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归-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归

    “蓝,真遗憾,看来是我赢了。”我在蓝的肩膀上拍了拍,“看来还是我技高一筹。”

    “是的,秦大人,您赢了。”蓝向我一欠身,“不过接下来还请您手下留情。”

    “放心……”我意味深长的看着站在一边全身抖得像筛糠一样的八云紫,“我有分寸,你先回避一下,还有,无论如何不要让橙靠近方圆五十里之内,会教坏孩子的。”

    “……我明白了。”蓝犹豫了一下,还是退了出去,然后从外面把门关上了。

    “嘿嘿嘿,八云紫,你还有什么话说?”我伸出右手,“要么现在就把混元金斗交给我,要么就准bèi

    肉偿吧!”

    “呃……这个……”八云紫的眼神相当的不自然,而且手脚飘忽,一看就是心虚。

    “我特么就知dào

    你拿不出来!现在没话说了吧?”我抬着双手慢慢的靠过去。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bsp;“住手!”八云紫突然气势十足的大喝了一声,把我都给吓住了,“我当妖怪贤者当了这么多年,难道会没有一招惊天地泣鬼神的绝招吗!看好了!我出绝招!”八云紫双手合十,看起来是要开大的样子,“走为上计!”结果她只是借机拉开了一道隙间打算跑路,真是没有创意。

    “跑?你还是不了解我啊,我盯上的猎物,从来没有跑得了的!”我突然伸出左手握住了刚刚打开的隙间的边缘,然后用力一捏,隙间在我的突然袭击之下再次合上了。

    “……”八云紫欲哭无泪的看着最后的逃生之路被我一爪子捏没了,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啥?你问我为啥是激动?因为我觉得她现在应该是在激动,而不是为自己的未来担心什么的,“你的左手到底什么做的,我知dào

    那不是一般的东西但你这也太……”

    “你不会想知dào

    的,而且你好像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处境。”我的左手是我最为强dà

    的造物,但这跟现在的情况无关,我今天是专门来取混元金斗的,如果我拿不到,我真的不介yi

    把八云紫调教成一个五讲四美三好二逼大妈,“别废话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其实……那天我把混元金斗不知dào

    扔到什么地方了,不过我能确定就在这间屋子里,要不你自己找?”八云紫自知理亏,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局面搞成这样无论是从道德还是法律上我都没有任何过失,“我这次是真没打算蒙你,但不管我怎么翻箱倒柜,我就是找不着了。”

    “你特么当然找不着了!”我一把把八云紫的帽子摘了下来,“帽子帽子,告su

    我混元金斗在哪。”然后随手往头顶上一扔。

    帽子安稳的落到了床上。

    “找着了。”我一把把床整个掀了过来,但床下除了灰尘什么都没有,我瞬间知dào

    混元金斗在哪了,我把床按原样放好,然后掀起了床垫,果不其然,混元金斗就被压在床垫下面的储物格里,为什么我知dào

    这就是混元金斗呢,因为它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四个大字‘混元金斗’。

    “居然在这……好了,这下东西拿到了,你可以走了吧。”八云紫看着混元金斗被我戏剧性的找到,颇有些劫后余生的感觉,巴不得我赶快走。

    “当然……不行!”然而我并不打算就此离开,当时我们所签订的协议,里面可没有我要自己找混元金斗这一项,再说了,我就这么走了,各位看官也不同意啊,都等着看八云紫倒霉呢,“你呢,死罪已免,活罪难逃,我今天要是不好好调教调教你我都对不起我的小伙伴。”我‘嘿嘿嘿’的靠上去。

    “雅蠛蝶!!”八云紫发出绝望的惨叫。

    八个小时后,我心满yi

    足的带着一脸清爽的微妙的表情走出了屋子,没人知dào

    在这八小时中发生了什么,但有传言说,在那之后八云紫连续三天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连吃饭上厕所都没有下床。

    博丽神社。

    “我问过了,香霖也没有什么办法。”魔理沙骑着扫把回到博丽神社,“他那也没有东西能帮上忙。”

    “所以说还是来听听我的馊主意吧,总比没有强啊。”妹红还在推行她的馊主意。

    “行,你说吧,我已经不怕馊了,反正也不可能拉的更厉害了……”文文全身灰白化,坐在一边靠着柱子一副燃尽的样子。

    “文文,妹红说的不是饭馊了,是主意馊了。”铃仙还以为文文理解错了。

    “我连饭馊了都不在乎了,还在乎主意馊了吗?”文文的声音已经跟蚊子哼哼差不多了,“说吧,什么馊主意啊?”

    “我的主意是,先一路打到冥界,虽然那里不好进,但总比进八云之家简单,我们先去了再说,要是还不行,正好西行寺幽幽子应该知dào

    八云之家在哪。”妹红的主意真不是一般的馊,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也没有别的办法能用了。

    “冥界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攻下来的,灵梦,你怎么看?”慧音觉得这主意并不稳妥,危险系数太高,决定看看灵梦的意见。

    “我?我躺着看。”灵梦先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我看我们都白费力qi

    了。”

    “啥意思啊?”魔理沙打算看看灵梦是不是发烧了。

    “我的意思是我们这么折腾都是白费功夫,我都闻见金子味了!”灵梦说完指着鸟居的方向,“自己看看吧。”

    鸟居下面,我正不紧不慢的走过来。

    “诶,这么多人?都干什么呢?”我本来只是打算过来看看灵梦异变之后是什么动静,没想到这里居然聚了这么多人。

    “秦钺炀!你死哪去了!”文文翅膀一扇就朝我冲了过来,然后刚扑腾两下就迫降了,得亏我接的快。

    “怎么回事这是?”接是接住了,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呢。

    “秦大人,我们都在这里是因为之前……”铃仙用最快的速度向我解释了这里发生的一切,“所以说您之前整整一夜到底去哪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