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秦钺炀狡猾狡猾滴-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四十一章 秦钺炀狡猾狡猾滴

    “在无缘冢,那里的结界有些稀薄,所以不只是枪械,那里也经常出现其他的外界产物。”霖之助掏出一张地图,摊平在桌子上用手指给我看,“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觉得他们的枪械也是从无缘冢搞到手的,你看,无缘冢就在这个位置,而我们的位置在这里,走过再思之道,尽头就是了。”霖之助可能是幻想乡去那里去得最勤快的人,了解的自然也多得多,“不过那里实ji

    上很危险,不光是与外界的连通,因为那里是没有亲人的人的墓地,在特定的时间甚至会与冥界接壤,我和朱鹭子也只有在比较安全的时间才会前往,不过自从有了你给我的流亡者特装型之后,倒是可以放松一点了。”

    “所以我根本就没打算去。”去了也是白去,无缘冢根本就没有人,也就更没人能告su

    我是不是有除了霖之助和朱鹭子之外的人去那里拿到过枪械,我之所以要询问地点,是打算将枪械彻底从幻想乡排除,再不济也不能让它们再出现在自卫队那些孙子的手上,“我打算把那里戒严,不能让自卫队的人手里的枪械再增加了。”

    “的确,要到无缘冢,只有通过再思之道这一条路,只要你能把守住再思之道,就能完成戒严。”霖之助觉得以无缘冢的地形想戒严太容易了,“不过你总不能自己去看着吧。”

    r

    />

    “无人机动兵器流浪者系列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而研发的。”我打算用两台流浪者突击型来把守无缘冢,战斗力够高,而且反正放在流亡者工厂里也是落灰,“对了,你这里的枪械可以给我吗,这些东西最好还是不要出现的好,我觉得我那里比你这里安全得多。”

    “没问题,反正也不能往外卖。”霖之助打开了暗格拎出了上次的大包,“拿走吧。”

    “谢了,那我走了。”我拎起大包,离开了香霖堂,回到了流亡者工厂。

    流亡者地下室。

    “西斯特姆,派两台流浪者突击型到再思之道进行警戒,有任何情况立kè

    报gào

    给我。”明天就是宴会,我必须得在今天就解决问题,“把我拿回来的枪械放到仓库里,还有最重yào

    的,我们现在有多少待机状态的流浪者?”

    “比您想象得更多,绝对能满足您的需求,sir。”

    “拿出一百台流浪者工作型,我要用到。”一百台应该已经足够了,要是万一真的不够我也可以再增加,“现在出发。”

    “了解,sir。”

    带着一群流浪者工作型,我浩浩荡荡的杀回了人之里,来到了寺子屋。

    “慧音,麻烦你了。”在没有提前打招呼的情况下让人到寺子屋集合,打扰了慧音是肯定的事了,但我也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我倒是无所谓,虽然大家来的时候我还真吓了一跳,但我也从他们口中知dào

    事情的始末了,你到底打算……你带这么多……部队来要干什么?”慧音正打算问问我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就被我身后浩浩荡荡的流浪者惊呆了。

    “这就是我的打算,我要保护人之里商家的权益,所以,为了保全人之里居民的脸,我就不能顾自己的脸了。”流浪者是我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虽然这样带着这么一大群进村真的有些不雅观,但我也无所谓了。

    “就算你是为了人之里,你也不能不要脸呢……”慧音觉得脸这种东西还是应该能留点就留点。

    “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带着流浪者走进了寺子屋,几十位人之里各种各样商户的掌柜的都在等着我,“不好意思,大家久等了。”

    “没事,是我们早到。”加岛大叔笑着摆摆手,“直说吧,你打算怎么对付那些孙子?”

    “简单,大家听好了,一会儿每人都带一台流浪者回店里,如果下次再遇见赊账的,到时候你们就……”

    我向在场的所有人详细的介shào

    了我那阴损的不要脸的鬼主意。

    “行啊秦钺炀,你滴狡猾狡猾滴。”居酒屋大叔一脸银荡的看着我。

    “有用不就行了么。”不管多阴损,能用的上的就是好主意。

    “行了行了,时间也够晚了,大家各自领机体回去,以后就按秦钺炀说的做了。”加岛大叔提醒大家尽早回家,省的夜长梦多。

    掌柜的们各自领着流浪者回了店里,我则带着剩下的流浪者回到了流亡者工厂,和文文商量着准bèi

    参加第二天的宴会,自卫队的跳梁小丑对我来说只算是个小插曲,比起他们,我更关心明天的宴会上会不会出现我不认识的妖怪,这对我扩展人脉很重yào

    。

    当天夜里,居酒屋。

    “渡边副官,你该还账了。”居酒屋大叔一脸冷笑的看着眼前醉醺醺的渡边。

    “还……还账?好啊……嗝。”渡边借着酒劲摇晃着身子一下把枪掏了出来,“你看这……这个够不够?”

    “就等你掏枪呢……”居酒屋大叔心里嘀咕了一声。

    “侦测到人身威胁,开始武力介入。”原本靠在墙角充当雕像的流浪者工作型突然发出了这样的电子音,然后从枪座上拿起光束冲锋枪就朝着渡边手上的枪开了一枪。

    ‘嗤’的一声,光束弹直接在枪身上开出了一个洞,枪眼看就报废了,渡边吓得大叫一声,连酒都被吓醒了。

    “哟,对不住了渡边副官,最近人之里妖怪越来越多,秦钺炀先生怕有妖怪在人之里喝多了之后耍酒疯赖账,这不,给我们这些开店的一人配了个保镖,可能是指令没下清楚,把您当成抢劫的了,不过这也不能怨我啊,谁让您把枪掏出来了呢……”居酒屋大叔笑嘻嘻的解释,眼中却没有一点笑意。

    “我……你……啊啊啊啊!!”渡边扔下酒钱,扭头惨叫着就跑了。

    “孙子,你特么也有今天!”居酒屋大叔眼看着渡边跑远,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未完待续。)