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芙兰朵露(一)-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零九章 芙兰朵露(一)

    我直线穿过了雾之湖,你没听错,在这种激增的速度之下,我甚至可以让自己在水面奔跑而不会沉没,多有意思,对吧。

    红魔馆很大,外部很大,内部更大,而且外墙四四方方的,因此挖掘地点就是很大的问题,没人会蠢到在正门的方向进行挖掘,但除了正门之外,红魔馆还有三个面,每个面都可以当做挖掘地点,所以,为了选出最合适的地点,我把波动战刀立在地上,然后撒手,向前倒我就从后墙开始挖,向左右倒我就从左右墙开始挖,多么科学,对吧。

    “嗯,很好,往前倒,这很九头蛇。”遵从上天的旨意,我绕到了后墙,把波动战刀和波动军刀刺入地表,开始挖掘。

    挖掘比我想象的还要轻松,粒子振动能轻易的震碎岩石,更何况我的力量还处于激增状态,而为了防止被红魔馆的各位发现,我将坑道挖得非常的深,所以我才会对接下来的发现感到奇怪。

    “??这是什么……”我突然挖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宛如结界一般弹开了我的刀刃,我将周围的土石全部清空,才发现那原来是一堵墙,暗红色的墙砖显示着这面墙属于红魔馆,而不是隐藏在红魔馆底下的什么其他的东西,“墙壁……被布置了大型结界……非常强大的结界,能量等级……s,这说不通啊。”

    没错,这完全说不通,谁会在自家地下几十米深的地方盖一间地下室,而且还用s级的结界包裹住?正常人不会这么干,除非……有什么不得不被隐藏起来……或是封闭起来的东西。

    “不管是什么,进去看看好了。”我把左手印在墙壁上,结界自然的出现了排斥反应,然后,我的左手自发的进行了更强大的排斥反应,直接洞穿了结界……说得好像很炫酷,但实际上只是结界被我用左手一拳打穿了而已。

    穿过破开的墙壁,我进到了一间屋子,如果不是因为这间屋子埋在这么深的地方还包裹着结界,我不会觉得这屋子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因为这看上去真的只是一间卧室而已,我唯一能看出来的,就是这是一间熊孩子的卧室,而且这熊孩子还是个雌性,你看,公主床,一地的布偶,男生房间里会摆着这些玩意嘛?至于为什么是熊孩子,那就更简单了,所有的布偶都坏的估计连它们亲妈都认不出来了,布偶里的填充物散落的满地都是,墙壁上还有不少的伤痕,看上去像是被什么尖锐的物体刮开的,我发誓我小时候的房间也不会这么乱,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小时候什么样。

    “大哥哥,是来陪芙兰玩的吗?”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传来,我抬头一看,那只能说是一个小女孩,或者用另一种方式形容就是一只幼女而已,梳着金色的侧马尾,背后长着一对绚丽而又诡异的水晶翅膀,怀里抱着一只破破烂烂的玩具熊,当然,比起摆在地上的那些……垃圾来说要好得多了。

    我抬头看到正主的瞬间就知道自己要遭,通篇记忆幻想乡缘起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头顶上那是谁,但这种时候越是慌乱就死的越快,不过,我早已对此作了模拟演练以防自己突遇状况,所以我幸运的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对于其他人来说百分之一千必死的棘手情况。

    根据记载,芙兰朵露蓝蓝路四重禁忌斯卡雷特由于其过于强大的天赋,导致精神出现了一种奇怪的问题,即心智成长缓慢,换句话说虽然芙兰朵露在身体上早已是四百九十五岁的合法吸血鬼萝莉,但思维上却依然是个小孩子,小孩子很难对付,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她们下一刻要干什么,但她们同样也最好对付,因为小孩子的好奇心和玩性永远超过一切,而我的计划,就是利用这一点。

    “嘘……”我向芙兰朵露摆出嘘声的手势,蹑手蹑脚的靠近房间大门,“保持安静,我正在偷偷潜入。”

    “潜入?什么意思?”芙兰朵露把头一歪,露出一个萌爆了的表情。

    “潜入就是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进入的意思。”我头也没回的解释了一句,“所以别出声,我可不想被人发现。”

    “吼……”芙兰朵露摆出一副不明觉厉的表情,眼睛睁的大大的,但又马上开口,“可是大哥哥,芙兰已经看见你了哦。”

    “啊?是这样吗?”我僵硬的回过头,看上去就像脖子里的齿轮组生锈卡住了一样,“不可能,你一定在骗我,你怎么可能发现我的,我的潜入可是完美的。”

    “大哥哥是笨蛋!芙兰明明就已经看见大哥哥进来了,不然芙兰在跟谁说话?”芙兰朵露觉得我的脑子里可能长了瘤子或是有什么更严重的问题,“大哥哥的脑袋里一脑子都是芡吗,是勾的芡吗?”

    “怎么可能,我一脑袋粉汤什么的是绝无仅有的!”我要为自己的智商讨个说法,虽然这本就在我的紧急应对方案之内,而且绝无仅有用在这本来就表示说话的人脑子有病。

    “绝无……仅有?”芙兰朵露似乎不太明白这个词,“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

    “没有!”芙兰朵露的注意力已经被我这个一脑袋都是勾芡的笨蛋吸引,很好,这很海德拉,“说起来,你是谁啊?”虽然我知道,但我还是得问,我得把对话带入我的节奏,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芙兰朵露的能力太过于神出鬼没。

    “芙兰就是芙兰啊,倒是大哥哥我从没在红魔馆见过呢。”芙兰朵露明显不知道报上全名这种礼节,不过这也不是她的错就是了。

    “你见过我才有鬼……我都说了我是潜入进来的,我要是来过红魔馆还用得着潜入吗?”虽然幻想乡其实真的有鬼,但我也不在意拿她们开个玩笑,“还有,有人问你叫什么的时候要报出全名,记住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