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索德布雷加与金古亚苏瑞-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三十四章 索德布雷加与金古亚苏瑞

    “我去八云之家找八云紫了啊,结果被个迷宫困住了,费了点功夫才把事办成。”铃仙所说的事情让我很受感动,居然还有真么多人会为了我这个人渣聚到一起,可我也是无辜,被迷宫困住又不是我自愿的,当然,之后的调教是我自愿的,但我可不会说出来。

    “啧啧啧,小哥你真是个罪恶的男人。”魔理沙咂咂嘴,“得了,既然都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我们也先回去了,你自己想办法善后吧。”妹红也拉着慧音跑路了。

    “呃……我应该善后什么吗?”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然后觉感觉胸前一阵奇怪的触感传来,“文文,把你的手从我的胸口拿下来,别在那掐了,我又不会疼。”

    “以后还敢不敢玩失踪了?”文文停了手,然后用凶巴巴的眼神瞪着我。

    “我哪玩失踪了?”我的话一出口我就知dào

    要完,我连忙在文文的嘴上一捂,“得得得,咱回家说,回家说。”

    &nbsp*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在灵梦的注视下,我抱着文文拉着铃仙跑了。

    “……你说这叫什么特么玩意儿。”灵梦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感到莫名的奶疼。

    流亡者工厂。

    “要骂我也好,宰我也罢,你还是先把胃治好了再说。”文文拉的脸都绿了,我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严重性,“铃仙,交给你了。”

    “您放心好了。”铃仙摆了个万无一失的手势。

    “如果需yào

    我做什么直接告su

    我。”我并不会治这种病,不过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我当然也会去做。

    “我觉得您最好离文文远一点,她现在看见您就生气,人一动气,增加肠胃蠕动,会泻得更厉害。”铃仙告su

    我我能做的就是先有多远滚多远。

    “明白了。”在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了,我先把自己扔到地下室再说,正好我也有事要跟西斯特姆交代,本来打算先等文文治好了再弄,现在看来可以提前了。

    流亡者地下室。

    “西斯特姆。”我叫出了西斯特姆,“混元金斗我已经拿到了,立kè

    开始分析。”我把混元金斗放到了桌上,西斯特姆叫来了一台流浪者工作型把混元金斗拿走了,“还有就是,关于熔毁问题你找到解决方案了没有?”

    “sir,我找到了两个方案,但我难以定夺。”西斯特姆在显示器上显示了两种不同的试验品,“第一种方案,我设计研发了一种特殊的反灼烧涂层,对于火焰和热能攻击有着良好的抗性以及隔绝能力,从而保护内部机件不会发生熔毁。第二种方案,我制造了一种小型的能量转换器,能将受到的热能攻击的一部分转换为流亡者零式的自身能量。”

    “难以定夺……不过俗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每种方案都试一下,各自做个样品出来,然后进行具体实验。”说实话,西斯特姆的两种方案都有可取之处,也都有不足的地方,先说方案一的反灼烧涂层,虽然这种涂层在理想情况下对于热能的抗性较高,但它毕竟是涂层,顾名思义是要涂装在外装甲外面的,而一旦外装甲破损涂层的热能抗性自然也就不完整了,换句话说虽然效果好,但稳定性却不够。而方案二的能量转换器,由于是装备在机体内部,稳定性上肯定是不容易被轻易破坏,但相对的,由于只能转换一部分热能,相比第一种方案在效果上要差一些。

    “sir,我已经在实验机上开始进行实验了。”西斯特姆熟悉我的行为方式,已经事先开始进行了,“新的流亡者机体是否要开始建造了呢?”

    “开始吧,不过别太快,新的机体不光要解决熔毁问题,我还打算在上面搭载混元金斗的分析造物,我要万无一失的成品,多用实验机实验几次,别到了实装之后才发xiàn

    问题。”在我的设想中,新的机体整体实力要远远超过原来的流亡者零式改,不是在攻击力上,而是在防御力上。

    “sir,这样一来您暂时就没有机体可以使用了,混元金斗的分析应该也要持续很长时间。”西斯特姆担心失去机甲之后的我的安全问题。

    “如果我呆在幻想乡,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怕八云紫又给我找什么苦差事……算了,到时候再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如果我在新机体出炉之前当一个三好少年,我就不会出任何问题,就怕八云紫不给我机会,一个红雾异变就几乎把我废了,别的异变估计也轻松不到哪去,“如果真的不得不行动,我也还有后手,我堂堂的索德布雷加……”破碎的记忆再次一闪而过,我不由得一顿。

    “sir?您想起了什么?”西斯特姆注意到了我的异常。

    “索德布雷加?索德布雷加是什么?职业?种族?姓名?”索德布雷加,这个突然出现在我脑子之中的意义不明的词汇让我不明所以,“如果索德布雷加是姓名,那秦钺炀又是什么……秦钺炀,是我的名字,除了这个名字之外,我要怎么认为现在的我……就是我呢?”

    “sir!”西斯特姆突然把音量提升到最大,吓了我一大跳,但也把我从混沌中惊醒,“我不知dào

    您的名字到底是什么,秦钺炀还是什么索德布雷加,又或者是什么其他的玩意儿,但我只知dào

    您特么的就是老娘的master!”

    “……说的也是,也许过去的我真是什么索德布雷加,但现在,我只选择成为现在的我,我可以选择,我才不会像金古亚苏瑞一样沦落为破坏的傀儡……”我口不择言的念叨着,却突然一惊,“我想起来了!金古亚苏瑞!破坏人偶金古亚苏瑞……”

    “金古亚苏瑞是谁?”西斯特姆试图引导我继xu

    ,也许这正是我恢复的关键,如果我能恢复记忆,也许就能制造出堪比流亡者z-1的武装机体,“sir,您说的破坏人偶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