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红雾异变,解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二十九章 红雾异变,解决

    “我……我是……”蕾米莉亚发xiàn

    自己无法回答我的问题,甚至不敢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她自己都在害pà

    ,害pà

    自己得出的答案是自己最不想得到的那个,“我……我输了……”蕾米莉亚面容呆滞的吐出了这句话,然后,就如同之前她所承诺的那样,天上的红雾开始渐渐散去了。

    “看来你明白了,那么我的任务也结束了。”我抱着文文站起来,看着远处互相搀扶着正向这里移动的十六夜咲夜和小恶魔,“你的人来了,我再留下可能就真的要玩完了,不过,说实话,除去异变,我一点都不讨厌你们。”两台流浪者在我的呼叫之下飞过来,分别把我和文文背在背上,“记得和芙兰和好吧,把发生的一切都告su

    她,她会理解你为她所做的一切。”

    “谢谢……”蕾米莉亚突然念叨了一句,但她的声音跟蚊子哼哼差不多,我费了好大的力qi

    才反应过来她居然在道谢?那个威严跟胸部一样伟岸的死鸭子嘴硬蕾米莉亚居然也会道谢?

    “不用谢我,要是真想感谢,异变之后的例行宴会你来出钱搞,到时候别忘了邀请我们。”蕾米莉亚认输了,我也履行我的承诺对她在我胸口开洞的事既往不咎,正所谓相逢一〖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炮泯恩仇,何况我们本来就没什么仇,我呼叫了西斯特姆,两台流浪者起飞将我们带走了。

    “大小姐,大小姐!您没事吧?”十六夜咲夜和小恶魔此时才走过来,咲夜看到倒在地上的蕾米莉亚大惊失色。

    “没事,只是暂时不能动而已……”蕾米莉亚看着我和文文离开的方向,“秦钺炀……我欠了那个家伙人情了……咲夜,等所有人的伤都养好了之后,我们来开个宴会吧。”

    “是,大小姐!”咲夜已经从蕾米莉亚的言语和表情变化中察觉到了蕾米莉亚心态变化,“那芙兰二小姐的事情……”

    “我已经知dào

    解决办法了,秦钺炀,真是个奇妙的家伙,这不仅仅是我当局者迷就能解释的了……”蕾米莉亚表示一切都结束了。

    随着咲夜和小恶魔把蕾米莉亚抬回了红魔馆,红雾异变至此,彻底终结。

    博丽神社。

    “红雾散了,看来小哥已经把异变解决了。”魔理沙抬头看着重回晴朗的天空,“灵梦……灵梦?”魔理沙叫了两声却发xiàn

    灵梦没有回应,回头一看发xiàn

    灵梦竟然已经全身会白的倒在地上了。

    “异变解除了……那么宴会……我的神社又要完蛋了……我居然忘了……我真傻……真的……”灵梦瘫在地上喃喃自语,一副祥林嫂的样子,这时候灵梦终于回想起了,一个人收拾宴会烂摊子的恐惧。

    “嘛……灵梦,别这么悲观,往好处想想,小哥不可能不帮你收拾的吧……呃……大概……”魔理沙越说越没底气,她发xiàn

    自己完全无法确定我会不会借机落井下石。

    “呵……呵……呵……”灵梦毫无感情的冷笑着。

    流亡者工厂。

    “医疗舱已经就绪,sir。”西斯特姆控zhi

    流浪者把我抬到了医疗舱旁边,大量失血虽然不会要了我的命,但却会让我因为缺血而头晕。

    “我现在就得开始治疗,文文交给你了。”我直接往医疗舱里一栽,而文文因为脱力严重还没睡醒,“还有,给慧音发信号,警报解除了……”医疗舱的舱门封闭,我也疲惫的闭上眼睛。

    “没问题,sir。”

    八云之家。

    “秦大人已经完成了,紫大人,依照秦大人的性格,他一从治疗中恢复就会马上来向您索要报酬。”蓝无奈的看着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翻箱倒柜的八云紫,“您确定您能在那之前把混元金斗找出来吗?”

    “这个……”八云紫满头冷汗,她太清楚如果没能支付给我约定的报酬会导致什么样的恐怖结局了,“我觉得我可以,我我我只是一时忘了扔到哪里去了,啊哈哈哈哈……蓝,无论如何在我找到之前拖住他!”

    “……我知dào

    了,油咖喱大人。”蓝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领命离开了,留下八云紫继xu

    撅着屁股翻箱倒柜。

    人之里。

    “妹红,让自警队出动告su

    所有人警报已经解除了。”慧音看着手里的接收终端上的指示灯重新变成绿色,松了口气。

    “我已经叫人去做了。”妹红叼着烟头靠在墙上,“解决异变的是他吧,不然也不会给你这东西,臭不要脸的,打架居然不叫我。”

    “你去了不捣乱就不错了。”慧音给妹红泼了一盆冷水,“还有,屋里不许抽烟,给我把烟头扔到外面去!”

    红魔馆地下室。

    “……”芙兰朵露一直都清楚的听见了外面传来的动静,但却一直缩坐在墙角中不动,不知dào

    为什么,她能感觉到正在战斗的双方都是谁,虽然她看不到战斗的具体情况,但对她来说,哪一方失败,都是无法接受的事情,直到最后外面彻底归于寂静,并且不久后地下室的大门就被推开,“姐姐……大人?”

    “芙兰。”蕾米莉亚的身体依然处于失力状态,一直都是让咲夜搀着才能行动,但现在,她却坚持着让咲夜放开自己,然后走了进去,“你知dào

    秦钺炀,对不对?”

    “姐姐大人……我……”芙兰把自己缩的更紧了,“我不是……!!”

    “对不起,芙兰……”蕾米莉亚突然抱住了自己的妹妹,尽管她的手都在因为失力而颤抖,“秦钺炀说的没错,我真是天底下最傻的白痴……芙兰,不知不觉之间你也长得这么大了。”

    “姐姐……大人?您不是讨厌我吗?”因为蕾米莉亚讨厌自己才把自己关起来,芙兰朵露其实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在看到蕾米莉亚的所作所为之后,即使以芙兰的心智,都知dào

    自己的理解可能一直都有问题了。

    “怎么可能呢芙兰……”蕾米莉亚揉着芙兰的小脑袋,这可能是蕾米莉亚有史以来第一次让人觉得身上有大人的气息,“你可是我唯一的一个妹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