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十六夜咲夜的天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十六夜咲夜的天敌

    “不不不,你太天真了,事实上,你应该感谢我。”跟博丽灵梦不同,我是个坏人,“如果来的是灵梦,她就不会跟你这么客气了,不像我,还会提前警告你。”

    “警告我?你想警告我什么?”十六夜咲夜笑得越发灿烂。

    “严格来说是提议,我的提议是,让你的主人自己出来,把外面天上的红雾停下,别在这挡我的路,人类的小丫头。”十六夜咲夜的年纪都不到我有记忆以来活的零头,在我眼中她真的只是个小丫头而已,“我给你三秒考……嗯?”十六夜咲夜突然在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你见不到大小姐的。”十六夜咲夜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我会在这里解决你的。”

    “是吗?”我用左腿向后一撩,十六夜咲夜一个后跳闪开,“刚才在门口的妖怪小妞也这么说的,结果她现在还趴在外面。”

    “中国?我跟她可不同。”十六夜咲夜落地的瞬间熟练地从大腿上拔出飞刀。

    &nbsp〖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的确不同,她还能确实的伤到我,而你,甚至都无法破开我的防御!”咲夜之前在用能力拖延时间,但我又何尝不是在拖延时间呢,“西斯特姆!”

    “在,sir,胸甲和背甲的损伤已经由纳米核心中的纳米机器人修复完成了,但对于完全破碎的右手甲和拳击型光束剑我也无能为力。”没错,就在刚才这段时间,流亡者零式改已经把能够修复的地方全都搞定了。

    “这就够了!”我从背后拔出波动战刀,“最后通牒,小丫头,给我让开!敢阻拦我,管你是人类还是别的什么,我不会手下留情!”

    “你话太多了!”十六夜咲夜掷出手中的三把飞刀,然后,我就发xiàn

    面前的飞刀变成了上百把。

    “我是出于好心,既然你不领情,我也没办法。”我把右手往身后一背,站在原地毫无动作。

    ‘丁零当啷’上百把飞刀中有不下二十把击中我的正面,但却全部被流亡者零式改坚强的外装甲挡住了。

    “什……”十六夜咲夜惊呆了。

    “你以为我刚才是在开玩笑吗?使用这种攻击方式的你,根本无法破开我的防御!”没错,咲夜的能力是一种基于相对论的通過操控质量和速度來近似达到时间停止的效果的bug级imba能力,但相对的,她那过于单一的攻击手段也对拥有近乎无死角防御的我没有任何作用,即使十六夜咲夜拥有堪比鬼族的肉体力量,她的飞刀也会因为材质问题而在命中我之后直接折断,而无法对我造成丝毫的伤害。(注:这里关于咲夜的能力采用的是《东方茨歌仙》中的说法,在此不多做表述。)

    “你防御的很好,但你的右手不是!”十六夜咲夜在我眨眼之间就用能力回收了飞刀。

    “真是不死心啊,何必呢,面对根本不可能打到的对手。”我的右手确实暴露在外,但即使我的右手被完全切掉也不会对我的战斗力造成什么损害,本来就视痛苦于无物的我又拥有一只比起右手无论是力量还是灵活都要超出许多的左手,我有什么可在乎的?“我就告su

    你吧,切掉我的右手也改变不了你败北的结局。”

    “不试试怎么知dào

    。”十六夜咲夜是打定主意不进棺材,不掉眼泪了。

    “那我就只能做些我原本不想做的事了,根据我的计算,你刚才一次性投掷出的飞刀有一百零七把,算上之前被光束弹打爆的一把一共是一百零八把,这应该也是你所能携带的上限了吧。我就把它们全毁掉,看你还能扔什么!”如果咲夜没了飞刀,她还能干什么?用拳头打我?红美铃都打不倒我!连我爸爸都没打过我!

    “你尽管试试吧!”十六夜咲夜再次掷出飞刀,就像刚才一样,本来只有三把的飞刀到了我面前就变成了一百零七把,不过很遗憾,十六夜咲夜并没能得到我的准确情报,也就更不可能知dào

    我所拥有的是什么样的身体,掌握的是什么样的武器。

    “我闭着眼睛都能这么干!”我打空了三联装高能光束炮中剩下的八次单发射击能量,将八把飞刀摧毁,同时右手握住波动战刀按照特定的轨迹在身前不停地挥动,每一个飞刀手在投掷飞刀的时候,都有属于自己的节奏,而在战斗中,这种节奏就影响了飞刀飞行的顺序,而我的挥刀轨迹就是顺着这样的顺序,仅仅这样一轮,我就摧毁了四十二把飞刀,这还不算在我右手上插着的三把,我无奈的看了看右手,摇摇头,波动战刀交到左手将右手上插着的三把飞刀砍成两截,拔出来扔掉,又往三联装高能光束炮中放入新的能量板,“现在你少了四十六把飞刀了(连同最早毁掉的的一把),虽然你的飞刀技术是我见过最好的,但你已经输了,让开吧。”

    “……”咲夜没有回答,再次进行攻击,这次,她的飞刀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

    “为什么就是听不懂呢!我只是在做好事而已!”我是个坏人,这我承认,但我现在在做的事是解除异变,这是件好事,我不想在这种做好事的过程中造成太大的破坏,无论是对人的,还是对物的。

    咲夜再次收回了飞刀,这一次,她只剩下一把了,之所以剩了一把,是因为我在挥砍过程中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手抖了一下,落下了一把,然而只剩下一把飞刀,她已经什么都不能做了。

    “你到底从何而来?人类不可能有你这种科技,如果有,我们这些异类早就死绝了!”咲夜握紧了拳头,情绪变得失控,看来她以前是有些什么不好的记忆。

    “我不知dào

    ,我没有过去,我只有现在,我的科技,也只属于我。”我没在理会她,转身打算上楼。

    “你!”咲夜突然拎着最后一把飞刀冲过来,对着我一刀刺下,我转身举起右手,锋利的刀刃刺穿了我的右手掌,但也连同咲夜的手一起被我的右手攥住了,“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打开面甲,静静地看着满脸愤nu

    的咲夜,“我是个流亡者,无所不为,无所不在。”说完,我用左手在咲夜后颈轻轻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