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失踪-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失踪

    “还有,关于恋恋的能力分析,要是有任何进展都立kè

    通知我。”恋恋的能力分析进展越来越慢,现在的进度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但这种东西谁说的请呢,没准哪天突然就蹦字了,“就这样,我很快回来。”把事情都交代完之后,我离开了流亡者工厂。

    当夜,文文从睡梦中醒来。

    “呵……西斯特姆……我睡了多久啊……”文文揉着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一天又四个小时。”西斯特姆听见文文的声音冒出来报时,“您打算吃点什么吗?”

    “你会做饭吗?”文文不记得西斯特姆会做饭,倒不如说一个没有实体的人工智能能做饭吗?

    “不会。”西斯特姆坦言。

    “那你问个什么劲……诶,秦钺炀呢?还泡在医疗舱里?”文文找了一圈发xiàn

    没找到我。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主人出门去了,说是很快回来。”西斯特姆想起我临走之前就是这么说的。

    “他走了多久了?”文文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发xiàn

    时间已经快半夜了。

    “四个小时。”

    “这也叫很快回来?马上联系他,问问他现在在哪。”对于我伤刚好就夜不归宿的行为,文文表示无法容忍。

    “知dào

    了……文文小姐,通讯失败。”西斯特姆试图联系我,但却失败了。

    “失败?为什么?”文文有种不好的感觉。

    “主人似乎进入了一个信号无法传入的位置,我联系不到他。”西斯特姆无法直接进入我的生化计算机,只能通过远程通讯信号跟我的本体联系,而现在,西斯特姆发xiàn

    信号传不过去了。

    “见鬼……”文文顿时不淡定了。

    第二天,博丽神社。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文文这么着急把我们都叫过来干嘛?”妹红披头散发的走进神社,“我头都没来得及梳呢。”

    “我也不知dào

    啊。”魔理沙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坐在那揉着眼睛,“昨晚通宵看书,早上刚睡下就被叫起来了,灵梦,不打算给个说法吗?”

    “文文突然跑过来说有大事发生,让我把你们挨个叫过来,我就知dào

    这么多。”灵梦到是起得早,但也不知dào

    到底出了什么事。

    “稍安勿躁吧。”慧音坐在一边闭目养神,“既然叫我们来,总是有事情的。”

    正在这时,大门突然打开,铃仙从里屋走出来。

    “铃仙,到底怎么回事,文文呢?”妹红的性子最急,张嘴就问。

    “别提了,丢了。”铃仙满脸都是焦虑。

    “啊?文文丢了?”灵梦完全不相信,毕竟自己早上就是被文文拜托出去叫人的。

    “秦大人丢了。”铃仙发xiàn

    自己一时着急结果口误了。

    “哦……啊?”魔理沙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秦大人指的是我。

    “你啊特么什么啊!”妹红一把把魔理沙扒拉开,“到底怎么回事啊铃仙?”

    “文文昨天夜里来找我,说秦大人联系不上了,我们两个一直找,结果秦大人昨夜彻夜未归,今天也不见踪影。”铃仙解释昨夜发生的事。

    “哟……哦,我明白了!”妹红想了想,突然一拍桌子,“肯定是喝多了,这会儿不定趴哪个粪堆那吐呢!”

    “……”铃仙一脸鄙夷的看着妹红。

    “那特么是你!”魔理沙马上就给妹红的结论否了,“秦小哥从来不喝多,更从来不去粪堆,依我看啊,准是没钱还账,让债主给扣了!”

    “那特么是你!”妹红一口就给魔理沙喷回去了,魔理沙虽然幸运值高,但因为整天不务正业,倒是经常在人之里赊账,这些事别人不知dào

    ,整天在人之里捣乱……哦不,闲逛……不对,是巡逻的妹红再清楚不过了,“秦钺炀有多少钱你知不知dào

    啊,他能没钱还账?他钱多的都能救济灵梦了!”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关我屁事!”灵梦最讨厌别人提她被我接济的事,当然,我提除外,“要我说,那肯定是让妖怪给抓了壮丁了。”灵梦想起最近的一些传闻,说是有些妖怪想住高级点的房子又不会自己盖,所以就会抓些人类过去盖房,但因为被抓走的人盖完房子都一根汗毛没少的被放回来了,也没受虐待,灵梦也就懒得管了。

    “放屁!谁敢抓秦钺炀那小子壮丁啊?”妹红是幻想乡最早认识我的人,当然最清楚我有什么样的手段。

    “诶,会不会是遇上人贩子了?”慧音突然出声,还别说,虽然人之里就那么大,但还真有过人贩子,虽然那小子最后被只对他的行为看不过眼的妖怪一巴掌拍死了。

    “不可能!谁敢卖秦小哥呢!”魔理沙觉得这比灵梦刚说的抓壮丁还不切实ji

    ,“就是真有人敢卖,谁敢买啊!”

    “怎么没人敢买啊?风见幽香就敢买!”妹红还跟魔理沙因为之前的对话呛着火呢。

    “那特么风见幽香还用买啊?人家直接就给他……”魔理沙摆了个擒拿的姿势,突然反应过来,“诶,铃仙,你说会不会是让风见幽香给抓起来了?”

    “我倒觉得不太可能啊。”慧音是在场的人中跟风见幽香关系最熟悉的,“风见幽香跟秦钺炀的关系不错,再说了,风见幽香也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啊。”

    “哦对了!”铃仙突然打断了众人的讨论,“文文桑还说了,西斯特姆一直联系不上秦大人,好像是因为秦大人正处在一个信号被隔绝的地方,换句话说应该是有结界什么的。”

    “你怎么现在才说?”灵梦表示铃仙要是早说出来目标就小得多了。

    “刚才一直照顾文文桑,我这不是一忙给忙忘了嘛。”铃仙也有点不好意思,但她也不是故yi

    不说的。

    “文文怎么了?”慧音捕捉到了‘照顾’这个词。

    “嗨……别提了,今天早上文文桑为秦大人失踪的事正在担忧呢,结果一不小心肚子着凉了,哎呀这个肚子这个闹腾啊……现在还在马桶上坐着呢。”铃仙解释文文暂时是没办法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