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人之里的麻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人之里的麻烦

    距离红雾异变被我解决,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幻想乡恢复了原来的平静,我也一如往日的开始无所事事,宛如身处在一个冰冷的森林,平静,安宁,但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很不爽。

    “啊,好无聊啊,好想被弓虽女干……”我了无生趣的趴在床上嚎着。

    “闭嘴!大半夜的你叫什么啊!”文文一脚把我踢下了床。

    “怕什么……”我磨磨唧唧的爬回床上,“我们又没有邻居,最近的妹红家也在几百米之外,听得见才有鬼……”

    “那也不是你在这吵我睡觉的理由,我明天早上还要取材呢!”文文翻了个身,不理我了。

    “行行行……唉……”我从文文背后抱住她,闭上了眼睛,“小蝙蝠说好的宴会呢……怎么还不开始……”没错,宴会,我可是很期待的。

    一夜过去,什么都没发生。

    &nb〖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sp;“呃……呵……”我被刺目的阳光照醒了,虽然还是很困。

    “中午好,sir,我带来了您可能感兴趣的消息。”西斯特姆递了什么东西过来,我还以为是什么结果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一份今天的文文·新闻,我要是想看还用得着你拿给我吗?不过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干。

    在盥洗室洗掉了二斤眼屎,我用白醋和牙膏刷了牙,别怀疑,就是白醋,你想啊,白醋这东西泡多了连我们自己的牙都受不了,那些细菌孙子肯定来一个跪一个。

    “嗯,我来看看。”我一手拿着馒头啃着,另一只手拿起了报纸,“嗯?红魔馆将出资开办幻想乡史上最大宴会,地点在博丽神社,时间是……明天?终于到了……”

    宴会即将到来,我的心情大好,三两口啃完了馒头,我打算去人之里浪一天。

    人之里。

    “……心中所藏的一份思念,沒關係的,就這樣子,讓它留在心中吧,向著大海,許下一個願望,百萬石般的榮耀,加賀岬……”小声唱着这首男的怎么唱怎么别扭的歌,迎面我就撞上了妹红,“哟,妹红,瞧你这一脑门子官司,谁惹你了?”

    “还特么能是谁,那群吃人饭不干人事的自卫队呗……”妹红拿出一包七星,自己叼了一根儿,递给我一根儿。

    “我没带火。”我在口袋里摸了摸,发xiàn

    是空的。

    “没事,我有。”妹红伸出右手,食指拇指一搓,一股子火苗窜出来了,“要不是慧音拦着,我非把那几个傻叉打成特么小儿麻了个痹!”

    “人之里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个自卫队?”人之里有自警队我倒是知dào

    ,这自卫队又是个什么特么玩意?

    “自卫队是个人之里里少数人自发形成的组织,主张在人之里排除妖怪,其实就是一群智商高达二百五的傻叉。”妹红气的一口把烟嘬到了底,吐了个烟圈,“但他们的头子森田弘毅是个从外界来的人类,别的能耐没有,洗脑的效果倒是一流,现在他们吸纳了不少厌恶和憎恨妖怪的人,又忽悠了不少普通人,势力已经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清除的了。”

    “在人之里排除妖怪?说的真特么容易,他们也得做得到啊……”幻想乡最初的建立是为了妖怪,要是一个人之里里的一个势力就能把妖怪排除,那妖怪也太废物了。

    “他们当然做不到了,但是就是有不少人打着这种幌子在人之里骗吃骗喝骗资助,你要随便去家店铺看看账本上欠债最多的那几个保证是自卫队那几个领头的。”妹红吐掉烟头,又点上一颗新的。

    “就没人管管?”听了妹红的形容我感觉这所谓的自卫队简直跟邪教差不多,早点干掉他们是个好事。

    “没法管啊,人之里本来就没有所谓的领导层,现在他们势力又这么大,文的用不了,武的不能用,我还能咋办?”妹红一边抽烟一边叹气,“你也别想了,你压根就不是人之里的人,要是你出手只会让他们抓住把柄。”

    “好吧,我就先看看。”我还真有动手的打算,再大的势力,只要领头的死了就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但妹红说的也是事实,我严格意义上属于妖怪阵营,如果我真这么做了,很可能被他们抓住把柄,“那这次是因为什么啊?”

    “还不是那些傻叉想要在人之里再圈一块地当私人领地,禁止一切妖怪入内,这我怎么可能同意,要是真这么搞了,人之里就真出大事了。”妹红掸掉烟头上的烟灰,又嘬了一口,“他们说是这么说,实ji

    上是想逐步蚕食,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只要开了这个头就再也没人能回天了。”

    “真是可笑,你做的没错,开了头事情就真的无法挽回了,不过他们会就这么放qi

    ,我可不信。”我可知dào

    人类的心机不是一般的深重,“他们在这次被你阻了,人之里有不可能人人都被洗脑,他们再想扩大影响力,恐怕就要出阴招了,妹红,你可得小心,现在你是他们最大的阻碍。”

    “阴招?你指什么?”

    “比如制造一些妖怪伤人事件什么的,普通人最容易因为这种事情而被煽动起来,这种计策当年我用的多了,简单,粗俗,但确实有用啊。”玩阴谋诡计,我当年可是被称为‘狡猾狡猾滴’。

    “我是不在乎他们搞什么鬼,反正我又不会死。”妹红是蓬莱人,在她看来在永恒的生命面前什么阴谋诡计都经受不住时间的磨砺,“我倒是更担心你,我只不过阻挡了他们在人之里地盘上的计划,但要说真zhèng

    改变了人类与妖怪关系的还是你,你来幻想乡之后的那些事迹可在人之里广为流传的,尤其是梅蒂欣那次,妖怪也是有感情的,可以沟通甚至是合zuo

    的,那次的事件被文文报道出来之后不少人看妖怪的眼光都变了,你现在才是森田弘毅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而你可不是死不了的。”

    “我倒不这么觉得。”妹红说的看起来很合理,但我却有另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