一刻不停我觉得红美铃如果知dào

    幻想乡里还有我这么一个全心全意希望她睡觉的人一定会感动到哭的,不信你看,她这不是哭了吗。

    “sir,我觉得这不是感动,如果您的鼻梁骨被一个人暴打您也会流眼泪的。”西斯特姆觉得这是人体的本能反应。

    “胡扯,我视痛苦于无物!”我让西斯特姆靠边站,不要影响我济世救人。

    不知dào

    是连续打了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反正时间不短,红美铃终于把眼一闭,晕过去了,我特么也累成三孙子了。

    “ex系统关闭。文文。”我把文文叫下来,“刚才那段尽量少写。”

    “哦,你也怕丢人啊。”

    “这不废话吗,好了,继xu

    吧。”在红美铃身上耽误了大量的时间,这让我都有些怀疑人生了,希望其他人别有这么多外挂吧,我才是主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