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超过两万度的皇家烈焰-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二十一章 超过两万度的皇家烈焰

    “是!”小恶魔听完马上从我身边窜开,但又没有真zhèng

    的离去,而是跑到了帕秋莉的背后。

    “啊啊啊……”打完了一个又来一个,我已经习惯这种添油战术了,不过也没办法,别的不说,十六夜咲夜的能力注定她没法跟别人好好配合,她的能力发动时可是敌我不分的,同理,擅长近身作战的红美铃和擅长魔法打击的帕秋莉合zuo

    也很可能发生友军误击,“为什么总是要拦着我呢?我只是想做件好事而已,你比谁都清楚那红雾有什么样的效果吧。”

    “虽然知dào

    ,但蕾咪需yào

    那红雾。”帕秋莉摘掉了眼镜,“我们是朋友,我当然要帮她,如果是你的朋友因为某些理由必须要发动异变,你会怎么做?”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先把来找茬的打趴下……呃……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是个帮亲不帮理的人,帕秋莉想说她自己也是一样。

    “那就好,你能自己离开吗?”帕秋莉虽然已经打开了魔法书,但还没有攻击就是为了看看我能不能被她的嘴炮击退,不过很遗憾,我也有不得不打的理由。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

    “那可不行,我今天可是领工资干活的,八云紫出了我无法拒绝的价格,而她这价格你们谁都出不起,再说了……”我又指指天花板上的文文,“现在我的事迹可是要见报的,就这么走了我的脸往哪放?”

    好吧,其实我的脸往哪放并不在我的考lu

    范围之内,但首先混元金斗我志在必得,另一方面文文也需yào

    个大新闻,所以,虽然我跟红魔馆无冤无仇,我还是得继xu

    通关红魔馆。

    “真遗憾,我其实并不喜欢战斗。”帕秋莉不喜欢战斗,身体是一方面,更关键的是帕秋莉本身更喜欢做学问(魔法方面)。

    “世上之事常常不能随己心意,但如果你能自己闪开,我也不想跟你动手。”帕秋莉安利我失败,现在该我安利她了,“你的身体太虚弱了,跟你动手有违我的底线。”即使是我这样的人渣也是有底线的,不对丧失反击能力的人动手,除非受到攻击;不对俘虏动手,除非受到攻击;不对老幼病残动手,除非受到攻击,当然,在符合以上这些情况的人中一旦有人干了什么让我极度愤nu

    的事情的时候,以上底线全部作废。

    “我没有你想象中的脆弱,身为魔法师,我还是可以跟你打一打的。”帕秋莉可不是会被轻易安利的人,除非我手里有《比利宝典》。

    “或者你可以先让我过去,等你把病治好了再来跟我打,我可以给你写个条子,让八意永琳免费帮你治。”有病了,就找八意永琳,虽然别的不好说,但医术绝对杠杠的。

    “很遗憾,我这是家族遗传病,八意永琳也治不好的。”然而帕秋莉似乎已经去找过八意永琳了,也难怪,那种神医有病的人都会去找,但连八意永琳都治不好,看来我是没得谈了,不过我觉得我还有最后的机会可以抢救一下。

    “西斯特姆,扫描结果出来了?”西斯特姆,腿上缺挂件吗?

    “检测到目标的肺部有极端渗透存zài

    ,超越任何药物所能治愈的范畴,sir,说句难听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种族,她早该死了。”西斯特姆的话很难听,但却很实ji

    ,“不过,sir,如果您愿意的话,您可以成为幻想乡中,也可能是全世界中唯一一个能治好她的人。”

    “我是能试试,但要看她同不同意了。”治好一个完全没救的器官要怎么做?答案很简单,换个新的就行了,就像八意永琳说过的,大夫能从病人身体里拿出来什么,就能再放进去什么,“帕秋莉,打个商量怎么样,我治好你的毛病,你让我过去。”

    “真是有诱惑力的提议,但恕我拒绝,我并没有任何证据能让我相信你能治好我,何况我也必须把你拦在这。”帕秋莉不为所动(不动的大图书馆嘛……)。

    “她不同意,sir。”

    “我耳朵没聋。”我放qi

    了,爱咋咋地吧,老子要动手了!“既然你不同意……那你过来打我啊笨蛋!”

    “日符「royalflare」(皇家烈焰)!”被我嘲讽了的帕秋莉一发皇家烈焰糊了过来。

    “纳米护盾激活,拼接!”我立kè

    将纳米护盾挡在身前,根据我的计算,帕秋莉的身体无法持久作战,尤其是在使用这种大型符卡的情况下,我什么都不干就能获得胜利,但是,我却忽略了另外一点……

    “sir!侦测到部分组件出现熔化反应!”西斯特姆突然弹出警报。

    “啥?你特么在逗我?”我立kè

    打算转移,但却发xiàn

    纳米护盾的最外层已经因为熔化而粘在一起,根本分不开了,“怎么回事!突po

    地球大气层的时候都没有任何问题的!”

    “sir,突入大气层的温度还不到一万摄氏度,没办法熔化流亡者零式的组件,但是您现在所承shou的符卡攻击温度超过两万摄氏度,而流亡者零式改大部分组件的熔点都在两万摄氏度左右,即使超出的温度并不太多,也很难支撑太久。”如果不是流亡者零式改真的在熔化,我都要怀疑是不是西斯特姆的脑子出了什么问题,超过两万摄氏度的攻击是什么概念,太阳表面温度也才不到六千摄氏度,超过这温度的攻击我只听说过杰顿的一兆度火球(其实连人类建筑都烧不化,明显是当时设定问题)。

    “能量护盾还没充能完毕吗?”我已经打定主意这次回去之后绝对要把耐热能力强化一遍,但前提是我现在不会先在流亡者零式改这铁棺材里焖熟。

    “还没有,sir。”

    “好吧,好吧!”我突然蹲下,把纳米护盾的下端插进了地面,“把纳米护盾的连接点切掉!”

    “了解了,sir。”随着一声脆响,纳米护盾被从我的双臂上切除,但由于下端已经插入地面,依然在忠实的为我抵挡火焰,而我的机动力已经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