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力量的代价-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一十一章 力量的代价

    “抱歉,芙兰,有人来了,我得走了。”我毕竟是不速之客,既然现在户主都来了,我就只能离开,“再见了,我玩的很高兴,作为回报,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你的游戏,这不是他们的错,因为人跟人天生就不平等。”我做了告别的手势,然后钻进地道里离开了。

    “大哥哥等……”芙兰朵露试图挽留我,但在她喊完之前,门就‘嘭’的一声被打开了,门板撞到墙上,又反弹回去,被一只手按住。

    “没人?跑了吗……芙兰,刚刚谁在这?你认识他吗?”蕾米莉亚看着墙上的洞非常不爽,她不想就此错过机会。

    “哼,芙兰不知道!”出于对自己姐姐的强烈怨念,虽然芙兰很清楚我的名字叫什么,但却故意装作不知道。

    “唉……”对于自己的妹妹这样,蕾米莉亚也没有丝毫办法。

    人之里。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漫步在大街之上,不住的念叨着,虽然这次潜入红魔馆,我没搞到任何实质上的情报,但我却有种不虚此行的感觉,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也不是毫无收获。

    ‘嘭’走神中的我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墙上,然后,墙塌了。

    “秦钺炀?你没事吧!”我撞到的正是稗田邸的外墙,阿求正在院子里,听见响声跑过来看。

    “呃,没事。”难以置信的是我真的一点事都没有,就像我之前撞到树上的时候一样,“怎么会……我的力量没有下降……”之前我只是以为是被文文的吻刺激到了导致自己的力量和速度暂时提升,但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不然激增的力量早该消退了。

    “你看上去不太好,你应该找个大夫看看。”阿求觉得我此时有些恍惚,虽然她不知道我的恍惚是因为自己的力量提升,但有一点她说对了,我现在必须得去找个大夫看看,我觉得八意永琳就不错。

    “我是得去看看了,不过你这面墙没问题吗?”别忘了我刚才可是撞塌了墙的,我可不是那种把自己的过失归结于意外的人,虽然这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卯月。

    “我会叫人修的,你还是顾好自己吧。”跟我熟悉了之后,阿求的语气也正常了不少,这是个好现象。

    “好吧,那我先走了。”我迫切的想要搞清楚自己的力量提升到底是因为什么,不要以为这种突然的提升是什么好事,获得任何东西都要付出代价,力量也是同样的,而且这种代价往往我们支付不起。

    没再耽搁,我直接前往永远亭。

    迷途竹林。

    “开门,让老子进去!”我在永远亭结界外大喊,我还记得上次我用次元穿梭强行突破永远之力结界带来的后果,我可不敢再来一次了,“蠢兔子!胸部装甲贫瘠的蠢兔子!出来带老子进去!”

    “你个****!”因幡帝从草丛中猛扑出来拎着木槌就照着我的脑袋袭来,“接收帝大人的制裁吧!”

    ‘嘭’的一声,木槌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我的左拳上,然后像全速撞到千年古树的摩托车一样四分五裂开来,露出木槌后因幡帝一脸懵逼(这里说的不是体位)的脸来,我荡开了四散的木片,一把把这蠢兔子拎起来,“我现在感觉不太好,所以,带我去找永琳,现在,马上!”

    “哦!”蠢兔子被我吓坏了,我们逗了(确实是逗了,因为根本算不上斗,每次都是我赢)这么久她也是第一次见我说这种话,当然,我不会为此感到内疚什么的,我一直都在强调,我是个坏人。

    永琳的实验室。

    “我明白了,躺下,我帮你看看。”永琳听了我的描述之后,打算给我来个全身检查。

    “你没打算从我身上切点什么下来吧?”永琳的医术我是绝对的信任,但对于永琳的医德,我就呵呵呵了,谁信?估计也只有铃仙会相信了。

    “我只能说,我能从你身上拆下来什么,我就能再装上去什么。”永琳的话模棱两可,但我心里多少好过了点,至少永琳不会拿错了东西或是拿下来放不回去。

    “好吧,来吧。”我平躺下来,然后就忍不住开始笑,“嘿嘿嘿……能……嘿嘿……别碰我肋骨吗……嘿嘿……我不怕疼但……嘿嘿嘿……不代表我不怕痒……”

    “你给我忍着就是了。”永琳要是能听话就不是八意永琳了。

    检查结束。

    “好吧,你从我身上拿走了什么,又装回去什么,说说吧。”我不打算把零件都找回来,但我好歹也得知道自己零件的走向吧。

    “得了吧,我什么都没动。”八意永琳拿着手上的统计单子,“检测结果显示,你什么毛病都没有,甚至健康的有点过头了。”

    “什么意思?”健康还有过头,我可是第一次听说。

    “我刚才移植了点癌细胞给你,结果它们不到一分钟全都死了。”永琳的话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暂时不打算追究你给我移植什么该死的癌细胞的问题了,我就想知道,我的力量和速度的激增是什么回事?”我还得依靠永琳,所以我决定暂时算了。

    “我的意思是,这原本就是属于你的力量,它们之前只是被压制住了,不过好像因为你的心理起伏过大,导致它们被唤醒了。”永琳把手里的单子放下,示意我从床上起来,“换句话说,这些额外的力量是永久性的,不需要代价也没有任何后遗症,你好好用着就是了。”

    “那我是没事了?”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但我万事就怕有但是。

    “至少目前你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永琳没说但是,很好,这很雪亲王。

    “那我还是赶紧走,免得一会儿身上莫名其妙的少零件。”永远亭真心不是个好地方,永琳给我的印象比八云紫好得多,但我依然不敢百分百信任她,与我的便宜老板风见幽香不同,八意永琳也喜欢动脑子。

    “这倒是还不行,你得先把医疗费付了。”永琳拿出一个账本,“不只是这次,还有以前的。”

    “excuseme?”我当时就震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